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重生之低调大亨 > 第七百四十二章: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一)

第七百四十二章: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一)

  第七百四十二章: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在欧阳暮雪的房间,前前后后待了差不多四十多分钟。

  欧阳暮雪和她的同学沟通好了明天的聚餐,楚乾坤让希尔顿酒店的VIP经理,帮他在Saison餐厅预定了明晚十二人的用餐。

  然后,他终于知道了Saison餐厅是个什么样的套路,餐厅在哪条路,大门朝哪边开了。

  “时间不早了,你收拾一下,我们去吃晚饭。今天晚上,就住到酒店去吧。”楚乾坤看着腕表说道。

  “行,我先冲个凉,下午有户外运动,出了一身的汗。之前只顾着跟你聊天了,不换身衣服,我自己都受不了。”

  欧阳暮雪嘟囔了一下,故意拿衣服往楚乾坤的鼻子边上凑。

  楚乾坤用力一吸,搞怪道:“真香!”

  结果,回应他的是一记粉拳:“无聊的话,你自己先看一会儿电视吧,遥控器在那边。”

  “不用,你慢慢洗,我下楼去转转。”楚乾坤拿着自己的手机,看着上面的一条消息说道。

  “那你吧钥匙带上吧,别一会儿回来,被关在门外就可怜了。”欧阳暮雪从自己的包包里,拿出了一个只有三个钥匙的钥匙包,还有一张磁卡:“这是大楼的门禁卡。”

  “嗯,那你先冲凉吧,我出去了。”接过东西,不拖泥带水,出门出的很干脆。

  看着房间门关闭,欧阳暮雪又盯看了好几秒,楚乾坤的行为有点奇怪,不过,她也没有过度的追究。

  在衣柜里选了一条黑色褶裥迷你裙,上身是一件简约化的白色衬衫。

  这一套是楚乾坤送给她的,并不是OK的牌子,楚乾坤特意寄给她的衣服,都不会标缀牌子。

  而且,都是市面上没有的新款,即便OK要生产,一般也都要她拿到衣服以后的一个月,才会上市销售。

  也就是说,如果OK服饰会引领快时尚的潮流,那么欧阳暮雪要比这股潮流,还要至少领先一个月。

  很快,卫生间就传来了流水的声音。

  而之前出门下楼的楚乾坤,却并没有离开大楼,而是重新走了回来。

  走到欧阳暮雪住的房间门口,看了一眼,嘴角一挑一笑,伸出手敲开了对面的房门。

  开门的正是欧阳暮雪之前询问的军子,在楚乾坤进门之后,他稍微等了十几秒,才向外面探视了一下,然后才重新关闭房间门。

  楚乾坤手机上的短信,是军子发给他的,早在他和欧阳暮雪进房间十分钟不到的时候,这条消息就进来了。

  楚乾坤倒是第一时间看了一眼内容,却是没有动声色,直到此时才有了行动。

  “人呢?”楚乾坤问道。

  “在卧室里,被我绑了。‘’军子朝着一间房门指了指。

  楚乾坤走进之后,并没有马上进去,而是探头瞄了一眼。

  一个短发的精干女生,双手被反绑着,从露着一角的毛巾看,嘴巴应该被塞住了,背对着半躺在床上,不知道具体情况。

  “醒的还是昏的?”楚乾坤退后一步,转身走到外面坐下:“有没有同伙?”

  军子回答道:“醒的,我就是制服了她,没有把她敲昏。房间里我检查过了,只有她一个人的生活痕迹,没有发现其他人的痕迹。”

  房间的里里外外,全都被他检查了一遍,可以肯定这里就住了这么一个女人。

  “你审问过没有,她是什么人?”楚乾坤把身体往后面一靠,开始观察房间内的情况。

  不是他不相信军子,而是想看看自己的观察力,能不能和军子比一比。

  第一眼看的就是门口的鞋柜,没有拖鞋,只有一双运动鞋,和一双帆布鞋。

  有点奇怪,感觉哪里不对,却一下子判断不出是哪里不对?

  观察继续,这一次看的窗户边的晾衣架,除了女人特有的东西外,衣服裤子的款式,基本一样,牛仔配T恤。

  唯一的区别就是款式和颜色。

  这里也不对,也让楚乾坤感觉到了一点奇怪,只是同样没能第一时间判断出问题的所在。

  没有马上就向军子咨询,而是来回的在两处扫视,想要找到奇怪的共通点。

  来来回回五六次之后,楚乾坤眼睛一亮,他想明白奇怪在哪里了。

  一个女人,只有休闲鞋,没有皮鞋;一个女人,只有牛仔T恤,竟然连裙子都没有。

  这样的女人,就足以证明她不是普通的女人,不是中性,就是为了生活做事便捷。

  还行,虽然这判断的时间有点长,但终归是有了分析,对楚乾坤来说,就是巨大的进步。

  “你看出来了?”军子说道:“我还没有审问,不过这个女的应该是职业的,自身的生活很有规律。从房间的布置可以看的出来,是个极其遵守纪律的人。”

  “这么说,她后面很可能还有个组织了!”

  “应该是,最起码她是经过培训的,手上会点功夫。”

  军子和她短暂交过手,虽然就那么一下,在他眼里很稚嫩,但手上很明显是有两下的,对付一般的普通人很轻松。

  楚乾坤的手按摩着眉心,对方是什么人,有什么目的,看来都需要亲自审一审才知道。

  希望对方能识相一些,配合一些吧,否则……

  “把她带出来吧,我们就在这里问问她。”楚乾坤拍了拍身边的座椅。

  这套公寓虽然就在欧阳暮雪的对面,但是面积大约只有一半的样子,客厅餐厅是一起的,并没有沙发。

  军子把人从房间里带了出来,一只手搭在短发女的肩头,让她坐在楚乾坤的对面。

  短发、T恤、牛仔、运动鞋,一如她房间透露出的信息一样,她的穿着打扮是一如既往的简约风格。

  看年纪,应该在三十上下,英气逼人。

  虽然被绑着,嘴里还塞着毛巾,但是在她脸上,看不到任何的恐慌,表情平静。

  唯一突出的地方,就是一双眼睛,犀利的盯着楚乾坤。

  倒不是说要吃了他的那种,而是直视他的眼睛,感觉想要看透他一般。

  楚乾坤稍微对视了一眼她的眼神,没有在这个上面较劲,而是微微一笑说道:“你是哪里人,东洋,大韩,金朝国,还是华夏?”

  这一句话,楚乾坤用了四国语言,一个国家一种语法。

  东亚四个国家的人,光看外表十分的接近,毕竟从根源上,把历史拉的久远一些看,同根同祖同源。

  可惜,不知道是不屑,还是因为嘴巴被毛巾塞着,短发女没有给他任何的回应。

  楚乾坤手一指毛巾,用英语说道:“我可以把你的毛巾拿掉,也可以给你松绑。但是我希望你配合,不要大声嚷嚷。否者,我们不介意把你敲昏,我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你应该很清楚。听的懂,就点个头。”

  短发女看了站在她身旁的军子一眼,那眼神和看楚乾坤明显不同,有了显眼的情绪波动。

  等视线重新回到楚乾坤身上的时候,轻轻的点了点头,既然能在米国的土地上活动,英语她是能听能说的。

  在楚乾坤的示意下,军子拿下女人嘴里的毛巾,松开她被绑的双手,并没有走开,就静静且近近的站在她身边。

  一有异动,手刀伺候。

  短发女确实配合,只是活动了一下手腕关节和下巴,并没有多余的动作和话语。

  对短发女的配合,楚乾坤很满意,给对方倒了一杯水,让气氛融合一些。

  楚乾坤的手指敲击着桌面,等对方喝了一口水之后,才继续用英语问道:“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是哪里人了吧?”

  “华夏。”声音不像是一般女生那么柔,跟她的外表差不多,都带着英气。

  “内地的?”对于这个答案,楚乾坤并没有什么反应:“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住在这里,或者说,你为什么要盯梢跟踪对面的女孩。”

  如果说在斯坦福大学那个公交车站时,不能确定她的目标是谁,那么现在知道她就住在欧阳暮雪的对门,盯梢的目标是谁,一目了然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是斯坦福的留学生,租住在这里。今天一回家,就被你们闯进来了。”短发女平静的有点过分:“你们这是私闯民宅,是违法的。”

  “你是留学生?”楚乾坤不可置信的,重重的看了她一眼。

  军子把一个小背包推到了楚乾坤的面前,当着面把里面的东西倒了出来。

  几本书,一包纸巾,几样女人的生活用品,在里面还真的有一张斯坦福学生的吊牌,上面有详细的信息。

  “邝广月,华夏人,这个是真名还是假名?”

  楚乾坤对这张吊牌都怀疑,对她这个名字,当然持怀疑态度了。

  没有得到明确回答的楚乾坤,开始翻看邝广月的书本,好嘛,崭新如斯,一个字的笔记都没有。

  楚乾坤甚至都怀疑,这书本有没有被翻过一次,那墨香浓郁的犹如刚下生产线。

  在其中一本书上,楚乾坤翻到了一张夹在里面的纸,上面记载的一些活动记录。

  楚乾坤看了一下内容,和脑海里的一些记忆重合了起来,同欧阳暮雪在学校的课程安排很接近。

  “不管是不是真名,我就叫你邝广月了。”楚乾坤把纸张取了出来,然后指头快速划过书本侧面,哗啦的丢在她的面前:“你觉得,你这个学生合格吗?”

  漏洞百出!

  “你是不是很奇怪,我们怎么会怀疑和发现你的。”楚乾坤的手指敲击在纸张上面:“既然你不肯说,那就我们先来说吧。”

  楚乾坤话音刚落,军子便开口道:“你是不是学生我们不说,不过你不是从学校出来的。我们到公交车站二十分钟之后,你就出现在了那边。”

  “你刚到达现场的时候一切都很正常,就像是在附近走动的人一样。距离车站也是忽远忽近,但你一直在关注学校大门,在观看每一个出校的学生。”

  在邝广月到达公交车站的时候,在远处看着楚乾坤的军子,就注意到了她。

  在一般人眼中,邝广月就是一副学生的模样,行为表情,没有任何的异常。

  但是在军子的眼中,却是有无数的异常和关注点。

  不过,那个时候,军子也只是觉得她的行为有异,加上她没有关注过楚乾坤,所以他对邝广月只有注意,没有在意。

  所有的变化,发生在欧阳暮雪出现的那一刻,楚乾坤的靠近,两人的亲密接触。

  这时候的军子发现,邝广月的关注点一直在两人身上,但是到底是关注欧阳暮雪,还是楚乾坤,或者是因为两人的亲密动作吸引了她,还都不好判断。

  但是,军子的注意力开始进行了转移,大部分的目光都余留在了邝广月的身上,并特意朝她的方向挪动了几步。

  接着,楚乾坤和欧阳暮雪继续上演恩爱大戏,而邝广月则是有了进一步的行动。

  靠近了一些之后,仗着一棵树木的遮挡,她掏出了手机,对着楚乾坤和欧阳暮雪开始拍摄。

  也就是在这一刻,军子对楚乾坤发出了警告,并在楚乾坤示意下,启动预案,展开了对邝广月的反跟踪。

  楚乾坤则是不动声色,让欧阳暮雪带他去了租住的地方。

  一来,确实是想看看欧阳暮雪住处的环境;二来,是想看看对方是否会有进一步的行动。

  实际上,在楚乾坤和欧阳暮雪乘坐公交来公寓的时候,邝广月和军子也都上了同一辆车。

  只是公交车比较大,他们两人坐在车的前半部,邝广月在后半部的地方,隐藏着自己盯着他们。

  军子则是扮演黄雀的身份,悄然的靠近在邝广月的身边。

  下车、进楼,回公寓,这一路,一直都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不过,在进公寓楼的时候,军子遇到了一点困难,好在一位住在大楼里陪读的华夏大妈,热情的帮助了他。

  以为他也是家属,特意在打开门禁的时候,让了军子一把,让他顺利的进入了大楼。

  在楚乾坤和欧阳暮雪进房间的三分钟之后,刚刚打开房门,也准备进房的邝广月,被军子从背后三招制敌。

  最后就是被塞毛巾 、被捆绑,房间被军子简单搜查了一遍,以及收到短信后,姗姗来迟的楚乾坤对她的盘问。

  ……

看过《重生之低调大亨》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