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超强妖孽狂少 > 第七百八十四章 掩护

第七百八十四章 掩护

  董端手里拿着刀,心里有点不屑。据说张总是一个要对付的年轻人。对于那些粉脸的同龄人,董总是看不起他们。没有血迹,只知道如何得到一个女孩,什么样的男人

  真正的男人应该让牛主动发贴。

  他嘴里发出一种莫名其妙的冷笑,心想等那年轻人来了,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他。让他知道什么是血阿腥的教训!

  悬在他头上的铁柱,缓慢地探下一只手,似乎很随意地拍着他的精神掩护。

  黑暗中,传来一声轻微的清脆的声音,董僵在原地。他的脸是红色的,不害羞,不生气,但所有的血,像一颗炸阿弹,在他的身体里爆炸。

  “噗噗”的声音响起,大量的鲜血四处奔流,把这个地方变成了人间地狱。

  董宁慢慢地倒下去,直到死去才看见敌人。那个人就像蜘蛛的腿和脚一样拍手,然后缩回到铁柱子上。苏和杭低头看着地上的死人,目光坚定。他把头转向另一个地方,心里说:“第四颗。”

  手臂的经脉已经被打开,所有的灵气都可以轻易地进出。苏和杭的手看似随意,但事实上,在一瞬间,大量灵气被射入对方体内并引爆。

  一个普通人怎么能承受这种力量呢没有苏和杭的控制,董的尸体只会像爆炸的气球一样被撕裂。

  苏州和杭州的脚趾比较轻,就像一只黑猫,沿着钢厂的建筑间隙朝第二个方向前进。

  与董宁相比,赵宏远要老得多,名气也大得多。

  宏远,志存高远,志存高远。

  不幸的是,他并没有像他的名字那样做,而是进入了张将军的办公室,开始了一件坏事。

  在过去的十年里,赵宏远不知道他是否杀过人,但他强行侮辱的女人不下20个。对于女人来说,万亿宏远总是喜欢为自己奋斗。对方越不愿意,他就越感兴趣。

  想想被绑在钢厂里的女人,魔鬼的形象,天使的面孔,最重要的是坚强的性格。在这两天里,没有人想对她做任何事,但女人激烈地反抗着。即使它从嘴巴和鼻子流血,它仍然不屈服。这么强壮的马是赵宏远的最爱。

  当这一切完成后,我们必须和这个女人一起玩。马,嘿嘿,你骑得越努力,你就会越美味!

  没有烟火的手掌,像雪花一样,轻轻落在他的头上。

  咔哒一声,赵宏远停了下来。他的脸上充满了恐惧,他的头好像要裂开了。无尽的寒冷来自四面八方。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突然想起多年来父亲对自己说过的话:“记住要做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好人。”因为,好人可以长命百岁,坏人,那是要挨雷击的。

  身体的运动似乎是一个信号,无数的血液突破皮肤的封锁,染红了一半的墙壁。

  赵宏远摔倒了,他最后的意识说:“爸爸,我真的被雷打了……”

  苏和杭从铁柱子上掉下来,他们的衣服还很干净,他们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第五。”

  接着,他又消失在夜色中。

  范江源作为“哨兵”被无聊地刻意安排在四个方向。对付一个年轻人,你用了那么多人吗张昌什么都擅长,但是太谨慎了。如果我没有来这里,我可能还躺在这温柔的乡村。

  但在这次行动中,张总表示至少每人10万元。这不是一笔小数目。一个女孩一个人出去一年就够了。

  范江源抬头一看,只见远处有两个人在走路。这使他有点吃惊。他怎么会有两个

  为了慎重考虑,他拿起手机上的对讲机,问了一些问题。

  这时,他听到一声“鞭子”,他的身体再也动弹不得。这让范江源大吃一惊。发生了什么事不管施加什么力,身体都不能再被控制了。一秒钟后,眼角瞥见了一个男人。

  一个看上去很平静的年轻人走到他面前,慢慢地举起右手。

  他想做什么

  范江源被他的无能和他对彼此目的的无知吓住了。

  未知是最可怕的事。

  不等我的恐惧占据了我的心,手指伸出去,从他的太阳黑子里抽出一根玉针。

  范江源立刻感到很冷。右边的神殿似乎在风中。这种寒冷的感觉几乎使他不寒而栗。在意识消失之前,突然感觉身体可以移动了。他转过身来,想问那人做了什么。但在声音发出之前,他的脑海里有一个低沉的声音。

  意识立即被扰乱,然后陷入无尽的黑暗。

  “第六……”当苏航看到那个被玉针精打烂了脑袋的死人时,他的表情没有变化。他抬头望着最后一个走进康塔克的“哨兵”。

  张的总体意图是迫使苏州和杭州坐上谈判桌。苏和杭正是他想要的,但结果却不同。

  如果我们真的毫无抵抗的走出去,被长抢指着,苏和杭不确定他们能不能逃出敌人的包围。以他目前的速度,他无法与子大相比。所以他的目标很明确。第二名大手必须先被击阿毙。

  为了严雪的安全,他看到陈志大冲到严雪身边大喊:“阿鑫!”

  已经准备好了,准备好了,阿欣,用软饮,看似意想不到的男人,在这一刻变成了无敌的狮子。他走上前去,抓住他的正手手腕,用另一只手打对手的喉咙。

  刀的反应也很快。张一出声,他就跑了。但是和ax相比,这个人动作太慢了。慢慢地,阿信的喉咙被打断了,他的手才抓住手腕。

  “咔嚓”一声,那像胡桃一样的喉头断了,使那双手不敢相信的刀盖住了脖子。他手里的刀很容易被阿新拿过来,扔向远处的另一个人。这名男子担心这把刀被用作黑暗武器,他的大部立即被刺穿,尖叫着倒在了地上。

  “颜雪,我来了,别怕,跟我来,没人能再伤害你了!”陈志大握着他的手,拼命地扯绳子。

  颜雪看着他焦虑而激动的样子,眼里噙满了泪水。他没有去,而是来这里救自己的。他真的来了。

  大手在黑暗中,他的手指扣动了扳机。但在那关键时刻,他突然感到脖子上一阵剧痛。一只小蜘蛛趴在它的脖子上,狠狠地咬了它一口。没有受伤的迹象,让他的身体微微颤抖。最初射向阿信的子大直接偏转,将一片灰尘溅到水泥地板上。

  不管他摸到自己的脖子上有什么东西,他都立即又骂又射。

  但是苏和杭怎么可能给他第二次机会呢

  通过第一抢,他冲到了离抢手不到十米的地方。在这个角度,你可以看到抢手的头部。苏杭的眼睛有点冷,手指间的玉针飞了出来。

  这种速度堪比一枚子旦的玉针,毫无悬念地望着对方的额头。抢手惊呆了,不敢相信地伸出手想看看是什么击中了他。但是当他的手只举到一半的时候,他就无力地跌倒了。

  。

看过《超强妖孽狂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