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权少,宠我我超乖! > 番外096 谈判,疯狂的柳茜(二更)

番外096 谈判,疯狂的柳茜(二更)


  “我就算要死,也要让你们,生不如死!”柳茜疯狂的大叫。

  她根本就没想过要好好活下去。

  她受够了。

  如果没有慕辞典的突然的靠近,她不会对这个世界有这么大的期待,如果没有慕辞典的突然离开,她不会对这个世界有这么大的绝望。

  她就是抱着,和慕辞典同归于尽的想法,做着所有残忍的事情。

  她之所以整容也是如此,也是为了报复慕辞典。

  为了让他明白,她爱他可以爱到何等地步。

  她爱他可以为她做一切,但是辛早早呢,辛早早除了推开他,还会做什么?!

  柳茜极尽疯狂的模样,就这么呈现在慕辞典的面前。

  慕辞典说,突然冷静了很多,“柳茜,我值得你这样吗?值得赔上你自己,为我做这么多吗?”

  柳茜看着他。

  “我没你想的那么伟岸,我没有你想的那么不可一世,没有你想的那么高高在上。我其实就是一个烂人。”慕辞典,“你何必为了这样一个全身都遭透了的男人,毁了自己这一辈子。”

  “不!在我心中你就是最好的男人,从我第一眼看到你我就喜欢上你了,你就是我这辈子唯一的男人,我只爱你!”柳茜否定慕辞典,否定他的说法。

  “那是你不了解。你了解我你就会知道,我到底有多恶心。”慕辞典说,一边说,一边在脱掉自己身上的休闲外套。

  柳茜看着他的模样,看着他突然的举动。

  慕辞典说,“和我上床,吃亏的是你自己。”

  柳茜咬牙。

  “我和这么多女人发生过关系,和谁不可以再发生?”慕辞典已经脱掉了自己的上半身。

  初夏,还是有些凉的。

  海风很大,吹动着他的衣服,吹动着他有些偏长的头发。

  “而你,你这么干净一个女人,何必要把自己糟蹋在我的身上?”慕辞典问她。

  他低头在解开自己的皮带。

  柳茜咬唇。

  她看着慕辞典一直在不停的脱掉他的衣服。

  “柳茜,我不碰你只是为了保留你的清白,我说那么多残忍的话,只是为了让你保护好你自己。”慕辞典说,冷冷的说,“既然你感觉不到,既然你非要让我肮脏的肉体来碰你,我乐意之至!”

  柳茜被慕辞典的模样吓到了。

  她不相信的看着慕辞典,不相信她会说出这种话。

  他看着慕辞典脱了衣服,就剩下一条四脚贴身短裤,往她走去。

  她突然大叫,“你别过来!”

  慕辞典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

  “你别过来!”柳茜说,狠狠地说道,“你过来,我就把她扔下去。”

  慕辞典强忍着内心的情绪。

  他看着柳茜。

  看着柳茜有些慌乱的样子,似乎被他刚刚说的话,扰乱了心智。

  她可能没有想到,他不碰她,是为了保护她。

  即使,他在骗她。

  此刻辛早早站在旁边的游艇上。

  她就这么一直看着他们,看着慕辞典突然脱掉了衣服。

  她不知道他们之间说了什么,因为海风太大,海浪起伏,她听不清楚。

  但她那一刻似乎猜到了。

  她紧咬着唇瓣,让自己不发出一点声音。

  “你说的是真的?”柳茜问他。

  问慕辞典,那一刻明显平静了很多。

  “你觉得呢?”慕辞典反问她。

  “为什么你不告诉我?”柳茜问。

  “我说了,能让你对我彻底死心吗?”慕辞典看着她,“如果不能让你彻底死心,不是一直在对你伤害?”

  柳茜看着慕辞典,那一刻似乎心里有些动摇,也有些难受。

  慕辞典紧紧的看着她的模样,在观察她的一举一动,在观察能不能在她不留意的时候……

  “那你为什么不喜欢我?”柳茜问。

  慕辞典一顿。

  “那你为什么不能喜欢我,为什么一定要和辛早早在一起?辛早早哪里好?辛早早有我更爱你吗?”柳茜问他,狠狠的问他。

  “没有。她没有。”慕辞典一边回答一边观察。

  “那你为什么还要和她在一起?”

  在这样的环境下,慕辞典也会思绪短路,也会一时之间想不到更好的言语去回答她,他甚至怕又刺激到了柳茜。

  他能够明显的感觉到柳茜整个人是处于一种极端的状态,想的任何事情做的任何事情都是采取最极端的方式。

  “是不是因为这个宝宝?”柳茜突然想到,猛地说道。

  “你冷静点!”慕辞典看着她抱着宝宝的手,又往外伸了一点。

  “是不是?”柳茜大叫。

  “不是!就算没有宝宝,我最终还是会去追回辛早早,因为我爱她,我就是犯贱,不管辛早早怎么对我,我就是疯狂一般的爱着她!”

  “为什么!”柳茜接受不了,“为什么你会这么爱她!”

  “我也很想知道,我也很想知道辛早早这样对我,我为什么还要这么去爱她,我要是知道了,我就不会爱她了!”慕辞典也表现出来了他的崩溃!

  柳茜看着慕辞典很痛苦的样子。

  “我过得没有你想的那么幸福。我和辛早早过得没有你想的那么美好。”慕辞典直言,“重新和辛早早这么久了,我们连床都没有上过。”

  柳茜不相信的瞪大眼睛。

  “我没必要在这个时候还来骗你。”慕辞典一字一顿。

  “既然这么不快乐,为什么你就还要和她在一起,和我在一起不好吗?我那么爱你,那么那么爱你……”柳茜眼泪直流。

  她想不明白的就是,她那么爱慕辞典,爱到连死都可以,为什么他就不能和她在一起,为什么他一定要和那个不爱他的辛早早在一起!

  “柳茜。”慕辞典叫着她的名字,“我不值得你为我这样,不值得你为了我,做这么大改变承受这么大的伤害,还做着这么疯狂的事情。”

  柳茜紧紧的看着慕辞典。

  慕辞典说,“现在你把宝宝还给我,我们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以后你也不要在我这种男人身上浪费时间,更不要嫉妒我过得很好。我真的过得不好,一点都不好。”

  柳茜咬唇。

  那一刻似乎有些妥协了。

  慕辞典循序渐进,他一步一步,走得很慢。

  柳茜就这么看着他的模样,看着他靠近……

  “别过来!”柳茜突然又大叫。

  声音很激动。

  慕辞典身体一紧。

  就还有2步的距离,2步,他就能靠近他女儿了。

  “我现在都已经做到这个地步了,慕辞典你还会放过我吗?你还会当这件事情没发生过?你少骗我!”柳茜大声吼道。

  那一刻似乎突然就清醒了。

  慕辞典暗自咬牙,他说,“我知道你是因为太爱我才会做这种事情,何况你没有造成任何后果,我为什么要去计较?柳茜,人心是肉做的,你对我到底有多好,我不是体会不到。否则我为什么在离婚的时候会给你这么多钱?否则我为什么在离婚后还是要帮你爸爸避免坐牢?”

  “那是因为你没发现我做了对你有危害性的事情!你妈曾经给我说过,让我千万不要碰到你的底线,我和她不一样!我和你没有血缘关系,一旦我真的碰了你的底线,你会杀了我!”柳茜狠狠的说道。

  慕辞典脸色无比狰狞。

  他真的从没这么恨过他妈。

  他一直觉得,她死了,就把曾经那些作恶多端全部都一并埋葬,他没想过,她死了,还是会给他留下这么多祸害。

  “所以我不会信你的,我不会信你就会放过我!反正我这么做我也没想过活,我反正就没想过活了。”柳茜显得很无所谓的样子,就是抱着死的决心,她什么都不怕。

  “你到底要我怎么样?”慕辞典尽量压抑自己的情绪,“你告诉我,你到底要我怎么样?上床吗?可以!”

  “不上床了,我突然不想了。”柳茜嘴角冷笑,“你刚刚说得很对,我干嘛要把我清白的身体拿给你来糟蹋,我这不是在惩罚你是在惩罚我自己。我现在突然想到,报复你最好的方法,除了你,还可以是……辛早早!”

  慕辞典狠狠的看着柳茜。

  看着她恶毒丑陋的模样,看着她已经被自己的扭曲的心理,憋到变态的样子。

  “你不是说辛早早只有你一个男人吗?”柳茜说。

  慕辞典拳头紧握。

  “你打电话让宋厉飞来。”柳茜直言,“你让宋厉飞来,和辛早早上床!”

  “柳茜!”

  “不愿意吗?不愿意我马上和把她扔下去!”柳茜狠狠的说道。

  “柳茜,人逼到极致,真的会做一些残忍的事情。”慕辞典紧捏的拳头,骨节都在“咯咯”作响。

  “我知道。”柳茜不在乎,你不在乎慕辞典此刻的阴鸷,“我就是被逼急了,才会做这种事情。我给你三秒钟思考,你要是不叫宋厉飞来,我就扔了她!一、二……”

  慕辞典狠狠的按着电话号码。

  柳茜一脸得逞的笑。

  “宋厉飞,你现在到港南港口来……”

  “发生了什么吗?你声音听上去怪怪的。”那边有些诧异。

  “马上过来!”慕辞典怒吼。

  “你到底怎么了?”宋厉飞也有些冒火。

  “如果不过来,我和辛早早都会死在这里!”

  他不是在威胁宋厉飞。

  如果晚晚在这里出事,他们一家人都会在这里出事!

  他猛地挂断了电话。

  宋厉飞看着手机咬牙。

  如果不是知道慕辞典从来不开玩笑,他绝对不会搭理!

  他放下手机连忙下楼,轿车迅速的开往目的地。

  柳茜看慕辞典打完了电话,对着他说道,“你叫辛早早过来。”

  慕辞典看着她。

  “你叫她过来!”柳茜重复。

  慕辞典转身,对着旁边游轮上一直看着他们的辛早早,他招手。

  辛早早连忙从她的游轮上,跳了过来。

  她迅速的往他们身边过去,终于看到晚晚了,终于看到她的女儿在柳茜的怀抱里。

  她不知道慕辞典和柳茜谈得怎么样了。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权少,宠我我超乖!》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