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一寸山河 > 第1372章 偷袭与赞叹

第1372章 偷袭与赞叹


  “话说,二川城城主和三川城的城主之间,也没听说过有什么恩怨呀,为什么他要这么针对三川城的城主?”

  人群之中,有人对自己的好友传音道。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另外一个人传音道。

  “怎么,你知道?”之前那个人道:“我们两个相差不过三岁,我们还没有出生的时候,二川城的城主就已经是城主了吧?你怎么可能知道他们之间的故事?”

  “我自己当然是没有经历过那段时光,”另外一个人道:“不过,我的爷爷还活着的时候,曾经就见证过二川城的城主崛起的故事,所以,我还算是知道一些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

  “说说?”

  “其实也很简单,三川城的城主乃是在我们这个迷宫之中出生的人,他的父亲还活着的时候,就是三川城的城主,后来,老城主前去闯迷宫,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如今的城主便继承了自己父亲的位置,算是个二代吧,不过,只要这三川城的权柄掌握在他的手中,在这个城池之中,就少有人能够伤害到他!”

  “说重点好不好,你说的这些我们哪个人不知道?”另外一个人白眼道。

  之前说话的那个人则是笑了笑,道:“别急嘛,接下来就是重点,我们面前的这个二川城的城主,和当下这两个人一样,都是从迷宫之外闯进来的,他们的实力虽然强大,但是在这里无依无靠,算是无根之水,在自身实力的支撑下,一般的人也不敢欺负,但是,面对七大川城的城主府这种根基深厚的地头蛇,就不算是什么了。”

  另外一个人道:“难道,当年那二川城的城主刚刚来到迷宫之中的时候,曾经在三川城城主的手中吃过憋?”

  “何止是吃瘪?”说话的那人笑道:“那简直就是差点没死在三川城的城主手上,当时,他还不是城主,而是少城主,他在城中闲逛的时候,看中了一个姑娘,就想要搞到自己的床上来,可惜,那个姑娘早就心有所属,她和她的爱人之间,就差那么一纸婚约就可以完成了,她的父亲和她的爱人要一百块冰才愿意把自己的姑娘嫁给那个年轻人,而那个年轻人当时的实力并没有如今那么强大,一百块冰对于他而言,就是一个天文数字,可是为了娶到那个姑娘,他还是毅然决然地离开了这个让他无比向往的三川城,来到城外去打拼,无搏命,他的努力是有结果的,结果就是,他真的赚来了一百块冰,而且不单单是一百块,是三百块,他十分欢喜的拿着这三百块冰去那姑娘的家里提亲,可是,当他到了那里之后,才知道,自己喜欢的那个姑娘已经被别人娶走了。”

  “是三川城的城主干的?”另外一个人道。

  “是的,”那人道:“三川城的城主,哦不,当年还是少城主的他,用一千块冰从那女孩儿的父亲那里把她带走了,成为了自己那个大院子之中无数女人的其中一个,他并没有多么在乎和喜爱那个女人,他只是把她当成了自己无数次艳遇之中的一个,玩了三天之后,就把她和其他的女人一起丢在了自己的后院之中,再也没有去看望过她!”

  “那二川城的城主当时就没有做些什么?”另外一个人问道。

  “有啊,他知道了这个消息之后,就一直在打听自己喜欢的那个人在三川城的府邸之中过的好不好,可是,这一切就像是石沉大海一样,那个少女自从进入了那个深宅大院之中,就再也没有任何关于她的消息传递出来,这让当时还只是一个弱者的二川城城主心急如焚!他想要偷偷地闯入那城主府之中和自己心爱的人见上一面,但是你也知道的,那城主府之中,有着无数的防御阵法,想要闯进去,怕是没有那么容易的,当时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地仙的二川城城主又怎么能够做到,他甚至都不敢去面对那三川城的少城主,因为他知道,只要自己出现在对方的面前,自己就必死无疑。”

  “是啊,以我们城主的性子,即便是在当下,也是可以很随意地做出这样的事情的,他的身上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一点都不会让人感到意外!”

  “因此,二川 城的城主当年就一直在努力锻炼自己的实力,除了必要的冰片之外,他把自己所有的冰片都拿出去兑换可以用来修行的资源,甚至在一年的时间之内,参加了我们三川城斗兽场之中的三百场的比赛,胜负皆有,但是索性老天有眼,最终还是让他活了下来。而当年的二川城城主,之前正是斗兽场之中的一个连最基本的人权都没有的奴隶,他凭借着自己的力量和拼命一步一步地走到了二川城城主的位置之上,殊为不易,所以,那些年,他一直都在寻觅一个合适的接班人,而在斗兽场之中,他碰巧看到了当时正在拼命的那个年轻人,一眼之下,就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所以,他二话不说就找人把那个少年带了回去,并没有直接收为传人,而是,在二川城之中当了一个守门的小校,但是在他的心中,早已把当年的那个年轻人当成了自己这个城主之位的接班人,而在之后的时间之中,他也确实是那样做的,他会安排给那个少年所有最为危险,最为困难的任务,那些任务的风险都极高,一不留神就会死掉,但是,那个少年从来都没有怨言,所有的任务,他都以最为出色的方式完成,因此,独活了一生,不曾有女人和子嗣的老二川城城主,在走的时候,就把整个二川城的权柄,还有自己的修行法门全部都传给了当下的二川城城主,早些年的时候,因为基础薄弱,二川城城主的修为还赶不上如今的三川城城主,但是到了当下的时候,尤其是最近这几年,他的修为越来越强,越来越强,如今依然后来居上,以大仙七层的境界,站在了三川城城主的前面,相信即便这一次三川城的城主已然突破,还是会在以后的日子里被人家超越。”

  这个时候,另外一个人就十分感叹地道:“权柄不如人家,实力如今也不如人家,也怪不得那二川城的城主想要前来报仇了!”

  “那么,当年的那个姑娘呢,就是那个和二川城城主相好的姑娘,他怎么样了?”

  方才说话的那个少年道:“那个姑娘,在进入三川城城主府之后的第三个月就已经自杀了,在三川城的城主府之中,自杀的女人不计其数,根本不差她那么一个,所以,很快的,三川城的城主就把她给忘了,可是,二川城的城主没有忘记,当年自己喜欢的女人不得已嫁给别人,在他看来是自己的无能,所以,他并没有要找三川城城主麻烦的意思,即便在自己成为二川城的城主之后也是这样,但是,自己喜欢的女人,终究是要找回来的,所以,他借助一次七川城城主宴会的机会,拿上了礼物,给足了面子,想要和三川城的城主交换那个女人回来,三川城的城主也欣然答应了,但是,当他问及那个女人的身份的时候,三川城的城主却十分的疑惑,因为在他看来,自己的府邸之中似乎从来都没有这样的人出现过!”

  “是啊,一个可以随意玩弄的女人而已,只是在自己的府邸之中呆了区区三个月的时间,就自杀身亡,那对于三川城的城主这样御女无数的男人来说,不过是他漫长的一生之中,数之不尽的女人其中的一个,八成连记忆都已经没有了,自然不会认为自己的府邸之中有过这样的一个女人!”

  因为对方的身份,还有对于自己当年无能的认知,二川城的城主本来不想找他的麻烦,只想要把自己最喜欢的女人重新接回来,然后两人在一起天长地久。

  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只不过是几十年的功夫,一个同样有地仙境界的女人就已经惨死在了他的府邸之中。

  在那一次的酒宴之上,两人就差点大打出手,从那以后,三川城的城主和二川城的城主就成为了水火不容的敌人。

  “又因为二川城的整体实力要明显比我们三川城厉害一些,所以,这些年,我们三川城的处境,才会在二川城的打压之下越来越糟高。”那个人道。

  “用霸道的手段夺走了二川城城主的爱人,又不知道珍惜,仅仅三个月的时间,就死在了他的府邸之中,也难怪,二川城的城主如今会心心念念地想要三川城的城主死了!”

  “是啊,以前,虽然他的实力和势力都比起我们三川城更加强大一些,但是,三川城和权柄和二川城之间差的并不是很多,而且两人之间的修为也是不相伯仲,虽然能够分出胜负高低,但是想要单单凭借自己的实力杀死对方却是不可能做到的,而且,一川城的城主对于二川城最为忌惮,所以,在他看来,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所以他对我们三川城多有照拂,后来我们的状况才渐渐地好转了一些,也因为他的存在,二川城的城主想要杀掉三川城的城主,报仇雪恨也就变得难上加难!以至于,这么多年来,他一直都在寻找一个机会,想要杀死三川城的城主,可是这个家伙实在是太过于精明,很少会主动在对方的跟前露面,甚至已经很少离开三川城的范围,这样一来,二川城的城主就一直都没能够找到什么样的机会!”

  “眼下可不一样了,三川城的城主这个人素日里就是一副飞扬跋扈的样子,见了谁都敢欺负一下,以至于他的手下如今也是这般不讲道理,明明七大川城的入城费都是一枚冰块,但是他的人却偏偏就要三枚,要不是因为获得一个川城的身份并不容易,大家早早就跑到别的川城之中的去了!”

  “这话可就说过了!”之前那个人道:“三川城作为七大川城之中排名靠前的川城,生活在这里的好处很明显要比靠后的那些川城要高,所以,即便是三枚冰块,也还是有很多人愿意在这里居住的,只是,他手底下的那个人一次性就要人家十二枚,未免也太过分了一些!”

  “那是,十二枚冰块可不是那么好得到的,修为低下一点的人,可是要花费月余的时间才能够凑到七八枚,十二枚,对于他们来说,大概要一个半月的时间才能够赚到了,我们这出去寻冰一次也不过需要半年的时间,上来就要交一个半月的所得,那我们出去半年,其中四分之一的时间就算是浪费了,这未免也太过分了一些!”

  “起伏欺负别人也就算了,这一次,看到人家是新人,就想要欺负,没成想这一次三川城之中直接来了两块铁板,就算是他们的城主来了都不好收场,那几个小喽啰自然没命,只是,这倒碰巧成了那二川城城主插手的机会,三川城的权柄虽然十分的强大, 两个大仙联手都不见得能够干掉他,但是,如果再加上一个离开城池之后,还有三分之一权柄的二川城城主的话,结果就不好说了!”

  “那是当然,权柄就算是再强,最终也是需要靠人来施展的!”之前说话的那个人道:“三川城的城主的实力当下也并不能够完全发挥自己的权柄,更不用说,新来的这两个外来者的实力极其的强悍,在没有权柄的情况之下都打的那三川城城主灰头土脸,如果加上二川城的城主一个的话,三打一,绝对是三川城的城主落入下风,这根本就咩有任何的意外可言,我们当下要看的,就是这城池究竟能不能在今日易主,仅此而已!”

  “是啊,这七大川城,除了二川城的城主在七千年前换了一个主人之外,其余的城池之主的位置,即便有更换,也不过是家族式的传承,跟我们这些普通人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关系,如果这一次,我们三川城真的变了天,搞不好那个外来的少年或者那个少女,就会成为我们新的川城城主!”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帮他们的上位的二川城城主,自然就和他们会走的近一些,而听说一川城的城主这些年来一直都在想办法压制二川城,这一次,若是二川和三川之间结盟的话,那个一川城的城主接下来怕就有些难办了!”

  “那是当然,”说话的那个人接着道:“后面的那几个川城的 城主基本上都十分的安分,他们很少选择站队,都是自己过自己的小日子,甚至于相对而言还都和性格温和的二川城城主之间的关系更好一些,一川城的城主对此根本没有任何的办法,他们四城联盟在一起,为的就是不被前面的那三个川城欺负,如今,一川城的城主想要用实力来压服那四个川城,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所以,二川城和三川城一旦联手,那么到了那个时候,需要开始担心的人,怕就变成一川城的城主了!”

  “你们想多了,这件事情就发生在城楼之下,说的不好听一些,就是在城门跟前发生的,当下就连二川城的城主都能够得到消息在短时间之内赶来,那个实力更加强大的一川城城主就更加不见得没有办法做到了!你们等着看吧,等到了待会儿二川城的城主加入战团的时候,我估摸着那一川城的城主大概也要坐不住,出来拉偏架了,到时候,有他压制当下的二川城城主,我们这些人也不过就只能够站在一边看好戏,到时候,这一场战斗的胜负,搞不好还是会落在那个少年和那个女孩儿两个人的手里,如果他们两个靠着自己的力量可以战胜那三川城的城主,那么这一次的博弈,就算是二川城的城主胜了,但是如果他们两个被那三川城的城主拖住的话,论持久战,没有几个人能够和拥有川城权柄的城主比较,到时候,时间拖得越久,那一川城城主和三川城城主的胜率就会变得越高,到时候,二川城的城主免不了会受到两人联手的一番打压,但是介于他川城城主的身份,大概也不会有什么大的问题,可是那两个新来的家伙,他们的情况到时候就不会那么乐观了,只怕女的很快就会和其他的女人一样,进入到三川城城主的后院之中,成为他的又一个记不住名字的女人,而那个新来的少年,八成就会因为这件事情魂飞魄散,连小命都保不住了!”

  “说的也是,毕竟,在我们这样的地方,和他们那样的人作对,真的不是一个十分聪明的做法,其实,以他这么强大的实力,都有资格和川城城主作战,获取那区区十二枚冰块根本不是什么问题,搞不好,忍一忍就过去了,可是,现在,怕是想忍,都没有那个机会可以忍了!”

  “那就是实力使然了!”其中的一个人传音道:“如果他当下就是一个和我们这些人差不多的地仙修者的话,他八成也会忍了,反正,这个世界之上不公平的事情到处都是,可偏偏他的修为那么高,不单单可以轻松打败那些川城的驻守士兵,而且还可以一剑杀死实力强大的守将本人,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当然不可能任由一个实力只是地仙初期的家伙骑到自己的脸上撒野,这是属于强者的尊严,换做了我们有他那么强大的实力,换了我们当下处在那个少年的位置上,八成到了时候也会做出类似的决定吧,难道不是么?”

  “这倒也是,”之前说话的那个人道:“我一个拥有大仙实力的人,凭什么要在你区区一个地仙初期的面前卑躬屈膝?如果今日换了我站在那里,那个小子也一样会死!”

  “呵呵,今日幸好你不在那里,”另外一个人笑道:“待会儿要面对三川城城主还有有可能会出现的一川城城主的人,怕是就变成你了!”

  “说的也对,好死不如赖活着嘛!有些事情,我们是真的不能够去计较,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反正大家都只不过是活一辈子,便是那三川城的城主,如此的交横跋扈,后院之中藏着如此之多的女人,他的一生也不过就只是活着么一次而已,等到了时机来临的时候,他也一样会和之前离开的那些老城主一样,交出自己手上的权柄,重新走入那死亡的迷宫之中!”

  “是啊,谁又说不是呢?”回答问题的那个男子不由得感叹道:“只是,如果那个外来的少年还能够在这里活下去,总归是更好的!我还是不喜欢看到这样初来乍到的人被城主这样的人欺负!”

  “恶人自有恶人磨,你不必这般杞人忧天!”

  “是啊,像三川城城主这样的人,早晚会死的,而且会死的十分凄惨!”

  这个时候,二川城的城主轻轻一笑,化作了一道流光,笔直地钻入了那三个人的战团之中。

  他的背后,有一双相对来说颜色比较淡的翅膀出现,整个人振翅而起,一拳就轰向了那再次利用旋转羽翼保护自己的三川城的城主。

  “三川,纳命来!”

  这个时候,三川城的城主一边防御,一边心中就有了退意。

  姜宁和锦苑联手的多重流星火雨当下就还没有结束,已经给他造成了一种无与伦比的压力,若不是因为有自己的天灵雪羽的强大力量的辅助的话,他觉得只是刚刚的那一段时间之中的战斗,他大概就已经在姜宁和锦苑的联手之下死了三到四次了,别说是二川城城主这种同样有权柄的家伙了,就算是一个没有权柄的大仙境的存在,只要这一次加入了姜宁和锦苑他们两个人的阵营之中,他想要取胜就已经没有那么可能了,甚至不单单是落败,就连死亡的可能都会激增!

  更何况,这二川城的城主,自身的修为已经是大仙七层巅峰的境界,加上他身上三分之一的二川城权柄,就算当下只是他一个人,都能够在这里带给三川城的城主极大的压力,如今加上姜宁和尚且没有完全发挥自己实力的锦苑,三川城的城主知道,如果当下的这一场战斗,没有第四股势力的介入的话,自己今日怕就已经凶多吉少了!

  因此,当下他一边利用自己的天灵雪羽抵挡三人的攻击,一边就已经之扯开嗓子大声地喊道:“二川,不就是一个女人吗,如果你想要,我可以送你一百个,一千个女人,保证她们每一个都比我当年从你那里抢走的那个年轻漂亮又懂事,不过是为了这么一点点的事情,你有不必要把我这般赶尽杀绝?”

  那二川城城主原本十分温和的脸上当下就露出了一道浓重的杀气,他皱起眉头,十分冷淡地道:“在你的眼里,所谓的女人不过是一个可以随意呼来唤去的玩物,就算是一不小心玩死了也不足惜,仅此而已,但是她不一样,她对于我来说就是一切,就算是用在漂亮的女子,再懂事的女人来换,我也不愿意,这种感情,像你这样纨绔子弟是不可能明白的,永远都不可能!所以,受死吧,三川,等你到了传说之中的地府之后,一定要告诉阎王,下一辈子千万不要做男人!”

  三个人联手攻击,虽然在这个过程之中,锦苑并没有把自己的力量发挥到极限,只是随意地出手帮忙两下,但是,尽管如此,姜宁和二川城城主联手发起的攻击,还是带给了他极大的压力!

  他十分清楚,在两人联手的情况之下,自己想要抵挡过一百个回合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果对方穷追猛打,一定要置自己于死地的话,那么自己今日注定就会交代在这里了!

  “二川,你真的不肯放我一命?”又过了几个回合之后,那三川城的城主在三个人的攻击之下节节败退,已经忍不住又一次吐了一口老血,当下说话的声音之中,已经有了一丝想要求饶的态势!

  可是,那二川城的城主依旧没有任何的回应,他只是沉默地出招,出招,接着出招,每一招都是瞄准着那三川城城主的要害而去!

  大概是因为仇恨的缘故,二川城城主今日的力量格外的大,招式的角度也格外的刁钻,给他的感觉就是,似乎这个家伙的实力要不了多久就要突破进入大仙八层了!

  在这样的一种力量之下,仅仅只是一个疏忽,他的身体就再一次被伺机而动的锦苑一个冷子给抽翻了出去!

  这一次,他体内的道气都有了一丝要开始崩溃的感觉,因为这一次的战斗强度实在是太过于激烈了,这是他有生以来经历过的最为危险的一件事情,他知道,如果没有意外发生的话,自己已经撑不过三十招了!

  “二川,给我个面子,放三川一命如何?”

  这个时候,正如同之前彼此之间相互传音的那几个观战者推断的一样,当觉得当下的态势已经不能够再放任下去的时候,那个隐藏了许久的一川城的城主,终究还是出现了!

  人未到,声先行。

  但是,不管是二川城的城主,还是姜宁和锦苑,都完全没有被这一个声音吓到,以至于,当那声音出现的时候,感知到变故的他们,出手的速度反倒更快,力量也反倒更强!

  “你敢?”

  三川城的城主终究还是被三人联手直接给击飞了出去,但是有着那天灵雪羽的帮助,他终究也只是受了重伤,并没有死去,在那天灵雪羽的帮助之下迅速的复原,并且,肉体的力量已经比起之前再次强大了五份之一左右,这,就是川城城主权柄可怕的地方所在!

  当然,经过了这么多年的了解,大家也十分清楚,川城城主的权柄也不是可以无限次使用的,就比如说这种恢复的权柄,那七川城的城主一个月之内只可以用一次,但是六 川城的城主就可以用两次,以此类推,到了三川城的城主的时候,一个月的时间之内,这种代表恢复能力的权柄,他就顶多可以用五次!

  在刚才姜宁和他战斗的过程之中,他已经用过了一次,因此,刚才就算是被三人围攻的受了重伤,他都不愿意随随便便再次用出一次!

  但是,这一次那一川城的城主很明显就是前来救援的,若是自己当下的状态太差的话,想要和那三个人之间维持一个平衡,依旧有些做不到,因此,在看到了生的希望之后,他再一次用出了自己的回复能力,至此,那天灵雪羽的力量就再一次削弱了一分,就连其上面的光芒都变得黯淡了一些!

  在看到了三人对于自己的话语完全不与理会的时候,那一川城的城主当下也是火冒三丈!

  若是方才那一下,真的让他们直接把三川城的城主给杀掉了的话,那他这个一川城的城主在整个七川之中就真的变成了孤家寡人,因为后面的四川联合在一起对抗他,而二川城的城主也不愿意听他的号令,唯一一个愿意站在他这一边的人,就只是这个三川城的城主。

  有他在,他才能够勉强地维持一个与后面四川之间的平衡,若是就连三川城的城主都死掉的话,那么当姜宁和锦苑两个人之中的某一个人真的当上了新的 三川城的城主的话,那么他这一川城城主的话语权,就真的只能够收缩回到自己的一川城这一地中去了!

  而他本人对于未来也有着属于自己的构想。

  这么多年的时间以来,这迷宫之中那么多的城主都曾经选择放弃了权柄,然后离开这里,寻求回到那个看似荒芜,实则更加自由,也有着更大发展空间的天魔战场之中去,但是,那些人之中,没有一个人成功地活着回来,所以,他们根本无法判断,那些离开了这里的人究竟是死在了迷宫之中,还是真的就已经离开了!

  但是他不一样,在他当年还不是一川城的城主的时候,曾经为了获取冰块在迷宫的荒原之上的与怪物战斗,那个时候,他们在一处沙漠之中发现了一个老人的尸体,而后来,在当上了城主许久之后,他才知道,那个死在了沙漠之中的老人,正是前面三代的一川城的城主!

  而他十分清楚,一川城本身就代表着这个迷宫之中人类的巅峰战力,而一川城的城主的实力,更是巅峰之中的巅峰!

  若是连这样的人,在确认自己的实力达到巅峰的时候,都没有能够成功地离开这里,最后死在了沙漠之中的话,那么凭借自己区区一个人的力量,最后也不见得能够成为那个离开这里,回到那漫无边际的荒原之中的第一人!

  他觉得,若是没有川城力量的帮助,单单凭借着自己的力量,想要离开这个迷宫是绝对不可能的!

  所以,在他坐上一川城城主这个位置上一来,他一直都在想着如何才能够成为七个川城共同的主人,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够调动整个迷宫这一块区域之中,所有力量的掌控者,也只有把这些力量全部都集中在自己一个人的手中,他觉得整个人类才能够有希望看到离开这里的曙光!

  但是,其实对于生活在这里不知道多少代的人族来说,他们早就习惯了七个 川城之中的生活,并不觉得这里有什么不好的地方,所以,在七川城的聚会之上,他曾经多次提出了这个构想,就是七个川城的力量联合,在这个迷宫之中走出一条通路,重新回到那个天魔战场的位面之上,但是,并没有几个川城的城主同意他的构想,甚至,就连他自己城池之中的那些人,内心里也不见得有多么支持他的方案,因为对于绝大部分的人来说,生活在这个世界之中并美欧什么不好地方,毕竟好死不如赖活着,就算是不能够离开,七大 川城这样一个地方,其所代表的范围也是一个相当巨大的区域,有着极为广袤的范围和极为复杂的生物系统,足够他们生活了,即便重新回到了那个 传说之中的天魔战场位面之中去,也不见得会过的比当下更好!

  所以,他知道,想要实现自己的梦想,成功地离开这里,就必须要凝聚这里所有的力量,而想要凝聚这里所有的力量,他就必须成为七个川城的共主!

  但是,这么多年以来,他的努力根本没有起到任何正面的效果,相反的,反倒激发起了其他几个川城上下对于自己的警惕心,而那后四城的城池联盟,也正是为了对抗他的吞并而建立起来的!

  所以,当下,他是不可能放弃那个唯一支持自己的三川城城主的,就算这个家伙是个纨绔子弟,就算这个家伙甚至连一个好人都算不上,他也完全不在乎!

  一杆长枪化作流星,枪尖一瞬之间就来到了姜宁的背后。

  观战的所有人都为之一惊!

  所有的人都没有想到,那一川城的城主为了救那三川城城主的性命,竟然一上来就开始利用自己的力量,想要刺杀一个实力不如自己,而且和自己毫无恩怨的外来者少年!

  “完了,那个少年真的被一川城的城主盯上了,这下子,想要活命都没有机会了!”

  “我就知道,一川城的城主对于二川城的城主如此的忌惮,他是不可能会放任他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情的,只要他对三川城的城主出手,就一定会受到一川城的城主的阻挠,如今,那家伙的的后心笔直地中了人家一枪,看来是小命都不可能保得住了!真是一堆可怜的苦命鸳鸯,刚刚进入这迷宫之中,就遭到了这样不公平的待遇,真的是时也命也!”

  “叮!”

  出乎那一川城城主意料的是,他那用了至少七成力道的偷袭的一枪,居然连姜宁的防御都没能够破开!

  先是一层大仙巅峰的符文铠甲,紧接着是三色分解光线所凝聚而成的蟜蚑虫模型护罩,再然后,是黑白蝌蚪,内里是剑气屏障,还有金钟罩!

  那个家伙原本以为致命的一枪,到了最后,甚至连人家姜宁的金钟罩都不曾破开,就更加不用说最里面的那一层唤醒法袍的护罩了!

  姜宁对此并不在意,嘴角微微勾起了一个戏谑的笑意。

  这些年来,自己阴差阳错修炼出来的那些防御还有恢复的法门极多,反倒是剑法拉下来了一些,所以,虽然自己在名义之上,在自己内心的认同感之上,当下依旧是一个剑客,但是,他的防御力如今却反而要比攻击力强大了十倍不止!

  当下,姜宁依靠单打独斗,杀死一个三川城的城主殊为不易,如果没有二川城的城主出现的话,他估摸着自己干掉那个家伙还需要相当长的时间。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一寸山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