星空中文 > 穿越之厨娘也有春天 > 二百零二章 初二回娘家

二百零二章 初二回娘家

  辛铁牛和刘氏在厨房里忙着做饭,栓子也帮着父母,木子夫妻还有三丫都在柱子的房间里,所以在院子里,陪着辛二爷和二奶奶就只有辛铁福一家三口。

  “你们来做什么?”辛二爷抽着旱烟,冷不丁地冒了个一句。

  他的语气十分不善,根本不想见到辛老四一家。

  辛二爷为人要面子,和辛老四一家断绝往来之后,更是见不得辛老四比自家好,现在家里出了这种事,他只觉得老脸都要丢尽了,见到辛老四来,心里已经认定他是来看自己笑话的!

  听到辛二爷的话,辛老四愈发有些难过,关心的话,也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口。

  小琪自然是不会出言帮辛老四的,辛二爷一家的浑水,她是不愿意去蹚的。

  “二爹,”辛老四踌躇着开口,“我今天去大哥家了,听说柱子这孩子出事了,所以……”

  “所以什么?你就是过来看我们笑话的吧?!”二奶奶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双眼猩红,声音尖利,恶狠狠地瞪着辛老四。

  辛老四支支吾吾,急忙解释道:“二娘!我、我们真是好心过来瞧瞧!”

  “瞧什么瞧?!”二奶奶根本不理会辛老四的解释,只是自顾自地嘶吼着,“我看你就是没安好心,你不是已经当着村里人的面,都和我们断绝关系了吗?现在听到柱子出了事,就假惺惺地过来?我看你就是想来气死我的,你大哥,还知道送钱送银子来,你呢,我倒要看看,你说来瞧瞧,都带了什么?!”

  话音刚落,二奶奶圆滚滚的身子,就朝着辛老四冲了过来。

  这一次她学乖了,只是站在辛老四的面前,不敢靠的太近,她肥壮的手一把扯过辛老四手里的袋子。

  二奶奶本来就看不起辛老四,认定袋子里肯定是些烂东西,所以她并没有收力。经过她这么一扯,装肥肠的袋子,直接就被撕烂了,卤肥肠全部掉落在地上。

  瞧着地上的东西,辛二爷和二奶奶的脸色愈发难看。

  辛二爷狠狠地吸了一口旱烟,垂下眸子,不愿意再搭理辛老四。

  二奶奶咽不下这口气,狠狠地指着辛老四的鼻子,咒骂道:“你还说你是来看柱子的?这带的是什么?猪下水!你是瞧不起我们吗?!”

  辛老四赶紧蹲下去,想把地上的肥肠捡起来,这可是好东西,可不能这么被糟蹋了。

  小琪实在看不下去,只得一步上前,拉起辛老四:“爹,别捡了,别人不喜欢,你就算捡起来了,他们也不会稀罕。不要好心当了驴肝肺。”

  二奶奶一听,双眼瞪成了铜铃般大小,恶狠狠地催了一口:“辛小琪,我就说你是个妖怪,你把狗子害死了不说,还害死了张氏,现在连柱子也不放过!你真是好狠的心肠啊!”

  一提到狗子,辛铁福和白氏,两人的脸色阴沉了下来。

  白氏坐在桌边,双手放在膝盖上,捏握在一起,指甲几乎要戳进掌心之中。

  “二娘,”辛老四胸口一闷,脸色铁青,“你们家出事,我们都很难过,可是你不能随便乱说,小琪没有做错事,也不是什么妖怪,她是我的女儿!若是你老还稍微顾念点亲情,就跟小琪道歉!”

  这还是辛老四第一次对着二奶奶说这种话,小琪愣怔,心里暖暖的。

  “哼!”二奶奶冷哼了一声,“要我道歉?!她本来就是个妖怪!明明都要断气了,居然活了!还把我可怜的狗子给活活克死了!”

  说到伤心处,二奶奶的眼眶瞬间红了,声音也打着颤儿,想到柱子也落得如此下场,她也不知道家里是不是冲撞了哪路大仙!

  白氏猛地低下头,眼泪早已经落了下来。辛铁福知道妻子心里苦,赶紧伸出手,紧紧地握住了白氏的手。

  辛老四的额头上都已经是青筋暴起,双手紧握成拳,想要冲想去和二奶奶理论。

  小琪一把抓住了辛老四:“爹,算了,和这种人,没有必要说太多。去看看柱子哥吧,娘还在家等我们。”

  新年大吉,小琪真的没有心思和二奶奶这种人多费口舌,说多了自己惹得一身骚不说,而且又解不了气。

  辛老四胸口憋着一口怒焰,若不是小琪拉着,他怕是真的会和二奶奶两人争得你死我活。

  “不准去!”二奶奶见辛老四和小琪准备绕过她,往柱子屋子走,赶紧挡在了辛老四的面前,凶神恶煞地吼道,“你们给我滚。”

  辛老四不想搭理她,身子一侧,又往屋子走,但是二奶奶就是咬定了,坚决不让辛老四进去,不管辛老四往那边走,她就是挡住辛老四,绝不让半分。

  院子里的其他人,对于二奶奶的做法,视若无睹,兴许也是默认了二奶奶的做法。

  “二娘!我就去看看柱子,看了就走!”辛老四心里一片凄凉,对二爹一家的态度,他的心早就被伤了千百回了。

  “要么就给钱!有什么好看的!”二奶奶圆润的身子,挡住辛老四,根本听不进去辛老四的话。

  “娘,”辛铁牛听到外面的动静,从厨房里走了出来,赶紧走到二奶奶的身边,拉住了她的胳膊,“辛武过来看看柱子,你就别拦着了,好歹辛武也是柱子的叔叔,你这样拦着被外面人笑话。”

  以前辛老四一家帮衬过栓子,所以辛铁牛和妻子刘氏对辛老四一家,心里还是充满感激的。

  见到娘又开始无搅蛮缠了,辛铁牛便帮着辛老四说话,拉扯着二奶奶。

  “辛铁牛!你胳膊肘往外拐了哈?!居然帮着外人教训你娘!”二奶奶想要甩开辛铁牛的手臂。

  奈何辛铁牛这一次就是毛定了主意,一定要拉住娘,不让她再丢人现眼,所以手下几乎是使出了全力。

  “老四,你进去瞧瞧,瞧了就赶紧走,娘这边我先拉着。”辛铁牛对着辛老四打了一个眼色,让他和小琪赶紧进去。

  辛老四感激地点了点头,领着小琪,大步往柱子的房间走。

  此时的柱子,已经没有了四肢,只能躺在床上,躺吃等死。

  他面如死灰,要不是舌头被拔了,喉咙也被毒哑了,他早就咬舌自尽了,哪里会如此憋屈地活着!

  木子和妻子艳子都是不喜欢外出的,两人平日里都窝在屋子里,三丫年龄小了些,比较好动,现在王氏死了,照顾柱子吃喝拉撒的活,就只能落在了木子和艳子身上。

  柱子和小琪进屋的时候,艳子正帮着木子给柱子喂米糊,三丫坐在床边,双眼无神,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三丫是第一个注意到辛老四进来的,她赶紧跳下床,拘谨地叫了一声:“叔。”

  又见到小琪跟着进了屋,三丫声若蚊呐:“小琪妹妹。”

  床上的柱子,一听到三丫的声音,身子猛地抓狂颤抖,嘴巴蓦地张开,“吚吚呜呜”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看到柱子这幅模样,艳子吓得手一哆嗦,手里装着米糊的碗“啪”地一声掉在了床上,满满当当的一碗热腾腾的米糊,全部泼在了床上。

  滚烫的米糊,有一些落在了柱子的脸上,将他的皮肤都染红了,他的身子颤抖挣扎得愈发厉害,喉咙里的声音,如同困兽一般。

  “柱子,柱子,没事,没事!”木子赶紧拿抹布将柱子脸上的米糊擦拭,又使劲按住他的身子,让他不要乱动。

  木子对于柱子和小琪家的恩怨是知道,所以他也明白,为何辛老四和小琪出现,柱子反应如此大。

  小琪站在门口,并没有靠近,她并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去见到那么血腥的画面。

  辛老四知道女儿害怕,也默许了小琪的行为,他自己往床边走去,心下悲凉。

  “柱子,我是四叔。”辛老四压低声音,生怕惊吓到了柱子,想到柱子受了这么多苦,辛老四的眼眶都红了。

  虽然辛老四努力地放缓脚步,但是柱子的颤动愈发剧烈,声音吼叫得几乎嘶哑。

  房间里,只有柱子的嘶吼和惨叫。

  二奶奶听到柱子叫喊得如此撕心裂肺,使出了吃奶的劲,甩开了辛铁牛,冲了进来。

  “辛武!”二奶奶也不管青红紫白,跑到床上,直接用自己肥硕的身子,压住了柱子,“你们给我滚!”

  柱子身子单薄,哪里受得住二奶奶如此厚重的身子,被二奶奶一压,他的声音猛地压在喉咙管,脸涨得通红,险些喘不上气来。

  “爹,要不我们回去吧。”小琪见到这幅场景,只得走到辛老四的身边,拉着他的手臂。

  辛老四已经来到了床边,柱子的情况,他也看到了。本想和柱子说说话,但是瞧着这样子,他只能开口道:“柱子,你好好养着,若是有什么困难,就让栓子来找四叔。”

  留下一句话,辛老四跟着小琪,匆匆地离开了。

  回家路上,辛老四一直唉声叹气,默默地低喃:“到底是谁,对一个孩子,下这种狠手……”

  小琪从进屋子,眼神就刻意避开了床上柱子的身影,所以她没有见到柱子的惨态。辛老四就不同了,他从走进屋子,眼神就没有从柱子的身上移开,所以他清楚地注意到,柱子的舌头都被人割去了!

  “爹,回去之后,就跟娘说,柱子恢复得很好,别让她担心。”小琪眼看快到黑风山了,才开口说道。

  辛老四点点头,也知道这种事情不能告诉给魏氏。

  回到黑风山,辛老四按照小琪说的话,告诉魏氏,说柱子这孩子恢复得很好,精神也还好,魏氏才稍微放了下心来。

  只是说完这话,辛老四就说自己有点累了,回房间休息了。

  第二日要陪着魏氏回娘家,所以小琪要先把烤羊和羊汤做出来,第二日一大早再加把火热一热就烤羊打包带走。魏氏陪着小琪待了一会,也回屋子了。

  等到魏氏离开,小琪才缓缓地开口,不也不知道是故意询问,还是自言自语地说道:“柱子这件事,是雷昊宇做的吗?”

  暗处的雷一微微愣怔,有些慌了。

  这件事,自然是雷昊宇做的,雷五雷六不知道,一直跟着雷昊宇的雷一当然是知道的,也就是因为柱子跟程兴昌勾结,来黑风山下毒,雷昊宇才会派他们来保护小琪。

  雷一本以为,小琪见到以前想要迫害她的人落得如此下场,但是听到她的话,雷一有些担心,难道小琪不喜欢如此残暴简单的处理方式?

  想到这些,雷一赶紧飞鸽传书,把事情汇报给了雷昊宇。

  第二日一大早,辛老四就起身了,休息了一夜,他的心情稍微好些了。

  小琪帮着打包好吃食,几人就下山了。

  魏氏娘家,在忠义县,和石安县相邻。辛二爷的三媳妇白氏,也就是狗子的娘,也是从忠义县嫁过来的,只不过魏氏的家在县城里,而白氏是乡里的。

  从黑风山到忠义县,可以从黑风山的背山处,就是乱葬岗那边下去,从那么走,有一条小道,比走官道,要快半个时辰的样子,但是魏氏却主动提出走官道,并不着急回去。

  沿路上,小琪见魏氏的脸色不太好看,也不敢多打听,听辛老四和魏氏的意思,从魏氏嫁到定安乡以来,也只有小琪出生的时候,姥爷、姥姥来过一次,从此以后就再没有了往来。

  所以小琪也不知道,姥爷家还有哪些人。

  见魏氏沉默着紧闭着嘴,小琪自然不好开口询问。

  出了石安县,魏氏才缓缓开口:“小琪,在姥爷家,你还有两个同母异父的舅舅,你姥爷以前的正室还有两个女儿,不过都嫁到外地去了,现在留在家的,也只有你两个舅舅。”

  小琪安静地听着,用心记下。

  原来魏氏的娘,也就是小琪的姥姥,是妾室,而且还是个有过婚史带着两个孩子的寡妇。

  小琪的姥爷家,前面几代都是书香门第,在忠义县城里,虽然算不上大富大贵,但是也是衣食无忧。姥爷十四岁就成了亲,第二年就生了一个男孩,但是姥爷的正室妻子因为年幼,孩子生下来营养发育都不好,还没满月就夭折了。正室伤了身子,休息了好几年,才又连续生了两个女儿。

  魏氏的娘,当时的丈夫已经去世,为了赚钱养活家里的两个孩子,只能到姥爷家帮工。

  姥爷的正室福薄,生下小女儿不到一年,就过世了。姥爷一个人拖拉着两个女儿,虽然衣食无忧,但是毕竟家里没有了女主人,一个男人过得也很艰难。

  也不知道是走了背运还是怎么回事,家里突然遭了火灾,又遇到天灾,姥爷家道就在短短几年中落了,这一路上,姥姥就走进了姥爷的生活里。

  后来两人就在一起了,又生下了魏氏。

看过《穿越之厨娘也有春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