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江小姐,别来无恙 > 247,从上次之后,陈意就很粘着她的

247,从上次之后,陈意就很粘着她的

  陈意的车开得很快,江篱逃不掉了,很快就不能笑出来了。

  一打开房门,陈意就将江篱按在门边,密密麻麻的吻落了下来。

  那个酒还真是好酒,陈意尝到了江篱唇齿的清香,带着淡淡的酒的芬香。

  “唔,不玩了,陈意哥哥,我错了,我不玩了。”

  江篱想求饶。

  她就是觉得撩拨陈意很好玩。

  现在这人,简直是要把她拆吃入腹了。

  求饶声变成了呻吟声……

  第二天,江篱是头痛欲裂,身上也痛。

  她喝醉了?不能吧?她一直觉得自己的酒量很好的。

  昨天的事情渐渐回笼。身上的痕迹真没眼看了。

  她一动,陈意就醒了。

  陈意的腿跟她的腿纠缠着,胳膊横在她的胸前,而手也好死不死放在那个地方。

  “陈意哥哥!你太过分了!”江篱头疼。

  现在陈意真的是什么姿势都要试,什么都要来一遍。

  前几天忙过头了,导致的结果,是昨天某人的毫无节制。

  陈意的眼睛睁开了,手也不拿开,手指动了动,嗯,手感极好。

  目光看过去,想着网上的段子,至少未来孩子的口粮不会缺了。

  “阿篱,你是恶人先靠状呢。昨天是谁先撩拨的?”陈意知道江篱是不会断片的。断片的人,嗯,说着话,眼睛不会这样躲闪的。

  “或者,你不记得的话,不如我们再来一次,让你回忆回忆?”陈意逼近,再逼近。

  江篱连滚带爬的逃下床的。却悲摧的发现,昨天被他折腾得连衣服都没穿,什么都没穿就睡了。

  现在她这赤果果的样子,该凸的凸,该翘的翘,就这样落入男人幽暗的眸子里。

  江篱只觉得心在怦怦跳,穿好了衣服挤牙膏的时候,都没对上。

  电动牙刷拿在手里,都忘记开了。

  手一暖,是陈意的手过来了,大掌包住她的小手,替江篱按了开关,见她羞红了一张脸,声音低沉:“阿篱,你还会害羞啊。我这里还有一张名片,要不,再给你订两瓶?”

  江篱伸手去抢:“给我,你给我啦!”陈意的手举得高高,江篱跳起来都够不到。最后那名片,还是扔进了垃圾桶里。

  陈意接那名片也只是顺手。他对什么都是淡淡的,但基本的风度还是有的。

  现在开花场在外面也有应酬了。

  今天他就准备去买几套西装吧。

  有些人看到他,都觉得年轻,张嘴就是:“叫你家大人来吧。”

  看看自己,是穿得有点休闲了。换上西装要成熟一点。

  “今天忙吗?”江篱在那里刷着牙,陈意整个人就腻歪了上来,从身后搂着她。

  不是说了吗,从上次之后,陈意就很粘着她的。

  都上嘴亲了江篱好几次了。又让江篱闻闻他的唇,他刷了牙的了,口气清新着呢,是柠檬味的,好闻吧?

  他自己也喜欢这种气味的牙膏,刷了之后,总觉得嘴都是舒服的。

  蹭蹭亲亲抱抱摸摸。

  江篱被他这一弄,牙膏泡沫都溅到身上去了。

  不要再搂了,她这样爱陈意。陈意再这样刻意撒娇,江篱觉得自己连门都不用出了。

  “嗯,有点忙。下午发完货就好了。早上有三节大课。”

  仓库里还请了大学生当临时工,负责发货。不可以出错,一个件提成一块,再加上点基本时工。没有给得太高,谁赚钱都不容易。

  不过在学生中,这些待遇算是好了。

  有人想做长期的,江篱没马上应。

  先做着临时工吧,看着好再升为正式员工。

  经过了刘梦静事件,江篱自己也是有些怕的。

  弄好了就出门了,早餐在小区外面的包子铺里买的包子和豆浆。

  陈意开着车就走了,江篱现在租的房子离学校近,走路就可以到了。

  路上,也不知道被谁看见了,就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怎么就搬到这里来住了啊?缺钱了吗?

  这个老式的小区里,一般家里有点条件的,都买了新房子了。这里的房子都是拿来出租或者给老人住的多。

  A大的学生很多就租在这里,便宜嘛。情侣间两对的合租,或者几个玩得好的合租。

  就有人看见江篱了。

  怎么租在这里呢。这是缺钱花了?

  果然学艺术的,不见得靠谱。又不是京城的美院。在A大出去了,了不起就是进广告公司,整天加班累死累活,工资还不一定高。

  所以,陈意的花瓶之名,好像是坐定了。

  *

  江篱学完课,中午吃了饭,就往康莱跑。

  叮咚声响个不停,她接着单。

  马上就要五月了。江篱在考虑自己的出路。是要去上班,还是继续做网店?

  她这个专业出去的工资都没有她开网店赚得多。就算干上个两三年,也不一定比得上。

  心里就有一些纠结。

  学了这么多,最后呢,不去上班,学的东西好像就有一种白废了的感觉。

  又没有人商量,陈意就不用问了。她想做什么,陈意就从来没意见。失败了有他兜着,成功了,那也再好不过啊。

  微微的叹了一口气,江篱打电话给林秀,她并不是去征求林秀的意见,就只是想跟林秀聊聊。

  接到电话,林秀很高兴。

  “篱丫头。”亲切的嗓音。林秀以前不这样叫她的,林秀叫她篱篱。是江老汉喜欢这样叫篱丫头。后来江老汉去世了,林秀就改口了。叫篱丫头。让江篱经常有一种错觉,好像江老汉还活着似的,活在她的心里。

  “奶。吃了吗?最近身体好吗?”

  老人家老了,小毛病总是会有一些的,只要没有大毛病就是了。江篱就担心林秀身体好不好。她真的要努力,没有时间了。将四年的大学压缩到两年,就是想快一点,再快一点。

  希望她能将林秀接过来之前,林秀的身体一直好好的。

  这样林秀过来了,还能享享清福。

  人生了病才知道,能吃能喝能睡就是福。不然再多的钱,也是百搭。

  “好,我好着呢,你不要挂念。”林秀就乐呵呵的说着。

  “奶,我毕业了,可能就不上班了。我就开着网店。”

  林秀沉默了一会,说:“篱丫头啊,对不起啊。奶奶老了,跟不上时代了。但是只要是你想去做的,你就别管别人嘴上说什么。不上班就不上班。只要你能养活自己,不偷不抢,没有什么不可以的。我支持你啊。”

  林秀挂了电话,张大婶是听到了林秀说的话了,有点着急。

  你说这孩子读这么大的书,不去上班还能去做什么?

  “林奶奶,这是怎么了?小篱那丫头好好的,说不去上班?她考上这么好的大学,念的专业也好。怎么就不去上班呢?她是想干什么啊?”

  林秀心里是忧愁的。她哪里能帮得上忙,不拖累江篱就算不错了。

  面上却是一派镇定:“我那孙女啊,说自己开网店卖衣服能赚钱。不去上班就不去吧。”

  张大婶一听,这心里就打鼓。

  自己干啊?万一选的货不好,卖不出去呢?真以为生意是这样好做的。

  还不如老老实实去上班,至少每个月都有稳稳的工资拿。想着下次江篱回来,她得好好劝劝吧。

  *

  雷灵最近跑了好几个场子推销酒水。

  她这个行业,说白了,确实是吃青春饭。

  她今年大四了,马上就要毕业了。在毕业找到稳定工作之前,她还是想着要多做点兼职。酒水促销这个行业,钱还是比其他兼职来得快。

  有人趁机又摸了她的大腿一把,雷灵嗔笑着避开了。她不能发火,顾客是她得罪不起的。

  她们卖的酒都不便宜,提成也丰厚。

  也有人提议,包养她,她就不用辛苦了。

  坚持了四年了,不容易。雷灵不想走到这一步。再难都坚持过来了。还有几个月,到时她再存点租房子的钱,就可以去找正式的工作。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看过《江小姐,别来无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