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穿越之厨娘也有春天 > 一把九十五章 质问

一把九十五章 质问

  若是以前,魏氏一定会顾全大局。但是现在,她只觉得眼冒金星,脚下发软,若是再这么站下去,她觉得自己肯定会晕厥,所以琪刚一提议,她就赶紧点了点头。

  辛老四现在正在帮忙招呼客人,不跟他知会一声就走,琪怕辛老四担心。她又不敢离开魏氏太远,思来想去,她只能心地搀扶着魏氏,往院子正中间走去,想要走到辛老四的身边,私下跟他说一声,再带魏氏离开。

  这边两人才刚刚提步,院子外就传来了吵吵闹闹的声音。

  院子里一直唱着哀乐,所以没有人会注意院子外面那一点点争吵声。

  就连琪和魏氏,也丝毫没有警惕。

  但是藏在暗处的雷五和雷二,自然是听到了门外的吵闹声,两人已经处于戒备状态。

  片刻之间,一道绿色的身影出现在院子门口,她只停留了几秒钟,就朝着魏氏和琪冲了过来!

  “辛琪!我要你的狗命!”芙蓉凄厉地尖叫了一声,飞速地冲向琪这边。

  等到听到芙蓉的声音的时候,琪浑身一紧,条件反射地就把魏氏拉在了身后,直直地正面对上了冲过来的芙蓉。

  芙蓉左手举着一把刀,跌跌撞撞地冲向琪。

  琪毕竟只是个普通人,在这种危机时刻,脑子里根本来不及作出反应。

  眼看芙蓉手里的刀越来越近,琪才回过神来,她又不敢肆意乱跑,毕竟魏氏在她身后!

  完了、完了……这一次要栽坑里了……琪心道。

  一道亮光闪过,刺痛琪的眼睛,她赶紧闭眼。

  “砰!”一声闷响,芙蓉的身子如断线的风筝,飞出院子外,重重地摔在地上。

  芙蓉一脸愤恨,眼前一黑,瞬间晕死过去。

  追着芙蓉跑过来的吴大壮和伍氏,一路跑刚刚赶到,就见到女儿纤瘦的身子,从眼前飞过,摔落在地。

  瞧着芙蓉已经闭上了眼睛,两人吓得脸色惨白,赶紧冲了过去。

  伍氏已经是泪流满面,吴大壮稍微冷静些,赶紧伸出手,在芙蓉鼻息下探了探。

  好在,芙蓉还有呼吸,只是晕过去了。

  吴大壮紧绷的心才稍微放松了些。

  他一把抱起地上的女儿,狠狠地往院子里瞪了一眼,就瞧见院子里面,琪一脸冷漠地看着门外,以及站在她面前一身肃杀的蒙面女子。

  是辛琪!又是辛琪!吴大壮咬牙切齿,几乎咬碎了牙齿。

  芙蓉被火烧伤,就是因为辛琪,现在被一脚踹出院子,又是辛琪!

  伍氏自然也注意到了院子里的人,也猜到了芙蓉受伤昏迷的原因。

  此时此刻,两人当着所有乡里乡亲的面,和琪争执,是不明智的决定。所以他们没有多逗留,带着女儿赶紧往回跑。

  离开之后,吴大壮嗜血的眼神,让琪眉心一跳。这眼神,和记忆深处柱子那眼神几乎重叠在一起。

  院子里,因为芙蓉这么一闹,早就闹开了锅。

  芙蓉出现,雷二瞬间现身,将她一脚踹了出去,雷五武功次之,所以慢了一拍。

  这个时候,雷五和琪才知道,雷昊宇在琪的身边,居然还安插了一个暗卫。

  院子里的其他人,都是村民,哪里见过这种阵仗,见到突然出现在琪身边的黑衣人,所有人都有些吓破了胆。

  特别是二奶奶,她本打算今天要为难辛老四一家的,但是想到刚才芙蓉那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她哪里还敢有那些心思,只想着赶紧把他们这几个瘟神送走。

  院子里的所有人,鲜有默契地往周围挪了挪,不敢靠近魏氏和琪,主要原因还是那个黑衣女人的气势太强!

  “、琪……”魏氏努力地控制住双腿发软,颤颤巍巍地伸出手,轻轻地捏住了琪的手臂。

  “娘,”琪来不及询问面前的黑衣女子,感受到身后魏氏的战栗,她赶紧转手,一把搂住了魏氏的腰身,“娘,你没事吧?”

  琪担心,刚才芙蓉那么一闹,让魏氏受了惊。

  魏氏惨白着一张脸,呼吸有些不顺畅,只是默默地摇着头。

  辛老四才从厨房里面出来,见到魏氏整个身子几乎都瘫软在琪怀里,吓得几个大步冲了过来,一把搂住魏氏,着急地询问道:“阿芳,这、这是咋了?”

  刚才那一幕,辛老四并没有看到。

  “琪?”见魏氏不开口,辛老四赶紧转头,望着女儿,声音里全是急切。

  “老四啊,我说你们一家赶紧走吧!”二奶奶慢条斯理地走过来,脸上的鄙夷和嫌弃毫不掩盖。

  刚才她也是瞧明白了,琪的人把芙蓉给踢出了门,若是辛老四一家还在这里,她害怕被吴大壮一家记恨。虽然辛老四在吴大壮面前立了字据,说和他们一家断绝关系,但是毕竟都是姓辛,若是吴大壮迁怒了,那不是自讨麻烦吗?

  就连辛二爷也开口赶人:“老四,你们今天来送张玉,心意已经到了,我看你媳妇是受了惊,赶紧走吧,肚子里还有孩子,还过来干啥,到时候有什么事,又来赖在我们头上。”

  这还是辛二爷第一次用这种不善的语气和辛老四说话,以前这种话总是二奶奶说。此时此刻,听到他这番说词,辛老四心下悲哀。

  “大哥,”辛老四望着踱步而来的辛文,无奈地开口道,“要不,我先和琪带阿芳回去了。”

  辛老大知道这个时候,若是他再留辛老四,就是里外不是人了,只得默许地点点头。

  辛老四横腰抱起魏氏,领着琪,匆匆地离开了辛二爷家。

  辛老大和辛若帆自然是不好离开,只能继续帮忙招呼来吊丧的人。

  坐上马车,喝了几口热水,魏氏的脸色才稍微好看了些。

  “娘,你肚子有没有什么事?”琪对女子怀孕的事情一窍不通,所以刚才见到魏氏那副模样,她早已经是有些六神无主。

  魏氏轻轻地呼了一口气,对着女儿摇了摇头,她刚才确实被芙蓉吓到了,想到女儿为了护住自己,站在最前面,若是没有黑衣女子出现,那芙蓉手里的刀就要插在琪身上了!

  想到这些,魏氏的脸色又变得毫无血色,身子也止不住地微微颤栗起来!

  “阿芳,阿芳,你、你别吓我。”辛老四紧搂着魏氏,生怕出了什么意外,早知道他就坚决不让魏氏跟过来!

  “娘。”琪也倏忽蹲下,靠近魏氏的身子,紧紧地拽握住魏氏的手,“我们进城,去医馆。”

  “没、没事……”魏氏现在,只想紧紧地抱住女儿。

  “琪,娘没事,”魏氏蠕动着唇瓣,只觉得浑身冒冷汗,四肢乏力,“你以后,再遇到、今天这种、事情……别、别管娘……娘只要你平安就好。”

  魏氏说完,疲倦地闭上双眼,不愿意再回忆刚才那惊心动魄的一幕。

  琪愣怔,明白了魏氏为何如此,心蓦地就温暖如春。

  马车刚刚开始滚动起车轱辘,就听到外面,传来了胖的呼叫时:“琪!琪!”

  说实话,从今天这件事发生之后,琪是真的不愿意再和吴大壮一家任何人有牵连了。

  芙蓉如此极端,她受了伤,吴大壮和伍氏当时的眼神,让琪不得不提防,也不知道这个时候,胖过来拦马车是干什么。

  琪没有开口,驾车的厮自然不敢停车,魏氏猛地瞪大双眼,反手一握,抓住琪的手,也不准她下车。

  辛老四却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疑惑地问道:“琪,胖在马车外面叫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找你?”

  “琪!”胖气喘吁吁地追着马车,不停地高呼着琪的名字。

  “停车。”辛老四听着胖的声音越来越急切,赶紧对着帘子外的人吼了一声。

  “别去。”魏氏躺在辛老四的怀里,紧紧地拉住琪,不想让她下车。

  “阿芳,这是咋了?人家胖在外面追马车,我看肯定是有什么着急的事情。”辛老四不明所以,只能开口劝道。

  魏氏刚想开口,琪立即捏了捏她的手,对着她摇了摇头。

  “娘,没事,我下去瞧瞧,马上就回来。”琪说完,转身就下了马车。

  胖已经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就算在寒冷的冬天,他因为胖,也穿的比常人单薄,此刻的他,一直不停地喘气,嘴巴鼻子周围都是一片片白色雾气。

  见到琪下了车,他赶紧两步跨到琪面前。

  面对琪,胖的神色有些局促,又有些羞愧。

  努力地调整好呼吸,胖才缓缓地说道:“琪,我、我代我大姐,向、向你道歉……”

  胖的眼睛不,但是因为脸上肥肉堆积着,所以把眼睛挤得了许多,他的眸子里,全是歉意,琪都分辨不清楚,他到底是说的真话,还是假话。

  见到琪只是审视地盯着自己,没有开口,胖垂下头,心里莫名地有些委屈。

  他知道琪不信任自己,但是有些话,他必须要说,不然他害怕来不及。

  “琪,我、我大姐很要强……你、你以后,如果可以,能不能尽量不要和她见面?”胖说完,猛地抬头,眼睛里全是恳求,“我爹,我娘,因为我大姐的事情,怕是都记恨上你了。”

  胖说完,见琪依旧一脸平静,他赶紧又补充道:“你、你以后还是别回来了,我怕、我怕他们会想办法为大姐报仇。”

  心里的话一口气说完,胖只觉得轻松不少。

  琪仔细地琢磨着胖的话,过了半晌,才缓缓地开口,说了声:“谢谢。”

  胖对着琪笑了笑,一双眼眯成了一条缝,他转过身,大步往回跑,跑了几步,才又转过身,对着琪高举起右手,使劲地摆了摆。

  魏氏见女儿平安回来,脸色稍微好了些。

  为了以防万一,辛老四和琪还是决定,先回城里,去医馆药房瞧瞧。所以三人暂时没有回黑风山。

  医馆的郎中检查过后,给魏氏开了些安神助眠的药,说孩子并没有什么大碍,辛老四和琪这才放下心。

  三人再次回到胡府的时候,辛老大和辛若帆也刚刚回府。

  “辛四爷,琪姑娘,我们家老爷在书房等你们,说有事儿找两位。”辛老四三人刚进府,胡家的管事就迎了上来,恭敬地说道。

  魏氏的脸色现在已经好多了,整个人也觉得舒服了许多,所以她让辛老四不要担心,独自跟着下人先回院子陪陪陈氏。

  辛老四和琪则跟着管事,来到了辛文的书房。

  两人走进书房的时候,辛老大正低头看着案台上的账本,脸色铁青。

  见到两人来了,辛老大“啪”地一声关上账本,示意两人坐下来说话。

  “大哥,”辛老四主动开口,“今天的事情,你也看到了……”

  “好了,”辛老大打断辛老四的话,他知道辛老四的意思,“二爹家的事情,暂时不提,我只是想问问你和琪,藏香阁的雷家,和你们到底是有什么交易?”

  “大哥,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辛老四猛地站了起来,脸色不悦。

  辛老四本就最不喜欢定安乡的那些人,胡乱传言琪和雷昊宇的关系,现在就连他的亲大哥,都如此质问他,辛老四只觉得憋屈窝火。

  “怎么?我作为辛家的老大,有权知道这些事情!”辛老大重重地拍了拍木椅把手,冷冷地呵斥道,“俗话说长者为父,辛武我告诉你,做有些事之前,要先想想后果,别到时候丢了我们辛家的脸面!”

  辛老大的话,几乎让辛老四暴走,他算是听出来辛老大的言外之意了,辛老大怕是也觉得,他们一家和雷昊宇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了!

  “大哥!”辛老四咬牙切齿,垂在身子两侧的双手已经捏握成拳。

  琪清楚地看到,辛老四的双手手背上,已经是青筋暴起了。

  “大伯,”琪起身,抬头直视辛老大,“我虽然和你接触不多,但是我听我爹经常提起你,说你是个为人正直有原则的人,但是今天,你毫无根据,就如此笃定我们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真的让侄女太失望了。”

  琪说完,侧过头看着辛老四,轻声安抚道:“爹,不用解释了,不信任我们的人,说再多都是枉然。走吧,娘还在等我们。”

  说完,琪就提步,准备往书房外面走。

  “站住!”辛老大呵斥了一声。

  他还从没有被晚辈如此训斥过。此刻的辛老大,脸色青红紫白,眉眼里都是喷涌而出的怒焰。

  “什么是没有证据?!”辛老大抬起手指,隔空狠狠地指着辛琪,“那今天把芙蓉打伤的女子是谁?!难道不是雷昊宇的人?!”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穿越之厨娘也有春天》,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看过《穿越之厨娘也有春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