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权少,宠我我超乖! > 番外088 只是习惯了他而已(二更)

番外088 只是习惯了他而已(二更)


  病房中。

  慕辞典喃喃着名字。

  辛早早没有回答。

  慕辞典问,“可以吗?”

  辛早早沉默了半响,点头,“嗯。”

  慕辞典背对着辛早早,嘴角显然扬起了一道好看的笑容。

  他说,“那就叫晚晚了。”

  说着,就凑近了一些,凑着对他们的女儿,柔声的叫着,“晚晚。”

  晚晚此刻睡得香甜。

  那一刻也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爸爸的声音,突然笑了一下。

  慕辞典心口一怔。

  是真的被自己女儿这一个笑容打动了。

  他有些激动,他转头对着辛早早,他说,“她刚刚笑了。”

  辛早早看过去。

  此刻小婴儿依然睡得香甜,没有任何表情。

  “她刚刚真的笑了。”慕辞典说,“她一定是喜欢我给她取的名字。”

  辛早早没搭理。

  心里却挺认同她从产房出来时护士说的那句话了,说什么,初为人父都会比较幼稚。

  慕辞典看辛早早没有回应,也没有任何不适,他低头轻轻的亲了一下自己的女儿,才转身走向辛早早说道,“我帮你擦一下身体吧。”

  “让月嫂帮我就可以了……”

  慕辞典已经去洗手间给她打了热水了。

  辛早早想要拒绝的话,又咽了下去。

  慕辞典给她身体清理了一遍,又换了一套干净的病号服,他说,“要不要下床走走。”

  躺这么长时间了,应该身体也有些瘫软了。

  “嗯。”辛早早点头。

  她在慕辞典的搀扶下下床。

  慕辞典小心翼翼的搂抱着她的肩膀。

  辛早早也小心翼翼的走着。

  其实顺产身体恢复很快,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走路还总是小心翼翼的。

  “我想去病房外走走。”辛早早说。

  “我帮你戴一个帽子。”

  “不用了。”

  “听话。”慕辞典温柔的嗓音,分明带着不容置换的口吻。

  慕辞典就给辛早早拿了一顶月子帽。

  粉色的毛线帽子,慕辞典给她戴上那一刻,眼眸显然顿了顿。

  那一刻恍惚看到了辛早早小的时候。

  小的时候,她也有一顶类似的帽子……

  他的吻突然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

  辛早早就感觉到慕辞典柔软的唇瓣,印在她的额头上。

  心里有一股暖暖的情愫……在微微蔓延。

  好久。

  他放开她。

  辛早早不知道他眼底为什么那么多情绪,但她知道,慕辞典总是可以自己消化,总是自己承受不为别人所知。

  他们走出病房。

  病房外,因为是高级病房,所以人很少,一层楼也没有几间,更多的却是公共娱乐区域。

  慕辞典就扶着辛早早在各个区域走了走停了停。

  辛早早想要去外面的空中花园坐坐。

  慕辞典一把拉住了她,“不能去。”

  “为什么?”辛早早不爽。

  “月子期间不能吹风。”

  “……”

  “对身体不好。”慕辞典解释。

  辛早早抿唇。

  “这里可以晒到太阳,我们在这里坐一会儿。”慕辞典拉着辛早早的手,让她坐在了落地窗边的休闲椅子上。

  阳光此刻正好。

  洒在身上,很温暖。

  辛早早就这么靠在椅子上,看着外面蓝天白眼璀璨的阳光。

  第一次觉得岁月静好……

  直到。

  “辞典。”一个柔柔弱弱的声音,在他们身边响起。

  慕辞典抬头。

  辛早早也顺着声音看了过去。

  两个人都看到了柳茜,看着她站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手上提着一个水果花篮。

  “辞典,我刚刚给你打电话了,但是你没接,我也给你发信息了……”柳茜小声的说道。

  慕辞典喉咙微动。

  “我只是来送上自己的一份心意。”说着,柳茜小心翼翼的把手上的水果花篮放在了他们面前,又拿出来一个写着“健康成长,聪明伶俐”的红包给慕辞典,“也不知道宝宝缺什么,所以就准备了一个红包,就是一点心意,希望你们能够手下。”

  慕辞典看着那个红包。

  辛早早突然起身。

  慕辞典拉着她。

  辛早早说,“我累了。”

  她推开慕辞典的手。

  慕辞典抿唇,看着辛早早直接走了。

  柳茜看着辛早早的背影,有些自责的说道,“我是不是让辛早早不开心了?”

  辛早早走得不远。

  她此刻的身体不允许她大步离开。

  所以她能够听清楚柳茜柔柔弱弱的声音。

  没有听到慕辞典的回话,柳茜又说道,“真是你今天答应要帮我,我真的很想感激你,又不知道怎么感激你,所以想要表达一下自己的心意。对不起,我没想到会给你带来什么麻烦,我先走了。”

  说着,柳茜把红包放在水果篮上,就小跑步离开了。

  那模样,似乎就真的,很怕打扰到他们。

  慕辞典看着柳茜的背影,他低头看着面前的水果篮,以及篮子上的红包。

  他抿唇,提着水果篮,回到病房。

  病房中,辛早早回到了病床上。

  那一刻看到慕辞典回来,看到他手上的水果篮子以及红包……

  慕辞典把水果和红包放在病房角落,坐在沙发上,开口道,“柳家村的事情,柳强问题很大。柳茜希望我可以帮她,给她父亲减轻点罪名。我答应了。”

  “那是你的事情,你不用单独给我说。”

  “我和柳茜之间……”慕辞典看着辛早早,“不管你信不信,我没碰过她。”

  辛早早眼眸微动。

  “这辈子碰过两个女人,第一个是你,第二个是吴千媛。”慕辞典解释。

  辛早早不知道为什么慕辞典会突然说这些。

  好在此刻月嫂在旁边打盹,护工也不在,宝宝也睡着了。

  “和吴千媛在一起只是因为,我以为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和你在一起了,所以……和她发生过关系。”慕辞典说,“后来,其实很后悔。”

  辛早早看着他。

  “我从一开始就不喜欢她,却为了彻底放弃你,却为了一些商业利益利用她。”

  “你应该给吴千媛说,而不是给我说。”辛早早冷漠。

  他忏悔,应该给吴千源忏悔,而不是给她来说这些深情大义的话。

  “我不是在忏悔,我没这么好心。从看到我父亲跳楼自杀那一刻开始,我就知道,我以后不会是一个好人。所以我不会因为伤害了一个女人而自责而内疚……我给你说这么多,只是希望你不要嫌弃我。”慕辞典看着她,直直的眼眸看着她。

  辛早早眼眸微转,没有与之对视。

  “我后悔的只是,为什么我没有为你,守身如玉。”慕辞典一字一顿。

  他说完,说完似乎也没有想过要得到辛早早的回应。

  他突然起身,又拿起病房中的柳茜送过来的水果篮,走出了病房。

  辛早早蹙眉看着他的举动。

  看着他离开之后很快又回来了。

  回来的时候,水果和红包都不见了。

  辛早早看着他。

  慕辞典说,“老婆不喜欢的东西,我会扔掉的。”

  辛早早眼眸微动。

  那句“老婆”,他怎么可以说得这么理所当然。

  她说,“红包也扔了吗?”

  “我看了,就2000块。”慕辞典解释。

  意思是钱不多,不用太介意。

  辛早早有些无语。

  她是不喜欢柳茜的东西,但是……她没说不喜欢钱。

  蚊子再小也是肉。

  慕辞典似乎看透了辛早早的心思,他说,“那我去捡回来吧。”

  “算了,扔了就扔了。”辛早早懒得多说了。

  慕辞典突然笑了一下。

  辛早早皱眉,“你笑什么?”

  “我知道你舍不得钱,所以我把红包扔了钱留下来了。”慕辞典直言。

  辛早早有些冒火。

  慕辞典这个人真的太老奸巨猾了!

  ……

  辛早早在医院住了一周,回家了。

  医生有建议她去月子中心,辛早早拒绝了,她习惯性住在家里。

  月嫂就跟着他们回到了辛早早的家。

  慕辞典自然也理所当然的住了进去。

  家里还聘请了月子中心的营养师负责他们的一日三餐。

  辛早早的家大是大,但是却就设计了两间房。

  客房对辛早早而言其实都是摆设的,不过按照传统还是多留了一间,现在那间客房也被慕辞典改成了婴儿房,婴儿房里面,给月嫂简单做了一个榻榻米的床铺,陪着宝宝勉强可以一起睡。

  营养师是每天都要回去的,所以就剩下慕辞典没有住处了。

  慕辞典也没有开口要和辛早早一起睡,但他却收了一些行李来,放在了辛早早衣帽间的一个小角落,大概就占了十分之一的地方。

  辛早早回家后第一件事就是洗澡。

  其实在医院也洗了一次,终究没有回家这么方便。

  她给自己洗了头了洗了澡出来,就围着一件浴袍。

  出来那一刻就看到慕辞典在她的卧室,似乎是在等她。

  辛早早不由得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穿着。

  她用毛巾一边揉着自己的头发,另一只手拉了拉自己的衣服。

  慕辞典直接上前,她说,“你去床上,我帮你吹头发。月子期间洗澡一定要注意别感冒了。”

  辛早早犹豫了一下没有拒绝。

  她坐在床上,慕辞典站在床边,帮她一点一点把头发吹干,彻彻底底的吹干。

  吹完之后。

  慕辞典放下了吹风,与此去给辛早早找了一套家居服,甚至连内在都给她准备好了。

  他说,“你换上吧,浴袍透风,容易着凉。”

  “嗯。”辛早早点头。

  慕辞典转身走了出去。

  辛早早看着紧闭的房门。

  有时候,她是真的搞不懂慕辞典的。

  就比如。

  他自觉地选择了睡沙发。

  还是和医院一样。

  他每晚都睡在沙发上,没有越界。

  会主动靠近她,但绝对不会做,更深一步的举动,两个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说有距离,却又觉得慕辞典一直在,靠近她。

  这天天气不错。

  月嫂抱着宝宝在落地窗前晒太阳。

  辛早早因为要晚上起床给宝宝喂奶,所以白天多少会补一下觉。

  她今天睡足了起来时,就看到月嫂和宝宝两个人在,慕辞典不在。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权少,宠我我超乖!》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