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九重武神 > 第171章 域外魔头扎昆

第171章 域外魔头扎昆

  看着孟阳一脸不安,厄难兽呲着牙怪笑一声。

  “小子,能吞噬这些亡魂之力是幸事,但是我还是劝你,吞噬这些亡魂之力,最好是引入到你心神之中,和灵魂之力融合,如果你在这么任由魂力淬体,到时候你肯定会后悔的!”

  话音一落,孟阳看着厄难兽,心知对方没有恶意,不由沉吟起来。

  虽然对方不清楚这灵魂绿芒其实并不是自己吞噬,而是剑鞘吞噬的。

  但此番话语,到是给孟阳提了个醒,若中途奉出意外,恐怕也和剑鞘有关。

  孟阳连忙感激的点了点头,心中也不停告诫自己,下次不能这般大意。

  能吸收亡魂之灵的武器本就怪异无比,更别说他对剑鞘的来历几乎一无所知。

  万一剑鞘是一柄凶器,弑主的绝世凶器,恐怕后果比厄难兽言语还要严重千百倍。

  当然这些事他不能向其他人说,只能自己取舍其中的利害关系,稍加防备。

  只不过让他没有想到,这见过两次面的凶兽,竟然是亡灵之身。

  踌躇少顷后,孟阳目光一闪不在迟疑,瞬间唤出体内涌现出的大片热能绿芒。

  紧接着,深吸口气,守住心神,控制这股能量顺着身体引领到额头之中。

  几乎就在他刚刚做完这一切,那股炙热如水滴般正在淬入肉身的光点就融合到心神之中。

  麻麻酥酥的触感一起,孟阳的大脑在这一刻,也变得清明起来。

  随着不断吞噬绿芒,灵魂之力也不断凝实,灵识范围也开始慢慢扩大。

  就在众人目瞪口呆看着空中,那犹如绿龙般不断盘旋飘下侵入到封印晶石内的时候,突然一股毁灭性的的能量从晶石中溢出。

  待众人都反应过来,连忙后退之时,顿时晶石爆炸起来。

  而那些被这股爆炸波及的修士,神色惨白,灵识顿时被炸的破碎不堪。

  “想不到此人居然在被封印的时候,暂时切断灵识,化成一股无形的禁制云层,飘飞在空中,也不知那些人类是怎么知道消失的,每百年就来一次,每次进入封印之地,不断的消耗阵法威力,以至于现在只能出现三灵困境中的傀儡之物!”

  厄难兽看着眼前这一幕,已经明白过来,这些飞来的绿芒只是阵法上的禁制之魂。

  而此人现在这般做法,只是在引导阵法自行破损,待晶石碎裂的时候,他也就出来了。

  但是让厄难兽从拥有灵智,清楚自己的使命开始,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或者说,根本就不明白自己怎么出现在这里,而且还被人抽出灵魂,连环成此阵的守护者。

  作为这处阵法的四位凶兽,都是如此,而且记忆也只有在第一次人类修士进入此地,惊动他们开始到现在,几乎都只有之间的记忆。

  就像他们有时候猜测的那样,肯定是真身已经死了,现在的只是一具残魂罢了。

  一股庞大的灵识威压,从不断碎裂的封印晶石中散发出来,让周围感应到这一切的修士都浑身发抖起来。

  孟阳目光中带着一丝冰冷,心中在这一刻也庆幸起来,要不是刚刚杀了所有朝拜魔头修士,怕是此魔一出来,这些人告状或者说自己身上有宝物,那么迎接自己的,一定是追杀。

  现在的他只有祈祷,在封印晶石中的域外魔头,根本不清楚刚刚所发生的一切。

  想到这里,连忙收起手中灵力凝实的光刀。

  几乎是刚刚做完这一切,蹦的一声,远处那透明的封印晶石中。

  随着域外魔头睁开眼睛,纷纷崩碎成碎片,跌落在地。

  此人老态龙钟,负手而立,微微有些驼背的他,在攥了攥拳头下,慢慢直挺起来,身上穿着如同将军一般的军袍,更是让此人看起来威武不凡,恍如大战而归的世俗将军。

  半白的须发,无风自动,神色阴沉的看着漆黑无光的天空,许久许久,好像在上面有人在注视一般。

  “千百年来,我是第一个进入九重界的域外之人。”

  “却被此界蝼修封印在阴骨沙地,数百年,你们都看到了吧!...”

  “现在,我扎昆,终于出来了,你们的承诺呢?....”

  域外魔头充满恨意的说完,双臂猛然形成合抱之势,大喝一声:“灵识,归!”

  周身突然吹起怪风,身上的衣袍也开始舞动,连带气势也不断攀升,几乎是瞬间,众人所在的天空,一阵颤抖,突然就从中裂开巨大的缝隙,犹如镜子一般开始龟裂。

  随后化成无数碎片,消失在空中。

  感受到灵识已经回归到心神之中,域外魔头冷笑不已,看着四个凶兽,寒声道:“杀了你们,抽出你们的魂魄,我就自由了,哈哈哈!”

  话音一落,身上的气势忽然在次拔高。

  那气势之强,纵然是离得较近的修士,都在这股气势飓风之下,被推开几丈之远。

  几乎是在域外魔头说完这句话的同时,在场的所有修士,一脸惊恐的仓皇迅速而逃,这样的大战爆发的威势,几乎波及方圆十里之内,可想而知,现在如果不跑,等会就来不及了。

  孟阳深吸口气,望着域外魔头滔天气焰,心脏止不住的狂跳,见对方根本没有留意自己,连忙转身向大厅外逃去。

  几乎是在孟阳他们跑远之际,域外魔头收回所有遗留在地的灵识,身上在这一刻也爆发出难言的气势,一股犹如泰山压抑的威压,瞬间凝成一股冲击波,浩然无比,向四面八方奔泻而去。

  如此同时,一处石岩上,盘膝坐着四男三女的修士,忽然睁开眼睛,神色惊愕的看向东边阴骨中心区域。

  隐秘的山林中,一男一女两位浑身赤露的修士,正在挥汗如雨,享受合欢之乐,几乎就在关键的时候,那一股任何生灵犹如蝼蚁般的意念波,就这么从他们头顶掠过,吓的两位,一个神色苍白,一位花容失色。

  ......

  “哼,把三百年份的那株草药交出来,我师兄二人就放你一条生路,最好别耍花样,刚刚你采集的时候,我们可是看的一清二楚!”

  看着一前一后神色凶狠,挡住自己去路的两位青年修士,此人还想在狡辩一声,毕竟刚刚自己采集草药的时候,心神感应过,周围根本没有人,几乎是瞬间心中也明白过来,怕是刚刚采集的时候,不小心划伤那株草药根,四溢而出的药香,才引来刚好路过的两人,看样子对方是在诈自己。

  青年想到这里,开口道:“两位师兄误会了,我…”

  就在这时,一股绝强的意志,从头顶和心中掠过,几乎是瞬间,三人神色大变,刚刚还想抢夺药材的两人,急忙对视一眼,随后快速的转身逃跑,剩下那位修士,浑身颤抖,嘴型还停留在我字之上。

  转眼间,整个东荒沙原,接近阴骨之地的地方,不知情况,都在上演一幕幕这样的情景,甚至有些修为较弱的修士,在这股意念的冲击波下,心神差点崩裂。

  一股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从阴骨之地传来。

  随着一波又一波的威势,所有修士都感应到。

  一个个开始奔走过去,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

  域外魔头扎昆冷哼一声,双手在空中张开,划成一圈。

  心中默念法决,猛然伸指,连连在圈中点了十几下。

  而对面四位凶兽,一阵怒吼,身上也被域外魔头刚刚的神通,打得浑身溢血,满是伤痕。

  要知道他们现在只是残魂,只能用身体打斗,至于他们的传承神通,或者是手段,残缺的记忆下已经不复存在,不然也不会被域外魔头普通的攻击神通,打成这样。

  毕竟他们的存在只是封印此人的兽魂罢了,经过这么长时间,记忆和修为早已经残缺不全,实力不足当初百分之一,同样被封印的域外魔头修为也不足巅峰之期。

  就在这时,域外魔头已经完成身前神通,只见空中居然出现一块泛着黑色光芒的巨大圆盘,一瞬间,四位凶兽就感觉身上突然增加好几万斤,压的他们连撑起身体都变得费力。

  随着圆盘每次转动,黑色的光芒也连连闪动,一股毁天灭地的气势不断逼压而下,充斥这片天空。

  域外魔头双手猛然合十,大喝一声。

  其眉宇间浮上的虚弱之感,那在空中不断盘旋的黑色圆盘,就这么压了下去。

  如此同时,四位凶兽身上的重量也不断加重,几乎是在圆盘下落一段距离,身上的重量也越来越重。

  砰的一声,四道身影再也承受不住这般庞大的压力,猛然趴在地上,巨大的头颅也贴在地面上,眼中尽是无名的怒火,和冲天的羞辱感。

  何曾几时,身为厄难兽会落得如此下场。

  只有一丝残魂,什么攻击手段都施展不出,只有看着感觉着,死亡慢慢的逼近,他们不断怒吼,不断挣扎,但是那都是徒劳的,一个没有记忆,没有传承神通的亡魂凶兽,怎么会对付高他们一境界的人类修士。

  随着圆盘不断压下,一声声骨裂碎响传来,那巨大的身体也慢慢压缩,身下也溢出大片鲜血,那凄惨恐怖的样子,看的远处围观的修士身如其景,一个个神色苍白,连呼吸都变的沉重和困难。

  域外魔头神色平静,伸开的双臂,在这一刻猛然拍下,而趴在地上还没有被圆盘压在身上的四兽,突然身体爆裂,骨头寸断,奔涌而出的血水,在无形的压力下,冲射好几米高,随后洒向四周,一股浓重的血腥味也弥漫开来。

  一道震惊骇然的声音突然从厄兽口中传出,这声音细不可闻,却满含惊天不甘。

  “居然不是...你...”

看过《九重武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