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穿越之厨娘也有春天 > 一百八十七章 自作孽

一百八十七章 自作孽

  因为琪的话,雷昊宇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些。

  房间里,凝滞的空气,也略微动了动。

  “你背篓里背的什么?”雷昊宇冷静下来,才闻到空气里的那股血腥混合屎尿的味道,他的眉头一皱,喉咙里冒着酸水。

  琪知道雷昊宇有洁癖,现在被他这么一问,琪只觉得局促不安,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如果说她背篓里装的全是猪的下水,而且还是没有清洗干净的那种,琪觉得,雷昊宇一定会把她丢出去。

  “啊,没、没什么,就是买的一些年肉。”琪垂眸,不敢和雷昊宇直视。

  好在雷昊宇没有多问,对着她摆了摆手:“我让雷一送你回去。”

  “雷五呢?”琪倏忽抬头,反问道。

  看着琪一双水灵灵的眸子里,直直地盯着自己,雷昊宇一时间有些心慌,脑子猛地一阵空白,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你先回去。”雷昊宇冷冷地说道,眼神闪闪烁烁,透漏着他的心慌。

  面对琪,雷昊宇是真的无法把控住自己的情绪。他自个儿都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雷五是雷昊宇的人,雷昊宇既然不愿意说,琪也不好再过多询问,只能点点头,走出了房间。

  走下楼梯,迎面碰上准备上楼的陈从文。

  “琪姑娘,你什么时候来的?”陈从文望着琪,又抬头望了望二楼,有些疑惑。

  他整日都在楼下做事,根本没有注意到琪进来。

  “姐,我们先走吧。”雷一突然出现在琪身后,不缓不慢地开口道。

  琪本来不知道该怎么回到陈从文,现在听雷一开口解围,她顺势对着陈从文说道:“陈掌柜,我家里还有点事,先回去了。”

  陈从文认识雷一,见雷一出现,他心里一惊,莫不是少东家回来了?

  也不会啊,眼看马上就要过年了,少主人不回皇城雷府,那怕是说不过去。

  陈从文对着琪拱手道别,默默地在心底琢磨着,见琪已经走出藏香阁大门,他才赶紧提步,匆匆上了楼,他想确认一下,雷昊宇是不是真的回来了。

  刚走到二楼,就听到专门为雷昊宇准备的雅间里,传来雷昊宇冷冷的声音:“陈叔,进来一下。”

  陈从文神色一紧,赶紧俯身,疾步走了进去。

  “还不下去受罚。”雷昊宇的声音里透着致命的寒意,让刚刚进屋的陈从文,不自觉地颤了颤。

  “是。”雷五应声。

  说完,雷五迅速离开了房间,和陈从文擦肩而过。

  “少、少东家。”陈从文浑身紧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从没有见过雷昊宇如此阴鹜充满杀意。

  陈从文的脑子里快速地回忆着这段时间的一切,他不知道为何雷昊宇在这个时候回来,难道是他哪里做的不好,还是说没有把藏香阁打理好?

  另外一边,雷昊宇带着琪离开之后,芙蓉手臂上的火焰烧得愈发旺了。

  胖和喜鹊两人合力,才把芙蓉身上的火浇灭了,但是芙蓉手臂上的衣袖已经被烧得全是破洞,如粉藕般的手臂,也未能免灾,火焰烧在上面,通红一片,看着很是渗人。

  芙蓉被雷昊宇一脚踹飞,早就晕死过去,就连大火烧身,都没有清醒过来。

  西南边着火烧到了人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集市,吴大壮见三个孩子迟迟没有回来,慌了神,匆匆地往着火那边赶。还没跑出几步,就见到胖背着芙蓉,喜鹊一边哭,一边在后面护住芙蓉的身子,两个人跌跌撞撞地往集市这边跑。

  “胖!喜鹊!”吴大壮瞧着耷拉在胖肩上那一只烧得有些变形的手臂,心里一沉,彻底慌了,“芙蓉,芙蓉怎么了?”

  吴大壮太过心慌,牙齿都打着哆嗦,想到自己那么乖巧的女儿,被大火烧伤了,他的心就跟被刀剜一般。

  胖红着眼眶,说不出话,喜鹊也是一直哭泣,吴大壮根本问不出个所以然。

  他也不敢触碰芙蓉的手臂,只得从胖的身后搂过芙蓉,将她横腰抱起,匆匆地往药房赶。

  石安县最大的药房,就在藏香阁的对面,吴大壮一路走来,早就惹来了一群围观者。

  “呀,你看那手臂……”

  “这女娃以后的日子怕是毁了……”

  每个人都同情地盯着吴大壮和芙蓉,压低声音交头接耳。

  吴大壮心里一阵乱麻,根本听不到周围的人说了什么,只知道大步往前面跑,紧跟在两人身后的胖和喜鹊,自然是把周围人的讨论声都听进了耳朵里。

  胖紧咬着嘴唇,生怕一松口,就哭出了声,喜鹊早就哭成了泪人儿。

  琪走出藏香阁的时候,刚好瞧见到了这一幕,看到吴大壮怀里的芙蓉,她自然也是注意到了芙蓉已经烧伤的手臂。

  只远远一眼,琪就知道,芙蓉的右胳膊以后一辈子都要和丑恶的疤痕为伍了。

  不过她的心里丝毫没有一点同情,芙蓉只是自作自受,若是今天没有雷昊宇在,这火就要烧到她脸上了。如果真是她毁了容,琪也知道,芙蓉根本也不可能会可怜自己。

  琪没有去凑这个热闹,在雷一的保护下,她背着背篓,很快地穿过看热闹的人群,离开了城门。

  回到黑风山,雷一见到雷六,只是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就转身离开了。

  雷六在这个时间见到雷一,就已经有些诧异,又想到雷一刚才的眼神有些不对劲,所以等雷一离开,赶紧跟上琪,着急地反问道:“五呢?”

  “我也不知道,雷昊宇将他留下了,具体什么事情,没有说。”琪并没有往其他方面想,只以为是雷昊宇找雷五有其他事情吩咐。

  听到琪这样说了,又想到刚才雷一那个眼神,雷六只觉得眼皮跳个不停,心里也有些发慌。他跟在雷昊宇身边的日子不及雷六长,但是他也了解,只要雷昊宇下了命令让他们护住琪,只要琪不死,以雷昊宇的性子,是不会轻易再改变,也不会再单独安排其他任务的。

  除非……

  “你今天受伤了?!”雷六一个健步,站在了琪的面前,挡住了她上山的路。

  “没有啊,”琪疑惑不解,直愣愣地盯着雷六,不明所以,“你怎么这么问?”

  今天就算没有雷昊宇在,琪觉得,以雷五的身手,她也应该不会受伤,就算是擦伤,也不会像现在芙蓉那般严重。

  “那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雷六继续问道,他心里已经认定了,这件事和琪一定脱不了干系。

  琪见雷六焦急,心蓦地也跟着揪紧,如实说道:“嗯,芙蓉今天想用火来烧我,不过这不算什么大事吧?以雷五的身手,一个女孩子还是应付得了的,而且当时雷昊宇也在,没有出什么大事,反倒是芙蓉受了伤。”

  雷六一听,心沉到谷底……完了,雷五一定完了……

  看着雷六的脸色蓦地变得阴沉可怕,琪只觉得胸口一口闷气,有点担心:“你怎么了?”

  “你、你个害人精!”雷六狠狠地剜了琪一眼,往后一转身,藏进了丛林里,隐去身影,不愿意再搭理琪。

  琪只觉得有些莫名其妙,闷闷地站在半山坡,沉默了片刻。

  “姐,”雷五倏忽出现在琪身后,轻声说道,“天快黑了,你早点回去吧。”

  “雷五?”琪转身,眼神一直在他身上上上下下扫过,“你没有什么事情吧?”

  雷五除了脸色有些苍白,身子依旧挺拔如松,他摇了摇头,并没有接过话。

  琪没有想太多,点点头,就继续往回走,她背篓里的东西都要清洗干净,不能耽误时间了。

  “你这么着急回来干嘛?!”雷六出现,朝着雷五吼道。

  早在雷五出现的时候,雷六就已经察觉到雷五身子有异,又闻到空气里若有如无的血腥味,和琪背篓里的畜生的味道完全不同,这味道一闻,雷六就知道是属于人类的鲜血,而且还是刚刚才受的伤!

  雷五没有开口,面无表情地盯着琪离开的方向,眼眸里毫无温度,甚至还透着那么一丝丝的心碎。

  “你是不是受罚了?”雷六不敢触碰雷五的身子,只能走到他面前,想要挡住他的视线,“你明明没有犯错!主人为什么要罚你?!”

  “是不是因为辛琪,她自己要出门,遇到危险了,她又没有受伤,主人为什么要罚你!?”

  雷六从就和雷五的关系最好,把雷五已经当做了自己的哥哥,知道雷五受伤,他声音里喘着粗气,双手捏成拳头,满脸愤恨。

  “好了,”雷u &t;bu咸不淡地开口,声音里全是疲惫,“我没事,是我失职。”

  雷五说完,气息一掩,闪身进了树林。

  琪本打算今天去成衣店取给魏氏做的衣服,但是被芙蓉一闹耽搁了时间,所以衣服没有拿到,回家还晚了。

  辛老四和魏氏两人一直在门口守着,焦虑不安,按理说,琪一来一回,最多不到两个时辰,眼看现在都已经过了大半天了,天都要黑了,还不见琪回来。

  两人几乎是望穿秋水,总算在天彻底黑下来的时候,见到了出现在半山腰的琪。

  “爹,娘!”琪远远地瞧见父母站在门口,她挥了挥手,朝着两人跑过去。

  “慢点,”魏氏瞧着琪飞奔而来,先前的担忧一扫而空,赶紧高声喊道,“地上雪多,心摔倒了!”

  结果琪还没跑进,魏氏突然闻到一股浓烈的血腥味,脸色一变,喉咙发紧,差点呕出来。

  “琪,你买了什么?”辛老四也察觉到了味道的异样,赶紧扶住已经干呕不止的魏氏。

  看到魏氏这幅模样,琪赶紧站住了脚,不再上前:“爹,娘,我买了些年货,你们先进屋,我去厨房。”

  琪说完,脚尖一转,往隔壁厨房走去。

  直到琪关上了厨房门,空气中的味道散去了些,魏氏的脸色才稍微好看了些。辛老四扶着她进屋,将她安顿好,才走了出来,去厨房帮忙。

  走进厨房,见到摆在盆里满满当当的下水,辛老四有些吃惊,反问道:“琪,你买这么多下水干什么用啊?”

  以前日子艰难,他们一家是连下水都买不起的,可是现在日子好了,琪反倒是不买肉,买下水,辛老四怎么想都想不通。

  “爹,你先一起来帮忙洗,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琪免起衣袖,头也不抬,忙碌地烧水。

  “你先吃饭,爹来。”辛老四从不干涉琪,所以就算不知道女儿想要干什么,他还是无条件支持。

  琪扒拉了几口饭,赶紧跟着忙碌了起来,清洗内脏,不仅仅是一件体力活,而且也是一件需要细心的活儿,到时候洗不干净,吃起来就会有些味道。

  两人一直忙活了快一个时辰,才把琪买回来的几十斤内脏清洗干净了。

  第二天一大早,魏氏和辛老四还在房里休息,迷迷糊糊地闻到一股香味,魏氏在睡眠中只觉得肚子咕咕叫,猛地就清醒了。

  “老四,”魏氏用手肘推了推辛老四,赶紧催促着,“你快去瞧瞧,是不是琪又在做什么好的了。”

  辛老四昨天洗了内脏睡得晚,此时还迷迷糊糊的,听到魏氏的声音,他才缓缓地睁开眼睛。

  下了床,走到厨房,辛老四发现,琪早已经围着灶台忙活着了。

  “琪,你怎么不多睡会?”辛老四赶紧上前帮忙。

  “爹,昨天洗了下水,身上臭烘烘的,我就起了个大早,去山上泡了泡温泉。”琪乐呵呵地回到道。

  黑风山已经下雪,去泡个温泉简直是寒冷的冬天最舒服的事情了。

  “你在做什么?”辛老四看着铁锅里浑浊的水,咽了咽口水,询问着。

  “卤味。”琪把沥干的肥肠全都放了进去,又吩咐了辛老四,“爹,你帮我把那些猪肝都切片。”

  孕妇怀孕要补铁,肝脏类是最好的食补,这个时代的人不知道内脏的好处,但是并不代表琪不知道。

  琪已经吩咐了,辛老四自然不敢耽误,免起衣袖,就动了起来。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穿越之厨娘也有春天》,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看过《穿越之厨娘也有春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