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穿越之厨娘也有春天 > 二百零一章 人彘

二百零一章 人彘

  “爹,娘,你们帮我找些硬纸片来,等会我准备好了,就教你们怎么玩。”小琪匆匆地出了房间,小跑到厨房。

  等小琪再次回来,她的手里,已经举着一支炭笔。

  小琪忙活了快一刻钟,把纸全部裁剪好,按照纸牌的样子,在每张上面都写着罗马数字和字母。

  “小琪,这、这写的什么啊?”魏氏翻看着每一张纸片,见上面的写的东西她都不认识,略微有些吃惊,不知道小琪是想到了什么好玩的玩意。

  小琪做完卡片,就开始给父母介绍玩法,顺带着,还把罗马数字和字母也给普及了。

  躲在屋顶的雷昊宇,也仔细地聆听着小琪的介绍,刚开始,他还以为小琪只是小孩子心性,但是越听越有劲,越听越觉得小琪口中的纸牌简直就是大有乾坤。

  辛老四小的时候,跟着哥哥辛文上了几天学堂,而魏氏出自大户人家,也学了一些字画,所以两人在小琪的耐心指导下,很快地认全了纸牌上的数字。

  玩法小琪讲了一次,三人很快就开始了“斗地主”。

  刚开始几把,辛老四和魏氏两人还是有些反应不过来,所以小琪一直处于上风,玩到后半场,魏氏已经把玩法琢磨透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怀孕运气好,她反败为胜,一连赢了好几把。辛老四为人迟钝,所以一直都处于下风。

  屋子里三人玩纸牌玩得热火朝天,屋顶上的雷昊宇,屋外的雷五和雷六都听得起劲,手痒痒,也想要坐下来玩玩。

  辛老四出门上茅房的时候,见到门外的雷六一脸跃跃欲试,他回到房间,对小琪说道:“小琪,要不让雷五和雷六进屋子一起玩吧?”

  小琪正在洗牌,完全没有丝毫,就应下了:“好的呀,人多的话,还可以有很多其他玩法。”

  五个人围坐在桌边,小琪把“争上游”的玩法讲了一次,辛老四和魏氏有了前面的铺垫,很快就上手了,反倒是雷六,一直有些木讷,脑子转不过弯。

  玩了几把,小琪才惊觉,雷五这个人,平日里看似沉默,其实脑子很灵活,就算他对纸牌不熟悉,经过深思熟虑,很多次他却能反败为胜。

  雷昊宇,坐在屋顶,听着屋子里的欢声笑语,有些吃味,他一低头,就见到小琪,不动声色地打量着雷五,而雷五明明知道小琪在看他,却装作毫不知情。雷昊宇甚至感觉到,雷五似乎还有那么些许得意?!

  他的眼神愈发阴冷,周身散发着强大的压力。

  雷六身子一紧,不知道哪里惹到了主人。正在出牌的雷五,心里默默地冷哼了一声,不知道为何,他确实是有些得意的。

  “嘭!”

  “啪!”

  突然间,山下,传来了一声声放鞭炮的巨响。

  “新年到了!”辛老四和魏氏,异口同声地感叹道。

  小琪欢喜,放下手里的纸牌,赶紧拉着魏氏:“爹,娘,我们也去放鞭炮,雷昊宇送了几个过来。”

  她一高兴,就直呼了雷昊宇的名字,辛老四和魏氏正在兴头上,并没有注意,只有雷五,紧握着纸牌的手,微微收紧。

  雷五的小动作,并没有逃过雷昊宇的眼睛,在小琪一家离开房间的时候,他迅速跳了下来,站在雷五的面前,冷冷地开口道:“收起你那些小心思。”

  雷昊宇不懂情爱,所以他根本看不出来雷五对小琪的心思,但是他知道,雷五于他而言,已经是有了异心。

  雷五垂眸,眼神里全是落寞。

  小琪胆子大,魏氏胆小,所以魏氏就站在门口,看着辛老四和小琪父女俩点爆竹。

  雷昊宇送给小琪的爆竹,都是最上乘的,每一个都可以在天空中绽放最绚丽的花朵,而且一个个持续时间很长。和前世的几乎无异。

  小琪坐在地上,抬头望着空中绽放的礼花,嘴角上扬,火光落在她的眼里,散发着绚烂的光泽。

  雷昊宇隐匿气息,离小琪不远,他的视线只落在小琪的脸上。

  第二日一大早,辛老四一家,就把烤好的羊打包好,往辛老大家赶。

  为了不让辛文又乱想,所以辛老四让雷五和雷六都藏在暗处,保护他们就好。

  一路走来,每家每户都开着大门,所有人都穿着崭新的衣服,走上街头,和周围的人互相道喜,街上一片欢喜,好不热闹。

  辛老四和魏氏,两人也是满脸笑意。

  辛老四一家三口都穿着新衣服,魏氏甚至穿上了鸭绒服,显得整个人都精神了许多。

  来到胡府大门,却发现,虽然朱红色的大门外贴着春联,挂着灯笼,但是大门紧闭,也没有人出来。

  “这、这是咋回事?”辛老四脸色一沉,心都抓紧了。

  他赶紧让小琪扶着魏氏,自己大步走上台阶,重重地拍了三下大门。

  门内的小厮,迅速地打开了一个门缝,探出个脑袋,看到是辛老四一家,才推开了大门。

  等辛老四一家走进了胡府,小厮又探出头,看了看外面,确定没有其他人在门外逗留,才赶紧关上了大门。

  下人领着辛老四一家,走进了会客厅。管家已经去通报老爷和夫人了。

  辛老四把羊肉用带来的盆子摆好,放在桌上,又让下人找了一个大盆,把带来的羊汤也全部装在了盆里。

  小片刻,辛文和胡氏领着儿子儿媳,还有多宝,匆匆地赶到了大厅。

  “哇!好香!”多宝还没走进大厅,就已经闻到了烤羊的香味,他迈着小短腿,绕过前面的爹娘,跑到了大厅里。

  他也没打过招呼,自顾自地爬上了正上位下手边的位置。

  多宝实在太小,就算站在了椅子上,也才比桌子刚刚高出了半个脑袋,看到桌上那两大盆肉,他狠狠地咽了咽口水,奶声奶气地吼道:“姥姥,我要吃这个,多宝要吃这个……”

  胡氏溺爱多宝,并不责怪他没大没小没礼貌,赶紧命下人去取碗筷,又提步走到多宝的位置,抱起多宝,坐下了。

  “弟弟,弟妹,多宝年纪小,你们别见怪。”胡氏有些不好意思地对着辛老四和魏氏抱歉地说道。

  辛老四赶紧摆摆手,笑道:“大嫂,多宝年纪小,可爱得很。”

  辛文脸色不太好看,直接大步走到正上位,坐了下来。

  所有人都入座后,辛文也闷闷地没有开口。辛若帆和余巧的脸色也不太好,大厅里,只有胡氏抱着多宝,吃得甚是开心。

  “大哥,这是小琪做的烤羊,专门给你们送来的,我们也拿不出什么像样的礼物。”辛老四见辛文阴沉着脸,赶紧赔着笑解释道。

  “羊虽然不是什么稀罕物,但是也不便宜,你们也是有心了。”辛文并没有胃口,冷冷地回了一句,算是给了辛老四一个面子。

  等到多宝吃得差不多,闹着要出去玩,胡氏领着孩子离开了大厅,辛文才重重地放下了筷子,一脸阴鹜。

  虽然烤羊和羊汤再好吃,在这种氛围下,一家人都吃得很是压抑。

  辛若帆和余巧,见辛文放下了筷子,就算还没吃饱,也赶紧跟着放下筷子,坐在桌边,低垂着头,大气都不敢出。

  “辛武,”辛文缓缓开口,声音里全是寒气,“你知不知道二爹家出事了。”

  “出事了?”辛老四赶紧放下筷子,猛地抬头,一脸错愕,“出啥事了?张氏不是才出殡吗?”

  魏氏和小琪也赶紧抬起头,盯着辛文。

  辛文摇了摇头,一脸伤痛:“柱子那孩子,也不知道在外面惹了什么事,被人砍去了手脚,只剩个身子,连声音都被毒哑了。”

  “什么?!”辛老四和魏氏异口同声地惊呼道。

  血色从两人的脸上迅速褪去,魏氏的身子摇摇欲坠,浑身发软,只能倚靠在椅子后背。

  辛老四也觉得呼吸不畅,完全说不出话来。

  小琪虽然表现得震惊些,但是其实内心早就掀起了巨浪。

  她一个现代人,哪里遇到过如此血腥的情况。砍去四肢,那不是成为人彘了吗?!

  雷五和雷六在暗处,雷五瞧着小琪一脸菜色,心蓦地抽痛。

  “你和二爹虽然当着吴里正的面断绝了关系,但是毕竟是血脉亲情,他们家发生了这种事情,大哥觉得,我们兄弟俩,能帮衬着,就帮衬些吧,以前我们一家,也受了他们那么多恩惠。”辛文见辛老四和魏氏如此,知道他们恐怕是真的不知道这件事,脸色稍微好看了些,语气也变好了些。

  对于这个消息,辛老四暂时还无法完全消化,只得闷闷地点了点头。

  “还有这件事,娘不知道,等会你们去看娘的时候,千万不要提起。”辛文嘱咐了几句,就起身离开了。

  大厅里,只留下辛若帆夫妻俩陪着辛老四一家。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辛老四和魏氏是再没有胃口了。

  “四叔,四婶,”辛若帆安慰道,“那天柱子出事,二爹就派人送了口信过来,爹已经送了一些钱过去了,那些钱,足够柱子一辈子衣食无忧了,你们也别太担心了。”

  对于柱子的遭遇,辛若帆也是十分惋惜,但是现在既然事情已经出了,能够解决好,让柱子活下去,在他看来,也是最好的结果了。

  辛老四知道辛若帆在安慰自己,只得叹着气,点了点头。

  三人去陪了陈氏小半会,就离开了。陈氏知道初二魏氏要回娘家去,所以也没有多留他们。

  一路上,辛老四和魏氏都十分沉默。小琪跟在两人身后,心里有了计较。

  她总是隐隐约约觉得,这件事和雷昊宇脱不了干系。

  三人各怀心事,默默地往城外走。

  上了马车,雷五驾车,走了快一刻钟,辛老四才下定决心,开口提议道:“阿芳,小琪,要不,我们去二爹家瞧瞧吧?柱子那孩子,遭了这么大的罪,我作为叔叔的,不去看看,实在说不过去。”

  “爹,娘还怀着孩子,她去看了,一定不舒服,”小琪义正言辞地开口说道,“让娘先回去,我陪你过去。”

  见魏氏的脸色实在苍白得可怕,辛老四同意了小琪的说法。

  将魏氏送回了家,辛老四和小琪,带着一些卤肥肠,又匆匆地下了山。

  山上有雷一他们在,所以雷五和雷六都陪着两人一起前往定安乡。

  在乡村里,春节的气息越发浓郁,路上全是放鞭炮的小孩,就算日子过得清苦些,过年这天,每个小孩都穿着新缝制的衣服。

  吴大壮一家,也围坐在院子里,等着村民过来走家串户。

  见到辛老四和小琪,吴大壮和伍氏的脸色瞬间变得不太好看。

  芙蓉受伤,虽然是她想要害小琪在先,但是最终小琪完好无损,芙蓉却遭了如此大的罪,两人自然是把这一切,都算在了小琪头上。

  进村,必须要经过吴大壮的院子,所以辛老四只得领着小琪,走进了吴大壮的院子,努力地挤出笑脸,说了几句恭喜发财的话。

  大年初一这天,来者都是客,都是来送祝福的,吴大壮和伍氏,自然不好黑脸相对,也只得装作笑意相迎。

  芙蓉身子骨已经好了,只是手臂上落下了永久性的烧伤痕迹,让她高傲的心,受到了不可磨灭的创伤。

  好不容易,今日过年,她勉强应下父母的建议,出来透透气。

  却没有想到,本来心情稍微好了些,就见到了自己最最最讨厌的人,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芙蓉见到爹娘和辛老四虚与委蛇地恭维,双眼已经快喷出火来。

  小胖本以为再也见到小琪了,却没有想到,能够在大年初一,就再次见到她。

  想到大姐和小琪之间的矛盾,小胖很是担心,只得一直守在芙蓉的身边,生怕她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好在芙蓉这一次学乖了,只是用狠厉的眸子,直直地盯着小琪。

  辛老四心里惦记着柱子,也没有多待,和吴大壮一家说了几句祝福的话,就带着小琪匆匆地离开了。

  辛二爷家,一片愁容。二奶奶那日去找小琪,摔伤了腰,好不容易可以下地,张氏去世了,然后现在柱子又出事,根本没有一件省心事情,所以这个年,是辛二爷一家过的最惨淡的一个年。

  见到辛老四来,所有人都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又低下头,连招呼都不愿意打。

  就连二奶奶,也都没有心情说一句话。张氏死了,她不在意,毕竟是嫁进来的媳妇,但是柱子就不同了,那是他们辛家的后代!这样被折了去,她都好几夜没有合眼了。

看过《穿越之厨娘也有春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