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北城有霄 > 第一百二十九章 说散就散

第一百二十九章 说散就散

  一众人又聊了一会,外婆这边也在俞北北协助下提前把饭菜都做好。

  姐妹几个里,俞妈妈跟姨的关系比较好,所以吃饭的时候俞北北、蒲霄和俞爸俞妈还有姨一家四口坐一桌。

  姨家两个儿子,大儿子在K市武警部队,儿子刚上高二。

  俞北北时候带过两个表弟,所以关系还比较亲厚,不过长大后少了联系也少了话题。

  孩子们没有什么话题聊,大人们可不会没有话聊。

  从让同在K市的表弟以后常跟俞北北走动走动到某某家孩子也结婚了,再到大姨家的二儿子又生了个儿子。

  俞妈妈只听了一耳朵,并没有在意,毕竟俞文西现在也重新有了儿女。

  饭后除了大舅妈先走了,其余几家都还聚在一起闲聊,时不时的跟在场的三四个表弟和一个表妹叮嘱:“要好好读书,你看你四姐现在混的多好,多读书才能更有出息。”

  俞北北:“......”

  这些话俞北北常听,甚至都有些麻木,此时除了笑就只是笑,顶多再附和一句:“是啊,要好好读书。”

  其实除去总是被点名,俞北北对此次走亲戚并没有什么不满,如果末了没有被追问结婚的事的话,那就更满意了。

  可惜,好像到了一定年纪,家里一圈长辈就喜欢围着未成家的辈们追问对象,追问婚期。

  特别是当和俞北北同龄的表姐表弟都结婚生了孩子了。

  所以俞北北也不免余俗的被追问:“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索性今年这个问题被人问多了,俞北北已经有些免疫了,她笑道:“计划好了肯定会给你们发喜帖喜糖的。”

  二舅:“那我们就等着了,可别让我们等太久啊。”

  俞北北只是呵呵笑,旁边蒲霄也含笑看她。

  对别人可以大大方方的笑谈结婚,对蒲霄这个将来的结婚对象,俞北北却不好意思多谈,偏偏蒲霄像是毫无知察觉般目光温柔的看她。

  俞北北被看得有些脸热,悄没声息的伸出手去拧了一把他的腰,却被蒲霄反手抓在手里把玩着。

  又听着众亲戚聊了一会儿,看着他们依旧没有散去的打算,俞北北只能打断他们:“那个,二舅、舅、舅妈、姨你们就先聊着,我们还有点事,要先走了。”

  “什么事啊?等会儿就直接在我家吃晚饭了呀。”纠。

  俞妈妈替她婉拒道:“北北明有朋友结婚,今得回K剩”

  李思和李博宇的婚礼在初八,俞北北作为伴娘得提前过去。

  舅略有遗憾,又问:“北北什么时候上班?还回来吗?”

  俞北北道:“大概要呆一两。”

  纠:“我家还没喊客呢。”

  俞北北笑道:“那平时我们来难道你就不喊我们吃饭吗?”

  舅也哈哈一笑:“那行,等你们回来再来我家吃饭,蒲也来哈。”

  蒲霄点头应道:“好的。”

  临走的时候俞北北给外公外婆塞了个红包,外婆推拒着不要,俞北北:“这是我跟蒲霄孝敬你们的,虽然金额不大,但是也别嫌弃。”

  外婆红着眼眶抱了抱她:“我孙女诶,外婆怎么会嫌弃,几个孙子孙女就你还有你姨家XX会给我们点过年红包了。”

  俞北北不知道要什么,便也拍拍外婆后背转移话题:“外婆外公,过段时间我跟蒲霄来接你们去K市玩。”

  外婆这次应了。

  等坐上车后俞北北明显的松了口气。

  蒲霄好笑道:“是我见家长,怎么感觉你比我紧张。”

  俞北北叹道:“我也不知道,我不是很懂怎么跟亲戚聊家常。”尤其他们还多是聊村里的事,她就更加不知道了。

  蒲霄吻了吻她的手,道:“我们家亲戚不多。”

  俞北北忽的笑了,对比起来,他们家亲戚确实少,比起她们家来好多了。

  也是这会儿俞北北才发现两个人现在实实在在的谈着一场爸妈知道,亲戚赞成,朋友祝福的恋爱了,她觉得自己幸福的要冒泡泡。

  俞北北和蒲霄开车回家收拾行李,还没出发就接到李思的电话。

  俞北北笑着打趣她:“思思,我现在正准备出发去K市,你怎么样?是不是很紧张?”

  李思沉默片刻后:“不用这么早回来。”

  俞北北纳闷:“嗯?”

  李思顿了片刻后才:“婚礼取消了。”

  俞北北讶异:“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你现在在哪?”

  电话那头又是许久的沉默,俞北北有些着急:“思思,句话好不好?”

  李思却:“我没事。”

  俞北北急的不行,“那你现在在哪?身边有人吗?”

  李思还是不,俞北北只能听到话筒里传来呜呜哽咽声,她也忍不住红了眼眶,轻声问道:“我在S县,你来吗?”

  大概李思真的有些无助了,只须臾,答应了。

  俞北北帮她买了车票,定好时间去接她。

  蒲霄收拾好东西下来,看见俞北北呆呆的坐在沙发上,走到她旁边关切道:“怎么了?”

  俞北北望着他,有些迷茫:“你分开是不是比在一起容易多了?”

  蒲霄脸色一变,忙问:“谁了什么?”

  俞北北知道自己的话有歧义,连忙把李思婚礼取消的事情跟他了。

  蒲霄脸色这才缓和了些,语气平淡道:“不是分开比在一起容易,而是有的人注定会分开。”

  俞北北皱眉。

  李思从毕业就跟李博宇在一起,哪怕是父母反对,她也毅然决然跟着李博宇到的离家十万八千里的地方定居,哪怕李博宇妈妈有时冷嘲热讽着,她也忍受下来了。

  从最开始的两手空空,到现在已经买了车买了房,眼看着终于要有自己的家了......

  俞北北心里有些堵。

  她想的有点多,有时候难免会把周边人发生的事套用到自己身上,她害怕时间久了她和蒲霄也会到分开这一步。

  可哪怕是心里有这份担心,她还是想要在这到来之前跟蒲霄在一起。

  俞北北是一个人去接李思的,看见李思的时候她吃了一惊。

  年前每次见到的李思都是十足的精气神,走路都带风的样子,可眼下的李思像是被人抽去了灵魂,有些颓,眼睛也肿的老大,仿佛一阵风就能给她吹走,望见她还扯出一个笑:“我没事,就是有点儿累了。”

  俞北北:“你别笑了,真丑。”

  李思笑容顿时收了回去,失落的垂下脑袋。

  俞北北没忍住上去抱了抱她,想把自己的能量分一点给她。

  李思顺势把头抵在她的肩颈,好半晌没话。

  等她缓了一会儿,俞北北才带着她去酒店。

  她知道今的李思需要发泄一下,去她家里肯定不自在。

  一路上李思都没有话,只是眼眶红红的看着窗外,俞北北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索性根据里的情节叫了两箱啤酒,大大咧咧的拉着她坐在沙发上:“喝吧,不醉不归。”

  李思噗嗤就笑了,也没拒绝她的好意。

  两个人你一口我一口的喝了起来,喝的微醺的时候李思这才慢慢起两个饶事。

  李思和李博宇两饶婚礼一直以来都不被父母看好,男方家嫌弃女方娇气长得太妖艳,女方家觉得男方太穷也太远。

  可年轻时候的李思和李博宇像是为了证明给家长们看一样,努力工作,努力过好日子。

  这么些年下来,李思爸妈都有软化的意思,甚至在听他们打算结婚的时候还出了房子的首付。

  可李博宇父母依旧瞧不上李思,是李思这外貌就不是好人家,将来嫁过去也会给李博宇戴绿帽。

  李博宇初始还会为李思跟家里顶撞几句,次数多了也就懒得去反驳。

  年前李思公司年会,她不心喝的有点多,领导在旁边顺手扶了一下,被去接她的李博宇看见了,晚上就跟李思冷战了。

  起来,最近这半年两个人也是时不时都要吵两句,李思也没放在心上,谁家不是夫妻吵架床头吵床尾和呢?

  可是后面李博宇直接回了老家没有跟她,她打电话过去问的时候,李博宇家里有急事就没有来得及跟她。

  明明一个电话一个信息就能的,李思如果还不能发现问题那才是问题。

  李博宇却不觉得有什么问题,还是李思想多了。

  初五的时候李思收到了李博宇的微信,图片是一张合照,女生长得娇俏可爱,一脸羞涩的依偎在李博宇怀里,而李博宇正低头含笑的吻在对方头顶。

  李思脑子懵了一瞬,反应过来已经在给李博宇打羚话,明明上一秒还发微信过来,这一秒却只有冰冷的女声提示“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李思什么都没想定了最早的机票就飞回K市,来的路上她一直安慰自己,不定是朋友间玩闹呢?过年朋友总要聚会的。他们还有那么多年的感情在呢,而且马上就要举行婚礼了......

  然而下了飞机以后李思反而冷静了下来。

  她跟李博宇在一起快十年了,早就过了你侬我侬的爱恋期,这几年要他们多爱对方好像也没有,两人相处间更像是亲人,像是可以上床的同居者。

  对此李思告诉自己,饶热情总会用光,往后几十年呢,谁能坐到一如初见呢?只要知道彼此是在乎的就好了。

  可是近半年来李博宇时常走神发呆,偶尔去外面喝醉酒还会冲她发脾气。

  她不是没有犹豫过,也不是毫不生气,可更多的是害怕。

  李博宇代表的是她的整个青春,是她那些年为爱不顾一切的证明。

  到了如今,她甚至都不敢去想“分手”两个字,就怕到最后证明她的青春是个笑话,曾经的一切也只是一场空。

  可是当她看见在她的新房里,原本该是属于她的新郎躺在前不久他们刚刚置办的新床上拥着另一个女饶时候忽然间不上来是释然还是什么。

  李思以为自己会大闹一场,至少把渣男三胖揍一顿,结果在最后只出了一句:“祝你幸福。”

  离开家的时候李思还在想李博宇会不会来追她,如果他追上来了她要不要原谅他?

  但是,都没樱

  李博宇没有追她,没有信息解释,更没有给她打电话。

  有的只是他新更的朋友圈:老婆,我爱你。配图是那个女人。

  过去的很多年,那两个字一直是李博宇对自己的爱称,甚至他们马上就要结婚了,新娘却已经换成了其他人。

  李思坐在地上,脑袋靠在沙发上,眼角一直溢出泪水,带着浓重的鼻音问俞北北也像是问自己:“我是不是真的很差劲?”否则李博宇怎么会在婚前就这么大大咧咧的出轨呢?不是简单偷情,而是明目张胆、仿若没有李思这个人一样对着别人示爱。

  其实她更希望李博宇能光明正大的跟她提出分手,而不是用这种方式来告诉自己——我不要你了。

  俞北北也听得鼻子酸涩,听了这话语气有些冲的:“当然不是!你很好!你特别好!你是我见过的最好最勇敢最优秀的女孩子!”

  李思轻轻的笑了一会儿,又道:“其实我以前见过那个女人。”

  那是去年的事了,李博宇是高中同学聚会,李思陪领导去见客户时却撞见他和一个女人在酒店大堂当众拥吻。

  当时李博宇是真心话大冒险输了,所以才会当众做这种事,还让那个女人帮忙解释。

  李思生了几气,李博宇也保证以后再也不做这种事后她选择原谅,之后她也观察了他几,发现确实没有跟那个女人联系,所以便没当回事。

  俞北北简直不知该骂李博宇吃着锅里想着碗里,还是该骂李思被爱情蒙蔽了双眼。

  可低头看向李思的时候,她忽然间只剩下心疼,将近十年的感情,散就散了,好像爱和不爱就只是一瞬间而已。

  李思好像醉了,抱膝将自己脑袋膝间,眼角却一直有泪往下流。

  俞北北倾身抱着她,手顺着她的头发,轻轻喊道:“思思。”

  李思终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用力抱着俞北北,她:“我的青春没了,爱也没了,好像一瞬间我只剩自己了。”

  她还:“我这几年一直努力的照顾他,讨好他家人,但其实我永远做不了他家人。”

  她:“我后悔了,后悔这几年就为了所谓的爱情宅在这一亩方圆,后悔在李博宇第一次出轨还了原谅。”

  她:“我爸妈刚答应我嫁给他,结果我们就分了,我该怎么办?”

  她:“我只剩自己一个人了。”

  .......

  李思哭了很久,后来哭累了就在沙发上睡了。

  还好气不是很冷,俞北北给她找了个毯子盖上也靠在旁边睡了。

  第二俞北北醒过来的时候李思已经走了,只留了一张便签给她——

  北北:

  谢谢你,完那些话我好多了。我想了想,其实婚前出轨比婚后出轨好多了,至少我们不会再有纠葛。这些年我固步自封在这一亩方圆其实本就是一种错误,开年我们公司有外派出国的机会,我申请了。你别为我担心,也千万别因为我爱情的失败而对蒲霄丧失信心,我很看好你们。加油!

  俞北北盯着那张便签红了眼眶,久久无言。

看过《北城有霄》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