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傲娇老公强势宠 > 第670章免得徒增他们的困扰

第670章免得徒增他们的困扰

  程辰摊了摊手:“刚好休了年假,工作上也没什么可交接的,所以手续办得很顺利。”

  “嗯。”高秘书点了点头。

  程辰知道他的性格,能主动向自己问话已是够给面子,她还是别为难他好了。

  转身准备朝大厅走去。

  “诶!”高秘书却在此时突然也声唤住她。

  程辰一脸惊讶转过头。

  高秘书有些不自在的挠了挠头:“程辰小姐,以后要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地方可以尽管找我。”

  心里淌过一阵暖流,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相处,简单却真挚。

  她冲着他笑道:“会的,谢谢你!高秘书!”

  “好的,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不再继续和程辰寒暄,高秘书急欲转身快步朝外面走去。

  那日程辰小姐离开公寓后,总经理一整天都没吃东西,晚上喝了一晚的酒,果然,第二天就直接胃出血进了医院。

  若换作以前,他一定不会放过这个助攻的机会。

  但现在,总经理和程辰早已桥路各归,他就算告诉她总经理患病的事情又能怎样?免得徒增他们的困扰。

  望着高秘书匆匆离去的背影,程辰发了一下楞。

  罢了!他过得怎样已经与她无关了。

  摇了摇头朝正厅走去,迎面走来一个气势汹汹的白色身影。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宋子涵。

  她刚从医院看完林哲瀚回来,过程不太清楚,只知是程辰背叛了林哲瀚,认识林哲瀚这些年,她死乞白赖缠着他他不爱,偏偏爱上程辰。

  ok!她认了,也退出了,也祝福了。

  但现在,程辰居然要和周志敏结婚,那她宋子涵的成全算什么?

  她之所以成全是因为想要他幸福,可是现在,他都因为程辰进了医院。

  这口气她忍不了,也不想忍。

  不顾唐礼的阻拦,她一个人开车飞速飚回公司,正好让她在大厅遇见程辰。

  这下,气不打一处来,也顾不得大厅人来人往,直接甩手就是一巴掌给到程辰。

  被人迎面甩了一把掌,还是那日林哲瀚刚甩过的地方,这是旧伤新伤一起来啊!

  程辰有些眼冒金星,捧着脸,本来心头也是一阵火,但见到来人是宋子涵,她的火气瞬间消了大半。

  “子涵姐!”

  “程辰,我真看不出你是这样的人,你知道他爱你花了多少力气吗?你知道他爱你花了多少勇气吗?你知道你是他这一辈子唯一爱上的女人吗?你怎么可以背叛他?”

  宋子涵指着程辰愈说愈气愤,围观看热闹的人都被她身上的煞气给吓到不给走太近。

  原来,她是为了林哲瀚报不平而抽自己一巴掌。

  这样想着,程辰心里安定了许多。

  将手从红肿的脸移开,她对着宋子涵轻声道:“子涵姐,我很抱歉。”

  “你该说报歉的人不是我,是正躺在医院的林哲瀚。”

  程辰惊道:“他在医院?”

  宋子涵摸了摸额头,缓了缓情绪:“昨天晚上突发胃出血进的医院,你若还有一点良心,就去医院看他一眼,我言尽于此,但也不会为刚才那一巴掌向你道歉!”

  说完,宋子涵跃过程辰,朝电梯方向走去。

  程辰还楞在原地,耳边还回荡着他在医院这句话。

  他本来就胃不好,那晚她回到公寓,就看到茶几上他吃剩的胃药,第二天他们又折腾了那么久,她又那般刺激他,发病应该也是被她给气出来的。

  垂在两侧的双手忍不住偷偷握拳,程辰警示自己,要狠心,要忘记,不要回头!

  就这样迈着沉重的步子走出时美大厦。

  抬头望着那闪闪发亮的ogo,一如她曾经穿梭在这里每日所见一样。

  别了!时美!

  “怎么?还舍不得离开?”

  夏筱琳带着标志性的冷笑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此刻正缓缓向她走来。

  将目光从“时美”二字收回,程辰和夏筱琳直视。

  “你应该在这里等我很久了吧?”

  夏筱琳双手环臂:“必竟是同期,不送你一程好像有点说不过去。”

  “好难得你居然还念同期之情。”程辰耸了耸肩无所谓笑道:“夏筱琳,我一直想问你一个问题。”

  有些好奇她想问自己什么,夏筱琳挑了挑眉示意她问。

  “你是不是很怕我?”

  程辰靠近,在看到夏筱琳瞳孔突然收紧的时候,她笑了起来:“果然,我的猜测没错,你真的很怕我,不过,你到底怕我什么呢?”

  “比姿色,我不如你,比学历,我不如你,比出身,我还是不如你,比专业,我更是不如你,我们明明站在同一要起跑线上,但明明你却早我跑了好远好远,我真的搞不懂,你到底在恨我什么?在讨厌我什么?后来,我总算是想明白了,其实你不是恨我,也不是讨厌我,你只是害怕我。”

  “不知道你在胡说些什么?”

  被程辰一语戳穿内心,夏筱琳有些恼羞成怒。

  “不不不!你绝对知道我在说什么,你怕我其实来源于你潜意识里的不自信,我想,你的少女时期一定过得很不愉快吧?活在别人眼中的永远第一名,不允许自己有一点失误,害怕自己有一天不再成为人们眼中的no1,夏筱琳,你不累吗?”

  程辰继续说道:“在你每次陷害我的时候,其实我也很恨你,但现在,我对你,更多是同情,你知道吗?其实我一直都想和你成为朋友。”

  说着说着,程辰朝夏筱琳伸出了手。

  被她的举动刺激到,夏筱琳明显不自在的别过头。

  “神经病!”

  这是她留给程辰离开时美的最后一句话。

  看着自己悬在半空的友谊之手,程辰露出一抹苦笑。医院里。

  林哲瀚动完手术第二天,医生说可以进一点流食。

  从来不下煲厨的宋子涵照着网上的菜单煲了小米粥送过来,人说有钱能使鬼推磨,但见林哲瀚这样的有钱人,哪怕是病了想喝一碗家人亲手煲的粥都是难事。

  可见有的时候,钱真的不是万能的。

  唐礼开门进来,看到的就是宋子涵在床边给林哲瀚亲密喂食的样子。

  他楞了楞,但很快收起有些酸涩的心理走了进来。

  见他来了,宋子涵拿汤匙的手顿在半空。

  “你来了!”

  林哲瀚接过宋子涵手中的碗和汤匙:“子涵笨手笨脚的,还是你来帮我比较好。”

  知道他故意这样做是不想让自己误会,唐礼大大方方的走过来接手喂饭的活:“可不是,你看这粥煲得这么稀,一看就是放多了水,亏你也能喝得下去。”

  被唐礼这么一揶揄,宋子涵窘迫偷瞄了一眼汤碗。

  是她放多水了吗?

  但在接触到唐礼调侃的笑眼后,她知道自己上当了。

  面色迅速微红,她佯装镇静转身打理床头花瓶里的花朵。

  “公司里没什么事吧?”林哲瀚问道。

  唐礼收回有些飘散的思绪:“嗯,她昨天办的手续已经走了,其他一切正常。”

  知道唐礼怕他不好想,所以委婉将程辰称作为她。

  “你说你也真是的,好歹堂堂时美总经理,生个病像搞地下工作一样那么保秘,这不,想喝个粥都没人给你煲,你这么低调,可是要伤了一众想巴结你的人的真心啊!”

  见他面色不太好,唐礼开玩笑岔开话题。

  林哲瀚笑笑,但那笑容看起来实在是有些牵强。

  “高秘书有没有跟你说蒋鸿涛找你?”唐礼想起重要的事情问道。

  林哲瀚点点头:“嗯!”

  “那你要不要见他?如果不想见,我出面帮你推了?不过像他这种大人物,怕是我出面也不好对付。”唐礼思索着,其实心里对面见蒋鸿涛这样的传奇人物根本一点底都没有。

  “不用,他要见我就见呗,有些事要来也躲不掉。”林哲瀚自己伸手舀了口粥送进嘴里。

  一直在旁边折腾鲜花的宋子涵转过身,对着唐礼埋怨道:“不是来探病的吗?怎么又聊到工作上去了,真受不了你们俩个。”

  被宋子涵这么一批,唐礼也觉不好意思。

  不自在的挠了挠头,随手抓起电视遥控器:“确实,聊什么工作,许见不看电视了,看看最近有什么时事新闻。”

  说着,他摁开了电视。

  林哲瀚没反对,自己端着碗慢慢喝着粥,偌大的病房,真的只剩他一个人的时候确实觉得非常孤独。

  唐礼换了一圈台,最后将频道停在s市的新闻直播台。

  三人一时相对无言,也不知道突然要说什么,都非常有默契的将目光放到电视屏幕上。

  主持人是s市电视台的当家主播,穿着得体的宝蓝色西服套装正专业做着。

  “本台接到最新消息,s市最大的生活快销品企业丽新集团于今天上午十点在其公司一楼召开新闻发布会,正式对外宣布丽新集团继承人周志敏的婚事,此前一直有传周志敏会和于去年卷入妇女猥亵案中的女主角结婚,近日受害者的父母亲也正式对媒体首度开声,感谢周家对他们一家人的照顾,还让女儿做了丽新的代言人,并郑重向周志敏本人道歉,基于良心谴责,二老也否认了女儿会嫁周志敏的传闻,至此,此事终于告一段落……”

  “唉!这事也总算是有了了结。”唐礼感叹道:“其实这件事情于周志敏也好,还是丽莎,其实两方都是受害者,依我说还是要早日找到那个犯罪者,将他绳之以法这事才算真的大快人心。”

  宋子涵点点头:“话是这样说没错,现在丽莎还在昏迷中,希望她早日苏醒能指证真凶吧!”

  唐宋二人你一言我一语讨论着对丽莎这件事情的看法。

  聊天的空会,电视镜头由主播间切换到了丽新新闻发布会的现场,见林哲瀚身体僵硬一动不动看着电视屏幕,唐宋二人也终止谈话看向电视。

  “观众朋友大家好,我现在所在的位置就是丽新集团的大堂,此刻,我们正在排队入场,大家可以看看我们手上这个大请贴,没错,这是工作人员刚发给我们媒体记者的,打开请贴内容,我们可以一目了然看到新郎和新娘的名字,来!请我们摄影师把镜头靠近一点。”

  电视屏幕上瞬间将请贴里面的内容放大。

  主持人的声音又再度传出:“没错,新郎是周志敏,新娘则是程辰,怎么感觉这个名字这么熟悉呢?这个程辰会是林氏集团林哲瀚的未婚妻程辰吗?还是同名同姓的巧合?好的,请大家跟随我们的镜头去到新闻发布会现场一探究意……”

  “duang……”

  宋子涵突然拿起遥控器摁熄了电视:“这么没营养的新闻有什么好看的,还不如清净一点。”

  唐礼见状也附和着:“也是,现在的新闻越来越不专业了,尽播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林哲瀚知道,他们二人是担心自己看到接下来的画面,她和周志敏同框一起对外公布婚讯的画面。

  其实早在那日发病,他的心就已经死了。

  她和谁在一起,和谁结婚,这些都不再与他有关!

  “好了,我有些累了,晚上蒋鸿涛还要过来,我还想休息一下养足精神明天就出院,你们俩也各有事忙,就不用在这里陪着我了。”

  听林哲瀚下了逐客令,唐礼和宋子涵面面相觑,颇有默契一起离开了病房。

  待到他俩离开,本来热闹的病房瞬间又恢复了冷冷清清。

  林哲瀚抬起那只还挂着点滴的手,左手无名指上那枚钻还闪闪发着光。

  恍惚间,他好似回到那晚在众人见证下求婚的场景。

  她羞红了脸回应他“我愿意”,他将象征绑定一人心的钻戒套在她的手指之上。

  那个时候,他以为自己拥有了全世界,他做好一切打算,等到完结手头上那件重要的事情,他就带她回美国完婚,过只有他们二人的小生活。

  一切恍如昨天才发生过的事情。

  将戒指摘下握在掌心,明明打磨光滑的钻石却刮得手掌生疼。丽新集团。

  vip休息室里,程辰身边跟着两位女孩子,正拿着镜子帮她被妆还有确认衣服细节。

  周母则站在旁边不断督促和检查。

  休息室外嘈杂声一片,应该是忙进忙出的工作人员在最新闻发布会最后的准备工作。

  “程辰小姐,我给你换了唇色,感觉那种热烈的火红不太适合你的气质,还是这种粉红比较适合你,您看看满不满意?”。

  接过旁人递过来的化妆镜,程辰望向镜中的自己。

看过《傲娇老公强势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