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神圣罗马帝国 > 第七十四章、无畏舰——罗马号

第七十四章、无畏舰——罗马号


  为了不被人渔翁得利,沙皇政府不想在这个时候挑起对英战争。作为风暴中心的不列颠,那就更不用说了。

  没事跑到陆地上和一个列强开战,不列颠什么时候这么晓勇过?

  就算是真的要打,那也是拉上一帮炮灰盟友一拥而上,单干是不可能单干的。

  沙皇政府忌惮不列颠的实力,伦敦政府更忌惮毛熊的实力。最重要的是和俄国人开战,打赢了没多少好处,打输了却有可能赔上印度。

  亲身领教了阿富汗游击队的厉害,英国政府对阿富汗地区已经不再留念。

  可惜这些家伙也是欺软怕硬,对付英印殖民军的时候一个顶俩;遇上了不讲道理的毛熊,阿富汗游击队并没有惊人的战绩。

  这并不奇怪,阿富汗虽然民风彪悍,但是当地资源贫瘠,适合农业生产的土地有限,能够养活的人口有限。

  因为战争的缘故,当地的人口就更少了。沙皇政府又在阿富汗地区部署了二十多万俄军,当地军民比例已经达到了1:10。

  一个俄军士兵看着十个阿富汗民众,就算是想闹也闹不起来啊!再怎么说,灰色牲口的战斗力还是要比印度殖民军强悍得多。

  如果不列颠当年驻扎在阿富汗地区的军队都是主力,而不是英印军团,也不会被游击队欺负的那么惨。

  毕竟,这年头的国际舆论只关注欧洲,对海外殖民地上发生的事情,各国都是默契的装作看不见。

  当然,这只是想想而已。不列颠的陆军总兵力都不到二十万,如何能够派出二十多万去阿富汗地区驻扎?

  虽说陆军比海军要便宜一点儿,但是仍然改变不了军队是吞金兽的事实。

  除了俄国人这个例外,在和平年代,即便是欧洲陆军大国也不过养着五六十万常备军。

  一次性派出二十多万部队前往一个地区驻扎,即便是维也纳政府都会感到压力,英国政府就更不用想了。

  正是因为做不到,所以在欧洲局势大变后,英国政府才会放弃如累赘一般的阿富汗大部分地区,同俄国人暂时性妥协。

  要是没有这些问题,英国政府咬牙死撑下去。以不列颠的财力,加上印度地区的人力,耗下去先被拖垮的肯定是俄国人。

  战争是政治的延续,而政治则是利益的延续。英俄两国政府都认为现在爆发战争,不符合自身的利益,战争自然是打不起来。

  挑拨离间只能恶化英俄之间的关系,并不能真正左右两国政府的决策。即便是神罗在沙皇政府中的影响力非常大,也没有到替他们做决策的地步。

  ……

  亲自组织实施的第一波国际战略计划破产,除了略微感到失望外,腓特烈并没有沮丧。

  挑起英俄战争,本来就是小概率事件。

  即便是早在九年前,维也纳政府就开始做了准备工作,帮助俄国人修筑了中亚铁路,那也只是恶化了英俄关系,略微增加一些成功率。

  甚至为了不让自己的意图暴露得太过明显,在主干线通车后,第一时间就撤离了奥地利铁路公司的技术人员。

  然而,这还是没有用。本身就是一个阳谋,再怎么掩饰也改变不了维也纳政府想要挑起英俄战争的事实。

  在这种背景下,失败才是正常的。眼下仅仅只是一个开始,最多只能算是一次试探。

  英俄战争现在不爆发,并不代表着未来也不会爆发。战争的种子已经埋下了,现在就等着生根发芽了。

  ……

  七月,透过蔚蓝的天空,太阳如同大火球般照烤着大地,蒸发了云彩,天空显得格外的高。

  炎炎烈日下的里雅斯特港,今天却显得格外热闹。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的卫兵,将码头围得水泄不通。

  这些都没有影响到当地民众看热闹的心,仿佛已经是司空见惯,只是惊呆了初次到来的客商。

  看着街道上不断增加的大兵,怕麻烦的杜成恩果断的带人回答了旅店,生怕惹来了滔天大祸。

  没有办法,这年头的国际环境,对华商那是相当的不友好,不得不谨小慎微。

  背后没有国家撑腰,又赶上了种族歧视最严重的时代。从事海外贸易,那就是拿生命在冒险。

  兰芳自治省的出现,也仅仅只是略微改变了这种情况,并没有真正扭转局面。

  没有办法,权利从来都是自己争取来的。作为一个法制国家,既然接受了兰芳自治省,自然要承认兰芳户籍。

  但是这种承认,仅限于神圣罗马帝国自己承认。到了国际上,认可度依旧不高。

  或者说就算是被承认,也难扯上神圣罗马帝国的虎皮,归根究底还是华商遇到了问题,最先选择的就是息事宁人。

  一方面是这年头信息传递不便,想要证明自己的国籍非常困难;另一方面则是长年受欺压,让华商不想同政府官员打交道。

  出了问题,第一时间不寻求使馆帮忙,反而是自己想办法解决,自然震慑不了豺狼。

  在这种背景下,越来越多从事海外贸易的华商,选择就做神圣罗马帝国内部贸易,或者是同亚洲各国的生意。

  反正神圣罗马帝国内部市场足够大,再加上大家熟悉亚洲地区,也够自己吃了。

  杜成恩就是其中的一员,原本他只是活跃在南洋和东亚地区,直接运送茶叶前往欧洲,这还是头一遭。

  尽管开辟新的贸易线,仍然没有改变杜成恩谨小慎微的本性。宁可少赚一点儿,也不给自己添麻烦。

  将货物运到的里雅斯特港后,直接和当地的茶叶商人交易,并没有深入经营欧洲市场的打算。

  见外面士兵数量增加,谨小慎微的杜成恩,自然不愿意逗留了。

  “东家,外面看热闹的人那么多,干嘛这么急着离开呢?”

  瞪了年轻的水手一眼,杜成恩训斥道:“阿福,跟你说了多少次啦,出门在外最忌讳的就是有好奇心。

  现在大街上那么多兵,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万一卷进去了,被人家一枪给崩了,你小子哭都来不及。”

  听了杜成恩的话,一旁的向导不高兴了,合着自己的国家就被描述成了兵荒马乱之地。

  不过看在是雇主的份儿上,劳科尔还是克制了自己的情绪,微微提醒道:“杜,你多虑了。

  这里是神圣罗马帝国,作为一个法制国家,我们的军队是不会随便对平民开枪的。

  除非你们冲击军事封锁线,或者是携带武器靠近,要不然最多也就警告你们离开。

  仅仅只是看热闹,没有关系的。要是我没猜错的话,今天又有大型军舰下水,才封闭港口的。

  这也是的里雅斯特的一大特色,如果你们想要见识一下的话,我可以带你们去观景台,带上望远镜还能够看到军舰下水。”

  作为神圣罗马帝国的造船中心之一,几乎每隔一段时间的里雅斯特都会有军舰下水,只不过并非每一次都会封闭码头。

  一般来说,这样的大动静只有在大型军舰下水,国内有大人物亲临的情况下,才会发生的。

  其中的细节,好面子的劳科尔自然不会讲。眼下他就想带着雇主们过去,好好装一次逼。

  意识到了自己失言,老辣的杜成恩立即补救道:“抱歉,劳科尔先生。不过我们今天真的累了,现在只想回去休息。

  今天的工作已经结束了,接下来的时间你可以自由活动,只要明天九点半之前过来就行了。

  如果可能的话,最好拍几张军舰下水的照片,让我们也跟着见识一下。”

  听到今天的“工作结束”,劳科尔不满的情绪一扫而空,当即保证道:“放心吧,的里雅斯特我是最熟的,绝对能够拍出最好的照片。”

  说完,不等杜成恩等人告别,劳科尔就一溜烟的消失了。显然,看热闹远比工作有趣。

  回到了旅店,杜成恩等人恰好碰上带着相机,正要外出的老板——詹姆斯。

  老头热情的邀请道:“杜,你回来的正是时候。知道么,今天有一艘超级战列舰要下水,据说是一艘划时代的军舰。

  不得不承认,你们的运气真好,赶上了这个历史时刻。现在跟着我一起,过去见证历史吧!”

  如果一般人,很有可能就被忽悠住了。但是杜成恩清楚,这位近似葛朗台的旅店老板,只有在面对神盾的时候才会这么热情。

  当即拒绝道:“抱歉,詹姆斯先生。我们今天忙了一上午现在已经很累了,没有荣幸和你一起见证历史。”

  遭到了拒绝,詹姆斯没有继续纠缠,只是感叹道:“那真是太遗憾了,仅仅只需要5神盾,我们就能够买到一个好位置,见证历史的一幕。”

  听了詹姆斯的感叹,杜成恩终于明白了之前的向导,以及眼前的旅店老板为什么要邀请他了。

  别看詹姆斯说得轻松,仅仅只需要“5神盾”,实际上这个数字已经是底层工人一个月的收入。

  哪怕是做国际贸易的,杜成恩跑一次船,在扣除所有成本之后,所获得的利润也很难超过一千神盾。

  没有办法,伴随着时代的发展,海洋贸易的暴利时代正在慢慢消失。尤其是大型货船的出现,更是大幅度挤压了行业利润。

  杜成恩放弃了熟悉的亚洲航线,冒险来欧洲做贸易,实际上也是被残酷的市场竞争给逼出来。

  这次来的里雅斯特,除了做贸易之外,杜成恩更重要的目的还是为了采购一艘万吨货船。

  作为一名商人,杜成恩从不缺乏眼光。伴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海上贸易对货运能力的需求也是越来越大。

  但是这种需求是针对运量大、单位运营成本低的大型货轮,而不是自家那几条快要被时代淘汰的中小商船。

  不想被同行挤死,那就只能跟上时代的潮流,采购更先进的商船,以便在市场竞争中占据有利地位。

  至于见证历史,那还是让别人去干吧,他这个小人物还是不要去凑热闹了。

  内心深处,杜成恩实际上还是有些吃惊。他做梦也想不到,神圣罗马帝国居然把军舰下水也做成了一门生意。

  只能说办法总比困难多,尽管是世界第一经济体,但是神罗海军的预算仍然不充足。

  为了筹措军费,海军部也是煞费苦心。出售观景门票,只是其中之一。

  一个位置5神盾,要是卖出一万个位置,那就是5万神盾。日积月累之下,即便是对海军来说,也不是一个小数字。

  多的不敢保证,每年的门票收入,再造一艘军舰出来还是问题不大的。

  至于保密问题,要是拿着望远镜在几里之外,都能够让人发现军舰中蕴含的机密,神罗海军也不用混了。

  ……

  伴随着阵阵礼炮响起,很少在公众场合露面的弗朗茨,出现在了船台上。

  毕竟,全世界第一艘无畏舰下水。对任何一名军事爱好者,都是一个不小的诱惑,弗朗茨自然也不例外。

  自己创造的历史,怎么能够缺席呢?

  何况,不把声势搞大一点儿,又如何能够给英国人施加足够的压力。

  皇帝亲临现场,本身就是一种政治表态。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维也纳政府要大力发展海军。

  海军大臣卡斯塔格尼:“陛下,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了,你看是否开始?”

  弗朗茨微微一笑道:“你去主持吧,我就不上去了。”

  见证历史归见证历史,亲自上船体验下水仪式,对一名晕船的皇帝来说,那还是太苛责人了。

  就算是要满足好奇,那还也可以等配套设施做完后,在上去体验。

  听到皇帝不上船,卡斯塔格尼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乘坐刚刚完成主体建造,没有进行内部装饰的军舰,可不是什么舒适体验。

  万一年迈皇帝上去出点儿事,那就完犊子了。不管弗朗茨的身体有多健康,那也是快70岁的人了。

  在这个感冒都能要人命的年代,可没有人敢让皇帝去体验军舰下水过程中的震荡。

  伴随着皇帝的一声令下,下水仪式开始了。随着阀门被打开,海上不断的涌入船坞击打着船身,发出波涛汹涌般的响声。

  所有工作人员的心都提了起来,生怕在最后的时刻船体发生意外,那就要闹出国际笑话了。

  仿佛一无所知的弗朗茨大帝,饶有兴致的问道:“腓特烈,你决定这艘军舰叫什么名字好?”

  为了第一艘无畏舰的名字,维也纳政府内部也是争论不休。最初大家拟订的计划是以皇帝的名字命名,但是遭到了弗朗茨的果断拒绝。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神圣罗马帝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