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穿越之厨娘也有春天 > 一百九十七章 不请自来

一百九十七章 不请自来

  琪的脸色在这一刻,变得十分难看。

  这个贼,是想让她们一家都死!

  而在屋子外面,正在和山羊作斗争的雷五,也猛地停下手上的动作,浑身一片肃杀。这一次,雷六是犯了大错了!

  站在琪身边的雷二,在厨房再次检查了一圈,才又开口自言自语道:“一看就是个新手,只在锅里下了毒,而且还是寻常的鼠药,若是我,直接在吃饭用的的碗筷上抹上鹤顶红,何必弄得如此大张旗鼓,还没有办成事。”

  琪一听雷二的话,脸色越发阴冷。对于雷二这个女子,琪就是莫名地喜欢不起来。

  “锅里的东西倒了,这口锅最好也别用了,厨房里的碗筷都要用热水煮一下。”雷二留下一句话,瞬间消失不见。

  辛老四安抚好魏氏,才回到厨房帮忙,刚一进门,就见到琪端着家里那口铁锅,匆匆地离开了厨房,往屋子外面大步离开。

  他不明所以,赶紧追了上去,见到琪端着锅,一直走到一块空地上,然后拿出火折子,点了一把枯草,丢进铁锅里。

  “琪,你这是咋了?”辛老四赶紧上前,想要拉住琪。

  奈何冬日里,草木早就枯败得毫无水分,一点火就燃烧得旺盛,在辛老四冲到琪身边的时候,那口铁锅都已经烧了起来。

  “爹,”琪咽了咽口水,让自己的语气尽量听起来平稳些,“我刚才看了,锅里的东西都已经酸了,也不能吃了,而且这口铁锅被卤水泡得太久,没办法用了。”

  为了不然父母担心,琪决定,还是不要把下毒的事情告诉给他们。

  眼看就要过年了,家里进了贼已经够糟心了,若再告诉两人,那贼是想让他们一家三口丧命,那不是白白让他们害怕吗?

  “唉……真是糟蹋了这些好东西……”辛老四对于琪的话从不怀疑,只是想到所有的年货都浪费了,他简直觉得胸口在滴血。

  “爹,没事,我明日下山一趟,去买些下水,上次我问过了,那个贩说他大年二十九之前都会在的。”琪心里也窝火,但是在辛老四面前,她也只能表现得无所谓一些,若是她再唉声叹气的,那他们就别想过一个好年了。

  琪让辛老四早些进屋陪魏氏,自己在厨房里忙了一宿。

  雷五因为雷六的失职,心里万分愧疚不安,一直帮着琪,把厨房彻底大扫除了一次,该煮的碗筷统统煮了一遍。顺带着把那十几只羊也都拴在了厨房里。

  做完这一切,天都快要亮了,琪来不及休息,准备直接下山。

  “雷五,我爹娘在家,我不放心,你就守在黑风山吧。”琪见雷五想要跟自己一起,开口拒绝道,“昨天那么一闹,我有些怕,那个贼人还会伺机报复。”

  琪的眸子冰冷,言语中也透着寒意。

  虽然刚开始,琪有怀疑过,这一切说不定又是柱子所为,但是看到卤包被偷走了,她又觉得不太像柱子的作为,反倒是觉得和程兴昌脱不了干系。

  不管是柱子还是程兴昌,既然他们做了如此丧尽天良的事情,那就休怪她不近人情了!

  雷五本想反驳,可是看着琪眼底的寒意,他的心蓦地一痛,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想想琪身边还有雷二守着,若是琪的父母出了什么事情,雷五担心琪会发疯发狂,这样一想,他便点点头,安心地守在黑风山。

  琪下了山,直接坐上马车往城里赶,虽然不会驾马车,但是无论如何总比走路快些。

  进了城,琪并不着急去买下水,而是直接走到了藏香阁的后院。

  藏香阁前几日,已经关门歇业,伙计们都各回各家了,琪也不知道,这个时候过来,还能不能见到雷昊宇。

  若是见不到雷昊宇,她打算再去雷府,反正如论如何,今天她是必须要见到雷昊宇的。

  琪举起右手,刚想敲门,后院的门就从里面打开了。

  陈从文见到琪,似乎并不诧异,反倒是对着琪笑了笑,将她迎了进去。

  “陈掌柜,我今日来,是有事找你们少东家的。”琪开口。

  “琪姑娘,实在有些不凑巧,昨日少东家就出远门了。”陈从文抱歉地鞠了一躬。

  琪抿嘴深呼吸了一口气,只得点点头:“那陈掌柜,等他回来之后,可否转告他一声,我有急事找他?”

  陈从文微微俯身,恭敬地回答道:“这是自然的。”

  既然雷昊宇出远门了,应该也不在雷府,说实话,琪的心情微微有些低落。

  “对了,琪姑娘,昨日成衣店的舒老板过来了一趟,说是有事找您,还说她会在成衣店一直等您。”陈从文突然想到什么,趁着琪离开之前,赶紧把舒慧的话转述给琪。

  只是,他一说完,耳根莫名地有些微微发烫,紧握在一起的手心里也冒着汗。

  琪因为没有见到雷昊宇,心情本就有些郁结,所以自然是没有注意到陈从文的异样。

  离开藏香阁,琪直接往卖下水的方向走,沿路上,到处一片过节的喜气洋洋之态。

  路上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笑容,就连沿路乞讨的乞丐,都笑容满面地和每个人说着恭喜发财。

  琪的心,在这一刻,平静安宁了许多。

  她来异世,已经快一年了……虽然没有达到她预期,但是她来这一年,也算是带着父母脱贫致富了,过上了可以顿顿有肉吃的日子,而且魏氏还怀了宝宝,他们家以后又多了一位成员,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只是,这一年,她也树立了太多敌人了。对于这一点,琪倒是并不懊恼,在前世她就明白,越是成功的人,往上攀爬的过程中,嫉妒眼红的人越是多。没有必要为了这些人而气坏了身子,只需要一一除掉就好了。

  何必和成功路上的绊脚石置气呢?!

  一路上,琪都在自我调整,来到卖下水的地方的时候,她的心情已经完全恢复了。

  在暗处一直跟着琪的雷二,自然是清楚地感受到琪的情绪波动。她只是默默地鄙夷,琪是太过心大了,还是太过自负,居然这么快,就可以完全跟个常人似的。

  卖下水的贩,见到琪,赶紧起身招呼道:“丫头,你又来买下水了。”

  比起第一次的置若罔闻,这一次他的态度就明显热情了许多。

  “嗯。”琪点了点头,并没有和贩寒暄,赶紧蹲下身,在地上查看着,还有哪些下水可以买。

  “剩下不多了,只有十斤,你若是一起买,我算你便宜些。”贩想着早些可以收摊过年,便主动招呼琪。

  琪翻看了一圈,剩下的大多数都是猪大肠,这种东西,不好清洗,所以卖得不好。其他的就是些肝脏、鸡胗,琪琢磨了片刻,便全部买下了。

  贩帮着琪,把所有的下水打包装好,送到了城外马车上,才笑呵呵地接过琪的钱,唱着曲离开了。

  成衣店那边,琪决定开年之后再过去。她本想着,和舒慧商量,用她的店一边卖卤味一边卖衣服,但是现在卤包被偷,琪害怕,若是真的店面开起来了,卤味却被别人模仿去了,那到时候东西多了就没有新鲜感,赚不到大钱了。

  回到黑风山,琪发现,雷六已经回来了。

  也不知道是为了将功赎罪,还是心中有愧,他主动显身,帮着把快一百斤臭烘烘的下水全部扛在了肩上,大步往半山腰走。

  琪见到雷六,心里不怨那是假的,所以尽管他一直赔着笑脸,琪对他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琪,你回来了。”辛老四和魏氏,见到女儿回来,赶紧从屋子里大步走了出来。

  琪下山之后,雷五并没有隐藏起来,反倒是一直安静地守在屋子外面。辛老四和魏氏,想让他进屋休息喝喝茶水,他也出言婉拒了,只是说奉雷昊宇的命令,来保护两人的安危。

  “你又买了这么多下水。”魏氏拿过帕子,帮琪擦了擦汗珠。

  虽然日子已经到了深冬,但是琪走了这么一趟,还是流了很多汗。

  雷六把下水放进了厨房,赶紧一脸狗腿子模样地跑到琪面前,腆着脸皮,反问道:“琪姐,还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做的?”

  此刻雷五也走了过来,站在了雷六的身边,他抱歉却带着希冀地望着琪,希望琪能够原谅雷六这一回。

  琪直直地盯着雷六,咬紧嘴唇,没有开口。若不是雷二,他们一家怕是要在黄泉过年了。这种错误,她怎么能够轻易饶恕雷六?

  雷六继续卖笑,想让琪消消气,刚张开嘴,想要再说些什么,突然,他的瞳孔紧缩,浑身战栗,笑容在嘴角凝固,一脸惶恐不安。

  就连雷五,脸色也变得十分难看。

  琪瞧着两人这幅模样,心蓦地揪紧,赶紧询问道:“你们这是怎么了?!”

  辛老四和魏氏,也担忧地四处张望着,好似有什么令人恐惧的东西正在靠近。

  “是雷家少爷。”辛老四突然出声。

  琪听到爹的话,身子没理由地有些紧绷。

  她缓缓转身,看着已经走上半山腰的雷昊宇,先前的浑身戒备,此时此刻突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她也不知道为何,见到雷昊宇,就觉得有了安全感。

  雷昊宇上山,并没有用武功,他走得有些急,所以盘在头顶的乌黑发丝,显得微微有些凌乱。

  见到琪完好无损地站在自己的面前,他悬着的心,总算是落回了肚子里。

  琪不知道雷昊宇的想法,也不知道他突然出现是所为何事,只得迎了过去,对着他点了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

  “你过来,是有什么事吗?”琪开口询问。

  雷昊宇幽深的眸子,一直盯着琪的脸,似乎是不想放过她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

  他想说,他知道琪这边出事之后,第一时间就去处理了,现在事情处理干净,他只想见见琪,听听她的声音。不然他总觉得神经紧绷,担惊受怕。

  但是这番话,他知道不能说,而且他也开不了口。

  动了动唇瓣,雷昊宇敛起眼底的担忧,不缓不急地说道:“山羊送过来了,想看看你有什么新鲜的吃法。”

  琪一听,知道雷昊宇怕是没有来得及回藏香阁,不然他不会知道今日自己去找过他。

  “嗯,那你要多等等,我还没有杀羊。”琪莞尔一笑,接过话。

  此刻两人的状态,就好似多年未见的老友,不多说一言,却并不觉得尴尬。

  雷昊宇突然到访,辛老四和魏氏自然是有些受宠若惊,听到他如此说了,两人赶紧去厨房帮琪。

  三人一离开,只留下雷昊宇和雷五、雷六。

  雷六赶紧跪地,双手握拳,举过头顶,开口道:“雷六知错,请主人责罚。”

  雷六看不明白琪在雷昊宇心中的分量,但是雷五看得明白。这一次雷六的过失,差点害的琪一家丧命,雷昊宇一定不会轻饶雷六的。

  所以雷五赶紧跟着跪下,恳求道:“雷六这次是大意了,也怪我没有事先提醒,求主人看着他多年从未出错的份上,能够饶他一命。”

  雷五的话说完,雷六脸色一变,不可置信地盯着雷五。

  他不就是做错了这么点事,怎么雷五要求主人饶他的性命?!难道不应该就是几十杖棍子的事情吗?!

  雷昊宇的脸色阴冷如寒冰,想到琪差一点会丢掉性命,他觉得把雷六千刀万剐都算轻的!

  “雷五、雷六,进来帮忙杀羊!”琪在厨房里,突然高喊了一声。

  雷五一听,心里如温水趟过,对琪万分感激。

  雷六不明白,但是雷昊宇和雷五是知道的,琪也许无法原谅雷六的过失,但是她也不愿意看到雷六因此丢掉性命。

  “去吧。”雷昊宇收起眼底的杀意,冷冷地开口道。

  “雷二,”雷昊宇低声唤道,“把派出去的人,全部带回来。”

  他的话音刚落,就感受到雷二的气息,瞬间消失。

  当天下午,程府的大门口,被人放上了一口棺木,下人打开一看,里面整整齐齐地放着从人身上切下来的四肢。

  程兴昌得到消息,当时就吓得双眼泛白,大病了一场。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穿越之厨娘也有春天》,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看过《穿越之厨娘也有春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