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权少,宠我我超乖! > 番外092 小晚晚怕是没喝孟婆汤(一更)

番外092 小晚晚怕是没喝孟婆汤(一更)


  满月宴进行中。

  虽然在问他们婚礼的时候有少许尴尬,其他时间基本上都非常的融洽,毕竟有殷勤在。

  有他在的地方免不了就会有很多快乐,就是行走的开心果。

  跳过婚礼的那个话题,殷勤又开始耍宝了,“慕辞典,咱们定个娃娃亲吧。”

  慕辞典一怔。

  “我的意思是,你看看我家小老虎怎么样?”殷勤一把抱起正在乖乖吃饭吃得香喷喷的小老虎,献宝一般的给慕辞典看。

  “挺好。”慕辞典回答。

  “那就当你同意了。”殷勤把小老虎放下。

  小老虎现在长得肉嘟嘟的。

  胃口像小狼,所以吃饭基本不用发愁。

  “没。”慕辞典拒绝。

  殷勤脸色一下就变了。

  宋知之笑得幸灾乐祸,“想占人家闺女便宜啊。”

  “这哪里是占便宜,这不是你情我愿的事情吗?”殷勤一脸不以为然,又愤愤不平的说道,“我家小老虎能吃能睡还能抗揍,哪里不好了?!”

  “……”谁这么形容自己儿子的!

  辛早早正欲开口。

  是觉得慕辞典刚刚的一口拒绝有些太伤殷勤面子了。事实上小老虎她也挺喜欢的,长得白白净净模样萌萌乖乖的,在殷家那个和睦的大家庭下,性格养成得也很好,要是真的以后两个小朋友有可能……

  呼。

  她好像想远了。

  但此刻也不觉得要去拒绝。

  在辛早早还未说话时候,慕辞典说了,“包办婚姻的痛,你还没有尝够?”

  “嗯?”殷勤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慕辞典开口,“季白心……”

  “闭嘴!”殷勤连忙打住。

  慕辞典嘴角轻扬。

  殷勤转头看了一眼路小狼,看他没什么表情才暗自松了口气。

  季白间和季白里脸色都有些微变。

  这个名字似乎就成了他们自己的禁忌。

  气氛又有些小的尴尬。

  季白里深呼吸一口气说道,“季白心还有2个月就要出狱了。”

  殷勤没说话。

  其他人也没有说话。

  “中途也去看过她,应该是知错了,改教得也很好。”季白里又说道。

  还是没有人搭话。

  季白里说,“唉,就是给你们说一声。”

  然后低着头吃东西不再多说。

  宋知之圆场道,“现在小晚晚是抢手货,殷勤,你想要和晚晚接娃娃亲,你也得看看我们生儿砸的同意不同意啊,我家礼之条件也不错。”

  “卧槽。你家礼之不是被官家那小姐给预定了吗?”

  “谁说的!”宋知之脸色一下就沉了。

  “全国人民都知道啊。”殷勤似乎瞬间就忘了季白心这号人物,贼兮兮的说道,“秦静香不是早就搁下了一句话吗?这辈子自己不能嫁给季白间,还不能让她女儿嫁给你儿子?!宋知之,你又斗不过秦静香,你还是别挣扎了?”

  “谁说我斗不过那个女人!季白间被她抢走了吗?”对于秦静香,宋知之气焰很足。

  “也就是赢了这么一次。”

  “赢了季白间就是赢了整个天下。”宋知之一口笃定。

  “……你这是在变相撒狗粮吗?”殷勤不屑。

  “事实如此。”宋知之嘚瑟。

  殷勤无语,“反正,你家礼之被人预定了,你就别和我家小老虎抢小晚晚了。”

  “慕辞典都说不定娃娃亲了。”

  “我先给小老虎扫清情敌不可以吗?”

  “还有你弟呢?”宋知之真的是要气死殷勤不偿命。

  “我弟作为长辈,不能为老不尊。自然不会和自己侄子抢女朋友。”

  “我可没说。”覃可芹补刀。

  “你到底是不是我亲妈?!”暴躁。

  “在爱情的立场上,我们也可以断绝母子关系。”

  殷勤真的要呕血呕死了。

  此刻殷实奶萌的声音开口道,“哥哥,我不会和大侄子抢玩具的,你放心。”

  殷勤看着自己小弟,一脸得意,“看到没?我们家多和谐。”

  所有人都被殷勤和他弟弟的模样逗笑了。

  至于真的会不会抢,至于是不是童言无忌,这都是长大后的事情了。

  长大后,谁知道会发生些什么天崩地裂的爱情故事……

  满月宴结束。

  慕辞典和辛早早先送所有人离开,才坐着轿车回到他们的小区。

  刚到家。

  晚晚就吵着要吃奶了。

  辛早早把晚晚抱过去,在房间里面喂奶。

  喂了好一会儿。

  慕辞典轻敲了一下房门。

  房门没人应答,他推开。

  推开就看到辛早早抱着晚晚睡着了。

  晚晚含着奶。

  慕辞典看着这副模样,有些说不出来的情绪。

  辛早早现在每天晚上都要起来喂宝宝至少2-3次奶,每次宝宝至少吃半个小时,吃完之后,宝宝可能睡了,辛早早不一定能睡着,所以白天很多时候都会补瞌睡,今天因为宝宝的满月宴白天没睡到觉,此刻应该是很困了,才会困着就这么就睡着了。

  而她,总是不说。

  总是不会对任何人说,她的身体状况。

  慕辞典小心翼翼的走过去,轻轻的抱走晚晚。

  抱走那一刻,辛早早身体似乎动了一下。

  慕辞典靠近她的耳边,低声道,“我抱走宝宝了,你好好休息。”

  辛早早挣扎了一下。

  大概是太困了,听到慕辞典的声音就又睡了过去。

  慕辞典抱着晚晚想要离开那一刻,却又突然靠近,在她唇瓣上印下一吻。

  辛早早睡得很熟。

  慕辞典就只是蜻蜓点水。

  然后离开了辛早早的房间。

  辛早早再次醒来,已经是深夜了。

  她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个熟悉的嗓音在无比小声低沉的说道,“晚晚,我们别吵着妈妈睡觉了,我们静悄悄地吃。”

  辛早早其实那个时候已经醒了。

  听到慕辞典的话,心口一暖。

  她看着慕辞典小心翼翼的把宝宝放在她胸前,托着宝宝的身体帮助她吃奶。

  他就这么一直守着,怕吵醒她,没发出什么声响。

  辛早早那一刻也不知道为什么,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分明醒了,却还是选择了装睡。

  宝宝吃了这边,又换了一边。

  晚上宝宝比较乖的地方就在于,吃饱了就会睡,绝对不会起来吵闹。

  月嫂说这样的宝宝算是天使宝宝了,有些宝宝就晚上闹腾白天睡。

  吃完奶之后。

  慕辞典就把宝宝抱走了。

  辛早早莫名松了口气,正打算起床洗个澡。

  从满月宴上回来之后,她就直接睡着了。

  在她刚有打算起床的时候,房门又被人推开了。

  辛早早就又装睡了。

  就……好像本能的。

  她就感觉到慕辞典走进了她浴室,一会儿回到她床边,掀开她的衣服,帮她在擦拭宝宝刚吃过的地方。

  辛早早脸在微微发红。

  但因为房间灯光很暗,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出来。

  此刻慕辞典大概也注意不到这么多。

  慕辞典帮她清理干净。

  辛早早想他应该会离开了……吧。

  那一刻。

  她暗自握紧了拳头。

  她感觉到一个温热的气息靠近……

  她就这么僵硬着。

  不知道此刻是不是该推开他。

  而在她犹豫、挣扎的时间,他已经放开了她。

  她听到他喃喃的说道,“味道好像也不是很好。”

  不好你吃那么久!

  慕辞典又用毛巾帮她擦了擦,然后整理好她的衣服,离开了。

  房门关上。

  辛早早吸气。

  大口大口吸气。

  刚刚她总觉得她好像一直在屏住呼吸。

  而房门外,某人的心跳也在不规律,也在不规律的跳个不停。

  辛早早从床上坐起来。

  她调整好自己的呼吸,去浴室洗澡。

  因为宝宝每天都要吃,所以她会特别的清洗那里,洗着洗着,就莫名觉得脸烫到不行。

  好一会儿。

  她洗完澡出来。

  睡醒之后,又洗了澡,就没有任何睡意了。

  她随手拿出手机,想要看看新闻打发时间,那一刻突然想到什么,她找到银行APP,转了一笔钱给慕辞典。

  今天的满月宴,她总觉得慕辞典奢侈到,可能会花费了他毕生的财产。

  她也不是那么冷血到无动于衷的人。

  转完。

  突然手机里面蹦出来一条短信。

  辛早早惊讶。

  慕辞典还没睡?

  慕辞典确实没睡。

  心里的浴火没有降下去,暂时没睡着。

  没睡着就突然听到手机短信铃声响了,他拿起来一看,就看到辛早早转了一笔巨款给他。

  他嘴角笑了一下,给她发送信息,“这是刚刚伺候你的小费吗?金主还是一如既往的大方。”

  口吻分明就是在调侃。

  辛早早看着短信,又羞又气。

  刚刚,刚刚他知道她在装睡?

  知道还做。

  辛早早咬牙回复,“宝宝的生日宴。”

  就当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慕辞典这么高情商的人,自然也不会揭穿,他说,“作为父亲,我有义务给宝宝办生日宴。”

  “我不想占了你的便宜。”辛早早说,是觉得慕辞典在逞能。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慕辞典也不再多说。

  有时候是不想因为一些没必要的事情,影响他们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微薄的感情基础。

  从那以后。

  辛早早会时不时给慕辞典打钱。

  有时候半个月有时候一个月。

  在和慕辞典一起居住的这段时间,家里开支基本都是慕辞典在负担,所以辛早早就用现金的方式转给他。

  理由就是不想占了慕辞典的便宜,事实上,她是怕慕辞典承担不起他们家的开支。

  何况辛氏集团这段时间虽然一直是慕辞典在协助管理,但慕辞典一分钱都没要,提都没有提过。

  日子,循规蹈矩,又温馨甜蜜。

  宝宝四个半月。

  辛早早开始上班了。

  她做不到全职在家陪着宝宝,离开职场4个多月,已经是她人生的极限。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权少,宠我我超乖!》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