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傲娇老公强势宠 > 第672章一种无法言喻的幸福感

第672章一种无法言喻的幸福感

  主持人趁势接过话题宣布发布会结束。

  程辰松了口气坐回位置,周志敏一脸心疼看着她:“对不起!今天的是事是我没想周到,以后我一定不会让你面对这些事情。”

  程辰没说话,但嘴唇却一直止不住的颤抖。在丽新召开了新闻发布会的第二天,林氏集团也紧跟其后对外公布了董事长林立民再结良缘的喜讯。

  一时间,整个s市街头巷尾都被周、林两家的新闻席卷,风头一度盖过了某某某大明星的全球电影首映。

  当然,程辰和夏筱琳这两名女子也瞬间成为了大家课余饭后讨论的话题。

  两名普通女孩,同期进入时美广告,又同时嫁入豪门,一个是s市家大业大的林家,一个则是白手起家暴发的周家。

  有说程辰周旋于两个男人之间,将富二代玩弄于手掌之中,是个十足的妖精。

  也有说夏筱琳为了钱情愿被老牛吃嫩草,是个十足的狐媚。

  总之,在现代人的道德认同和审美观里,程辰和夏筱琳就是那种为了钱而不择手段的女人。

  但两位准新娘人选却丝毫没有被外界的风言风语所影响,做人,主动选择比被动选择往往来得更加重要。

  “你回来做什么?我们家没你这个女儿,滚!你给我立马滚出去!”

  夏筱琳刚进门,正站着玄关换鞋,夏母就跟一头发怒的母狮子般从里屋冲了出来。

  不由分说将她放在鞋柜上的东西往外甩了去。

  里面是她特意给弟弟买的生日蛋糕,而现在,那蛋糕躺在地板上粉身碎骨,像是在嘲笑刚才发生的一切。

  “姐姐,姐姐,姐姐,妈妈坏,妈妈坏!”

  她那个智障弟弟看到眼前情况,一把冲入夏筱琳的怀里,然后一脸保护挡在姐姐身前,圆圆的小脸鼓得跟气球似的,大眼睛也满是愤怒瞪着母亲。

  夏母正上着火,本来还想撕打夏筱琳,但见宝贝儿子挡在中间,抬在半空的手硬生生给折了回来。

  半蹲在地上,一脸慈爱朝儿子伸出双手:“仔仔乖,到妈妈这里来。”

  “我不走开,你要欺负姐姐。”

  都说孩子是上天赐给每个家庭的宝贝,看着面前这小小的矮矮的身子,他明明是个智障,平日连句完整的话都讲不清的,今天却像个小英雄一样保护着她这个姐姐,夏筱琳心里流过一种无法言喻的幸福感。

  她蹲下身子,将弟弟的小身子扳过来面对着自己,露出温柔的笑容:“仔仔乖,妈妈和姐姐闹着玩了,你先回房间,姐姐和妈妈说会话,一会进来给仔仔过生日好不好?”

  听懂了姐姐的话,小孩子又扭头看了一眼凶神恶煞的妈妈,模样明显有些纠结。

  但最后还是乖乖离开姐姐怀抱,一个人走向自己的小房间,再踏进房间的那瞬间,他还特不放心的回望了一眼僵持在原地的妈妈和姐姐二人,见她们没有动静,这才满意的进了房间。

  “看在仔仔的面子上,我今天不跟你见识,等你爸回来自然会收拾你。”

  夏母站起来不再对夏筱琳打骂,径直朝客厅走去。

  夏筱琳松了口气,看了一眼倒在门边的蛋糕,一个人静静趴在地上收拾。

  门外有钥匙掏出的声音,她还没来得及收完地上的残渣,门开了,父亲正站在门口一脸惊讶望着她。

  “爸!你回来了!”

  “嗯,你什么时候到的?”夏父一边换鞋一边问夏筱琳。

  夏母听到玄关处的声音赶忙迎了过来:“你可算回来了,这个女儿我可是教育不了了,还是你来管管吧。”

  冰冷的眸子扫过妻子,又扫了女儿一眼,夏父冷冷道:“这里先别收了,跟我来一趟书房。”

  夏筱琳停下手中的动作,一言不发跟在父亲身后。

  距离春节过后,她已经大半年没回过这个家,走进父亲的书房,这才发现里面的书桌还有书柜都移了位置,并且把阳台那里改成了封闭式新增了一个小茶室。

  夏父坐在书桌后面,夏筱琳则立在书桌旁,夏父做教授大半生,早已习惯他坐着,别人站着说话,而夏筱琳,也早就已经养成在父亲面前不坐的习惯。

  “你和林氏集团董事长林立民要结婚的事情是真的?”

  夏父直接开门见山问道,他今天去参加一个研讨会,一路上都有人围着他问女儿的婚事,没在一进门就发作说明他已是忍了很久。

  夏筱琳点头:“是的,没事先向您和母亲商量,还请原谅女儿的鲁莽。”

  “你也知道你鲁莽了?”夏父一手拍在桌上:“我夏家书香门第,怎么会出了你这么一个不孝女。”

  夏筱琳静默,他刚才那一拍不是甩在她脸上还真是让人意外,果然,不是亲生的连挨打都没资格。

  见女儿一脸淡漠,嘴角还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

  夏父火气更加上来:“你知道那个林立民比我还年长吗?你嫁给他对你有什么好处?”

  这一次,夏筱琳没有沉默,她抬头,眼神如冰刺向夏父:“我自小到大,你就教育我,事事不能落人后,事事要拿第一,我是你的女儿,我不能丢你的脸,在你身上,我何曾有享受过一点父女亲情?你问我嫁给林立民有什么好处,好啊!我告诉你啊,在他身上我能找到缺失的父爱……”

  “啪!”

  夏父狠狠一巴掌抽到夏筱琳脸上。

  “你走吧!就当我没有你这个女儿!”

  感受着半边脸庞的痛感,夏筱琳冷笑道:“你终于承认我不是你的女儿了,大伯。”

  听她唤他大伯,夏父整个面色瞬间涨成猪肝色:“你……你……叫我什么?”

  “大伯,我叫错了吗?大伯,你还记得你的弟弟夏宇直吗?”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夏父被吓到不轻,这个秘密除了老爷子和妻子以外再无他人知道,她怎么会知道自己是夏宇直的女儿?

  “大伯,你要再听不懂我们不如去西苑找爷爷,兴许他会让你记起很多事情来。”夏筱琳越说越得意,面上的表情也有些扭曲。

  夏父挺直了腰杆,他堂堂一个知名教授被人如此要胁,那滋味实在是难受:“你到底知道些什么?就算你不是我的亲生女儿,但你也是我的亲侄女,你父亲不在了,我代替弟弟管教你有什么问题?”

  “当然没问题,如若不是大伯和大伯母的教诲和养育之恩,哪里有我夏筱琳的今天,我今天回来,只是告诉你们,我嫁给林立民就是被你们逼的,是你教我,要不择手段爬到最高峰,只有那样,我才有资格报复那些曾经伤害过我的人。”

  “你……你……”

  夏父看着眼前这个他一手抚养成人的侄女,这一刻,他竟无言以对。

  “我就知道你是个白眼郎,早知道你是这德性,当初我们就不该救你!”

  一直躲在书房门外的偷听的夏母冲了进来,看来是听到了夏筱琳与丈夫的所有谈话,她的面色也好不到哪里去,指着夏筱琳的手指都在颤抖,却少了几分平日的嚣张泼辣。

  “你出去!”

  见到妻子冲进来,夏父朝她怒吼。

  看到夏筱琳听了自己的话已面露怔意,夏母怒瞪一眼丈夫:“你让我说,我憋了这么多年也憋累了,反正她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世,我不妨将所有的事情全告诉她。”

  “什么叫当初你们就不该救我?我爸妈不是出车祸死的吗?这中间到底还有什么隐情?”

  知道夏母绝对不是无事生非,夏筱琳一失冷静和与夏父对质的清冷得意,抓着夏母的手模样有几分无助。

  “出去!你给我出去!”

  夏父像疯了一样抓住妻子的手要把她拖出去。

  夏母不依,也像疯子一样拼命挣扎,场面有些混乱,三人拉扯间直接把书房里的立式座钟给撞倒,发出“呯拉”一声巨响。

  巨响声引来了在旁边屋里玩耍的仔仔,他赤着脚走到书房,看到家人的样子和现场一片狼藉,吓得放声大哭起来。

  “仔仔乖,没事,没事,仔仔乖!”

  夏母连忙冲到儿子身边将他抱入怀里。

  夏筱琳颓然坐在地上,手掌刚好摁到座钟的碎片上,鲜红的血珠子滴在地毯上她却浑然不觉。

  夏父也是一脸疲意,倒在椅上,经过刚才的争吵和拉扯,他整个人像是老了好多岁。

  “当年,你母亲生下你以后患上了抑郁症,而你父亲因为工作原因没能一直陪伴在侧,这更加导致你母亲的病情加重,中间有好几次,她带着你自杀未遂,你爷爷担心会出事,便让我将当时还在襁褓中的你抱走看养,这一举动让你母亲更加没有安全感,她开始变得暴躁不安,发病的频率也越来越高。”

  夏父静静讲着当年的事情,那是一场谁都不愿记起的痛苦回忆。

  一旁的夏母抱着儿子偷偷抹泪。

  夏筱琳则一动不动听着夏父讲有关她父母亲的事情。

  “后来,医院已经看不住她,无奈之下,我们打算将她送到精神病院,悲剧就在送精神病院的途中发生,你父亲当时开着车,她被事先打了镇定剂坐在副驾驶,谁料,药效提前醒了,然后你母亲又开始狂躁不安,直接在车上抢夺你父亲的方向盘,当时,因为是环山公路,方向盘被夺车子一下子失了控,直接栽入山底,你父亲和母亲就在那场车祸中失去性命。”

  终于说完了,夏父望着坐在地上一脸不敢置信的夏筱琳。

  “筱琳,其实那场车祸不仅让你失去了双亲,我也失去了最爱的弟弟,说到痛,我并不比你好到哪里去,这些年,我为什么要这般冷漠和严厉待你,其实也是因为我恨,我恨你那精神病的母亲夺走我弟弟的生命,每当我看到你那张和她越来越像的脸,我心里就会升起愤怒和仇恨。”

  “当年,把你抱过我们家的时候,我已经怀孕六个月,你虽是婴儿但却像识得母亲的味道,日夜嚎哭,我为了照顾你吃不好睡不香,拜你所赐,我流产了,夏筱琳,你知道这些年每每看到你我就会想起我那没缘份的孩子,我恨你,恨你为什么要出生,恨你为什么不跟你那神经病母亲一起去死!”

  夏母说到了自己当年滑胎的原因,言语间尽是恨意,如若不是仔仔在,夏筱琳甚至不会怀疑她会杀了自己。

  原来,事情的真相竟是这样。

  她有一个神经病母亲,她的母亲亲手杀掉了她的父亲,而她又害自己的伯母流产,似乎所有的悲剧来源都来自于她。

  如果她当初没出生,母亲也不会患抑郁症,也就不会有后面所有的事情。

  终于明白,为可从懂事开始,从来见不到父母亲对她温柔的笑,她以为是自己不够优秀比不上别家的孩子,所以她拼命读书,拼命拿第一,拼命走在最前面,可是依旧换不到父母的爱。

  现在总算是知道了,他们怎么会爱他,他们恨她都来不及啊!

  “哈哈哈……”

  坐在地上的夏筱琳突然仰天大笑起来,这个真相可能是她这辈子听到过最好笑的笑话。

  她越笑越夸张,笑得眼泪水不断往外涌,笑得整个脸都僵硬。

  不再多看夏父夏母一眼,像个游魂一样,她从地上爬起来,脚步踉跄一个人走了出来。

  也许是被往事再次勾起不好的回忆,夏家二父也沉浸在悲痛的情绪之中,每个人都要收拾自己的伤心,哪里有人会去管她的伤心。

  穿着家里的拖鞋一个人游荡在外面,手掌上的伤口虽没流血了,但却让整只手看起来血肉模糊。

  坐在车里,却不知该何去何从。

  乔宇阳刚洗完澡坐在沙发上,电视里还在播着夏筱琳和林立民要结婚的新闻。清晨的阳光透过蔚蓝色的窗帘照射到床上。

  夏筱琳扯了扯被子想遮住阳光,却触到了一只手。

  脑中飞速闪过断断续续的片断,他们一起喝酒,他们一起回家,然后一起滚了床单。

  未醒的睡意瞬间清明,用力拨开搭在自己腰间的手,她飞快从床上爬起来。

  一旁的乔宇阳被惊醒,揉了揉眼睛,屋内浓重的烟酒味让他觉得有些刺鼻,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坐起来,看到夏筱琳正迅速在穿衣服,他坐在床上,呆呆看她的一举一动。

看过《傲娇老公强势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