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权少,宠我我超乖! > 番外106 以后就真的再也不碰她了吗?(大结局四更)

番外106 以后就真的再也不碰她了吗?(大结局四更)


  会议室内。

  文瑶连忙说道,“没,理解的理解的。”

  辛早早抿了抿唇,没有搭话。

  高层看所有人都坐定了,连忙说道,“那我们竞标开始吧。”

  在询问慕辞典。

  慕辞典点头。

  按照竞标流程,两个负责人分别将自己的投标文件递给了他们,然后按照他们的一个评选标准,几个评判员在进行打分比较。

  文瑶一脸胸有成竹。

  辛早早此刻反而没办法集中精神在工作上。

  半个小时。

  投标结果按照维度打分出来。

  慕辞典先过目看了一下,他突然站起来。

  晚晚现在在他怀抱里面已经睡着了。

  他直接走向辛早早。

  辛早早一怔。

  文瑶脸色也有些微变。

  不可能。

  她的方案不可能失败。

  她都已经把预算做到最高,利润点拿到最低了,辛氏不可能做这种买卖。

  慕辞典把晚晚递给她,“帮我抱一下。”

  整个会议室的人都被慕辞典的举动惊住了。

  毕竟慕辞典和辛早早的事情都是好几年的事情了,所以基本上都不太知道他们俩之前的事情,至于之后的事情,之后两个人在一起从未公开过,所以更没人知道了。

  除了宋厉飞。

  此刻慕辞典身边的高层连忙上前,“董事长,给我吧,我帮你抱着就可以。”

  慕辞典去直接递给了辛早早。

  关键是辛早早还非常自若的接住了。

  高层有些尴尬啊。

  怎么能让辛董事长来给他们董事长抱孩子呢?

  怎么说……辛氏集团的地位也是数一数二大财阀啊。

  其实这次的竞标对他们而言是比较为难的,两个大集团他们其实都招惹不起,谁中标就是得罪另外一方,他们压力其实也很大。

  文瑶看着慕辞典的举动,那一刻眉头也皱了皱,忍了忍什么都没说。

  慕辞典把晚晚给了辛早早之后,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站起来。

  他显得非常郑重,“在宣布结果之前,首先非常感谢两位集团对我们项目的肯定,并亲自来现场投标项目,我们公司倍感荣幸。在此,我宣布,本次中标的公司,文氏集团。”

  文瑶忍不住咧嘴笑了。

  辛早早看着慕辞典。

  宋厉飞那一刻也有些诧异。

  慕辞典说,“文氏集团的投标金额比辛氏集团高了2个百分点就是2千万。按照我们的投标规则,我们没理由不选择文氏集团。”

  “还真是一本正经的商人啊。”宋厉飞忍不住开口。

  辛早早碰了一下宋厉飞。

  宋厉飞笑了一下,他说的是实话。

  慕辞典看了一眼宋厉飞,也没有反驳他,他继续说道,“为感谢辛氏集团对我们认可,我宣布,我们公司的游戏界面免费为辛氏集团提供广告位。”

  话一出,现场所有人都安静了。

  文瑶整个人也有些绷不住了。

  她出这么高的价格,就是为了之后的一个更深入的合作,目前她得到小道消息说商管在大力扶持电竞项目,想着以后可能大有作为,所以就用了超标的价格来投资,她压根没想到,慕辞典居然会卖这么大一个人情给辛早早。

  她这不是表面应了暗地亏大了。

  “是长期吗?”宋厉飞问。

  “长期。”慕辞典回答。

  其他高层听着,心都在滴血啊。

  现在他们有些界面的广告位,那可是寸土寸金。

  “感谢两位今天的到来,接下来我会安排专人对接你们。谢谢。”慕辞典感谢。

  然后走向辛早早,把晚晚又抱了过去。

  文瑶俨然有些不是滋味,她说,“慕董事长,你这样给了这么大一个便宜给辛氏集团,你让我们文氏有些不是滋味啊。”

  “文总可以选择毁标,我们不追究违约金。”

  “我不是这个意思。”文瑶说,“我的意思是,贵公司的广告位,可否给我们文氏腾出一点位置。”

  “如果文氏对我们的广告位有需求,可以找我们负责广告招商的刘总谈。”

  文瑶脸色不好。

  明显就是在推脱她。

  她实在有些不甘,“慕总就真的太偏袒了。”

  “毕竟辛董事长刚刚给我抱女儿了。”

  “我也可以抱啊,我也会抱孩子。”文瑶有些激动。

  “但你不是孩子的妈妈。”

  “……”文瑶怔住了。

  全场都怔住了。

  啥意思?

  所有人的视线就这么看着慕辞典,又看着辛早早。

  两个人啥关系?

  慕辞典说,“投标会到此结束,李总,麻烦你帮我送送两位。”

  “是。”李总连忙说道。

  文瑶那一刻似乎也反应过来了。

  反应过来这TM就是两口子。

  总觉得自己今天被这两口子给耍了。

  她有些愤愤的转身离开。

  辛早早也跟着走了出去。

  电梯内。

  文瑶脸色难看无比。

  辛早早自然也察觉到了,毕竟都是商人,总归可能会有合作的时候,也不能真的得罪了谁,至少表面上不能。她主动开口道,“如果我说,我也不知道董事长是我老公,你信不信?”

  信你才怪!

  文瑶气得话都说不出来。

  辛早早抿了抿唇,不多说了,怕说多了,对方更难堪。

  与此。

  电梯在中间停下,上了一些员工。

  几个人女员工忍不住一直在嘀嘀咕咕,“哎呀,你们知道吗?我们董事长今天来了?”

  “听说了,听说长得特别帅。”

  “我还听说抱着一个奶娃娃,我们董事长真是绝种好男人。”

  “我听说董事长好像是离异状态。”

  “真的吗?”

  “不知道,听说的。否则为什么董事长要亲自在家带孩子啊。”

  “要真的是这样,我们就都有机会啊。”

  “你想什么呢,想当人后妈啊?”

  “有钱,长得又帅,别说当人后妈,当人后奶奶我都愿意……”

  “咳咳!”李总干咳了两声。

  几个女员工说得起劲没注意到李总在电梯内,连忙闭了嘴。

  李总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那个辛董事长,我们公司的员工年龄都比较小,所以……”

  “所以狐狸精特别多。”文瑶插嘴。

  李总那个尴尬啊!

  宋厉飞在旁边也真的是止不住笑出了声,那一刻对着文瑶竖起了大拇指。

  文瑶得逞的一笑。

  电梯到达。

  所有人陆陆续续的出去。

  辛早早坐在自己的轿车上。

  宋厉飞心情似乎很好的吹起了口哨。

  辛早早看着身边的宋厉飞,“你在高兴个什么?”

  “我们辛氏集团节约了几千万的广告费,我不应该高兴吗?”宋厉飞扬眉。

  辛早早翻白眼。

  “不过说真的,电竞公司特别多的COSPLAY,小妖精特别多……”

  “你想说什么?”

  “我说我作为一个男人都忍不住想要嫁给慕辞典了,你多注意那些小妖精。”

  “幼稚。”辛早早丢下两个字。

  宋厉飞也不再多说。

  倒是慕辞典还真的不时给他惊喜。

  这货怎么在这么短时间,就成立了这么大一个钱途不可估量的大公司的!

  ……

  慕辞典开完会,就抱着晚晚回来了。

  辛早早也是下班准时到家。

  到家的时候,就看到慕辞典在家里抱着晚晚玩,她真的想都没有想过,一天都在家的慕辞典,居然会是炎尚国最大电竞公司的老板。

  仔细想想,一个新的电竞公司,怎么可能就请到了路小狼当代言人,她早该想到这中间不简单的。

  她就这么看着慕辞典和晚晚,看得有些出神。

  月嫂在旁边忍不住笑,“夫人这么看着先生,还真是很少见。”

  辛早早回神。

  月嫂在公司就一直在慕辞典的办公室,没碰到辛早早,所以不知道他们在公司碰面了。

  慕辞典听到声音,转头看了一眼辛早早,又回头对着晚晚。

  辛早早调整情绪,她说,“为什么你不说,你有公司的?”

  “你也没问。”

  “我一直以为你没有工作,所以才在家带晚晚。”

  “有工作也不耽搁带她。”

  “我还给你这么多钱。”辛早早是真的觉得有些尴尬。

  她每个月都打钱给慕辞典,还不少。

  就是怕他平常的开支不够,尽管现在她都是自己给月嫂,给营养师工资,自己缴纳一些日常开支,她总怕有些慕辞典的隐形开支她不知道的,不管她和慕辞典关系如何,至少在金钱上面,她从未想过亏待他,终归而言,他在全身心的带晚晚,她想的是,给他钱也是理所当然的。

  “我还给你。”慕辞典回答。

  辛早早怄气。

  他明知道她不是可惜那点钱,她只是,只是觉得自己有些蠢。

  辛早早深呼吸一口气。

  她没动怒,尽量让自己心平气和。

  毕竟。

  今天慕辞典给了她那么大一个好处。

  她说,“你今天说的免费广告的事情,我不会占你便宜,你到时候帮我算个价格,我支付给你。”

  “公司百分之八十的股份也不是我的,你想左手给右手,随便你。”

  “什么?”辛早早没反应过来,她问道,“你公司和谁一起成立的?”

  慕辞典终于从看着晚晚的视线上转移,看着她,他说,“结婚协议上写得很清楚,我收入的百分之八十都是你的,换言之,公司百分之八十的股份就都是你的。你是公司的最大股东,你想怎么做你说了算。”

  辛早早心口一动。

  她当时对着那份协议书,根本没有在意慕辞典所谓的百分之八十的钱都是她,她在乎的只是辛氏集团的财产,所以她压根就没有放在心上,现在这一刻这一刻……

  她看着慕辞典突然抱起晚晚,对着月嫂说道,“晚晚拉粑粑了。”

  “来了。”月嫂连忙跟着慕辞典走进洗手间。

  辛早早就一个人在客厅。

  一个人在客厅,整个人处于有些……茫然的状态。

  慕辞典到底在背后,都为她做了多少,做了多少事情?!

  ……

  晚上。

  辛早早辗转难眠。

  她觉得心口有些堵得慌。

  慕辞典却似乎毫不在意,对她就是……平平淡淡,好像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一份责任而已。

  而她却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会有点在意,他的冷漠。

  他冷漠的背影。

  她实在有些谁不着。

  她从床上静悄悄的起来。

  去房门外喝水。

  此刻还早。

  月嫂因为一天确实事情不多,所以晚上还在客厅看电视,看着辛早早出来,连忙站起来,“夫人还没睡?”

  “有点渴。”

  “我帮你倒水。”

  “不用了,我自己来。”

  月嫂就看着辛早早走向厨房。

  走向厨房喝水,坐在吧台前,似乎没想过马上回房。

  月嫂走过去,“夫人要不要看电视,我回房睡觉了。”

  “不用,你看你的吧,不用管我。”

  “夫人是不是不哪里不舒服?”

  “没有。”

  “是不是先生明天要走了,所以夫人睡不着。”

  “什么?!”辛早早转头看着月嫂。

  “哦,我看今天下午先生回来就在收拾行李,还让我给晚晚也收拾好行李。我以为夫人知道。”

  “我不知道。”慕辞典没有给她说他要走。

  更没有给她说,他要带着晚晚一起走。

  “哦,那可能先生没有来得及给你说。”

  辛早早拿着水杯的手,都在忍不住发抖。

  月嫂看着辛早早有些变化的神色,她关心道,“夫人,你怎么了?”

  辛早早回神。

  就刚刚那几秒,她脑海里面浮现了很多画面,浮现了很多,慕辞典抱着晚晚离开的画面。

  浮现很多,慕辞典就这么离开她的画面。

  今天下午慕辞典给她说了这么多,是不是就是在告诉她,离婚后她可以得到的财产,她可以得到他公司百分之八十的股份?!

  不。

  她突然放下水杯,脸色都变了的走进了房间。

  月嫂莫名其妙。

  夫人怎么突然这么激动?

  先生出差几天,有什么问题吗?!

  辛早早猛地推开房门。

  慕辞典陪着晚晚在睡觉。

  房间中很安静。

  因为辛早早的声响,慕辞典显然是惊醒了。

  他微抬了抬身体。

  辛早早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她说,“你要走吗?”

  “后天。”慕辞典回答。

  “一定要走吗?”

  “嗯。”后天要和季白间一起去S国谈上市的事情,必须亲自去。

  “不能带走晚晚。”辛早早斩钉截铁。

  慕辞典有些沉默。

  他其实也在犹豫,晚晚太小出国到底好不好?

  但他又担心晚晚离开他,辛早早和月嫂搞不定。

  “不能带走她!”辛早早声音有些大。

  慕辞典说,“好。”

  对辛早早而言,她肯定不会愿意让晚晚离开她的视线,更不可能让他带出国。

  辛早早眼眶陡然红了。

  慕辞典答应得,这么干脆吗?

  不带走晚晚,也要走吗?

  她以为,他舍不得晚晚。

  离婚协议写了这么久却一直没有提离婚的事情,是因为他也舍不得晚晚。

  她紧咬着唇瓣,在控制自己的情绪。

  此刻房间很黑,慕辞典也看不到辛早早表情。

  他那一刻反而冷漠的翻身,背对着她说道,“早点睡吧。”

  辛早早看着慕辞典的背影,看着他冷漠的背影。

  她这是不是就是……活该!

  她几乎一夜未眠。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权少,宠我我超乖!》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