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农家子的发家致富科举路 > 第九百五十二章 矫情

第九百五十二章 矫情

  顾诚玉将书放回了书架上,因为还未拜会匡兆映,此时先去拜会马志鸿有些不妥。

  顾诚玉揉着脖子,既然匡兆映不知何时回来,那他就小歇片刻好了。

  打定主意,顾诚玉瞄到了屋内的贵妃榻,立刻便走了过去。

  “顾大人可在屋内?太子殿下请您过去议事!”

  顾诚玉迷迷糊糊中听到屋外传来的声响,接着便听到王缀的询问声。

  他叹了口气,得!还想偷个懒,谁知道他不找事儿,事儿却找上门来了。

  “大人!太子殿下派人来传您去东宫议事!”王缀进了屋子,见顾诚玉已经起身整理衣着了。

  他刚才进屋的时候,发现这位顾大人竟然睡着了。不过他也不敢打扰,因此便悄悄退了出去。

  当时他心里还在腹诽,这顾大人的心可真够大的。被匡大人晾了这么久,竟然也能安之若素。

  这到底该说是心大呢?还是说顾大人对自己有信心,等匡大人回来一定会见他。

  谁想没过多久,太子殿下身边的内侍来传话,说是太子召见顾大人,王缀心里顿时像吃了颗定心丸。

  其实在这之前,王缀也听过这位大人的事迹。朝堂之上谁人不识顾瑾瑜?顾大人在朝中可算得上是声名赫赫了。

  他猛然想起,顾大人好似还身兼两职。不但是大理寺少卿,还是詹事府府丞来着,更何况人家的老师还是太子太师呢!

  王缀一拍额头,顾大人如此有能耐,就连太子殿下都极为赏识,更别说还是皇上跟前的红人了,还真无需在意匡大人的冷落。

  顾诚玉正在整理衣着,王缀很自然地上前帮忙,顾诚玉一愣,随即便挥开了对方的手。

  一来是他不习惯和陌生人如此亲近,二来王缀终究不是他的随从,只是为他办事的书吏。

  这样使唤人家,和使唤下人无异,这不是贬低人吗?人家好歹还是个举人,怎么能做这种琐事?

  “本官去去便来!”顾诚玉觉得太子传自己去议事,多半还是为了江南赈灾和商会这两件事。

  “咦?原来是庞公公,真是许久未见,庞公公风姿依旧。你亲自上门传话,本官真是受宠若惊呐!”

  顾诚玉刚出屋子,便看见等在门外的庞楚。立刻扬起了笑脸。

  如今虽然已是秋日,但秋老虎依然十分活跃,只是早晚凉快了不少。

  这会儿对方正站在大松树下纳凉,挥舞着大袖,朝着脸上使劲儿地扇起了风。

  就连往日右手上常甩来甩去的拂尘,这会儿都焉儿了吧唧地挂在了臂弯处。

  “哟!顾大人,您可真是客气了,咱家能来传话,那不是咱家的荣幸吗?”

  庞楚勉强撑起一个笑脸,这么一会儿,脸上便又有了汗意。

  顾诚玉觉得好笑不已,这庞楚还真是怕热,看来在摆了冰盆的屋子里待惯了,都成了富贵人了。

  “您也知道咱家胖,这外头可吃不消久待,咱们这就走着?”庞楚笑着做了个请的手势。

  顾诚玉淡笑着往前走去,看来以前二皇子府的伙食不错。

  怎么其他皇子身边的内侍都跟个绿豆芽似的,这位怎么就胖成这样了,难道之前太子的吃食都叫这位给吃了去?

  两人一前一后到了东宫,庞楚迈着小碎步紧紧跟在顾诚玉的身后。看着前头大步流星的顾诚玉,庞楚满心的怨念。

  “下官顾诚玉参见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从奏折中抬起头来,“顾少卿从江南回来了?这次江南之行,着实辛苦你了。”

  顾诚玉连道不敢,“殿下言重了,能为皇上分忧,为殿下分忧,实乃下官分内之事。”

  太子殿下将手中的奏折收起,接着便站起身来,望向窗外已经开始显出败相的莲花池。

  “以前本宫只当父皇身为九五之尊,乃是全天下最尊贵之人。不说随心所欲,但许多事也能自己做主。但自从前段时日父皇身体有恙之后,本宫暂代父皇处理政务才知晓,身为帝王,也会有许许多多的无奈。”

  顾诚玉挑了挑眉,这是暂代皇上监国之后,发出了由衷的感慨吗?不过这在他看来完全是无病呻吟加矫情。

  这世上谁又能够随心所欲地做事呢?身为帝王,其实远比常人要好得多了,最起码他不用整日为了生计而发愁。

  再者就算帝王很累,每日都累到心力交瘁,可太子会放弃即将到手的帝王之位吗?他会将皇位让给其他兄弟吗?

  答案是否定的,纵使知道帝王不好当,说不定还会英年早逝,但这些皇子依旧趋之若鹜。

  谁又能舍弃这至高无上的权势呢?看着那些官员匍匐在自己的脚下,帝王心中一定澎湃不已,说不出的满足感。

  “皇上日理万机,自然是辛苦的。能者多劳,为了天下苍生,皇上和您责无旁贷。”

  顾诚玉挑了两句官面话,他总不能说您要是觉得累,那太子换别人做可好?

  太子转身望向顾诚玉,见顾诚玉一脸的严肃,随后便笑了笑。

  还好太子可能是批奏折累了,又或者是被朝中某个不听话的大臣给气着了。刚才稍稍感慨了几句之后,自然地岔开了话题。

  “这次江南赈灾一事,你完成得不错。没有将此事的危害扩大,短时日内就控制了事态的发展,你功不可没。”

  太子说起这个,脸上不禁露出了一丝笑容。顾诚玉办事,他还是放心的。

  “殿下谬赞了,胡大人也出力不少,这可不是下官一人的功劳。”顾诚玉可不敢独领功劳,胡茂深确实出了不少力,也不能就这般抹去人家的功劳。

  “胡大人的功劳,本宫自然明白!”

  “殿下,听说皇上最近龙体欠安,不知现下是否痊愈?”

  顾诚玉刚回京,还指望皇上召见自己,当然要关心一下皇上的身体了。

  “之前突然晕了过去,抬到寝宫后没多久,父皇就醒了过来,现下已无大碍。但太医嘱咐父皇一定要多休养休养,之前还是太过劳累了。”

  顾诚玉点头,这些个太医也只会这么说了。皇上摆明了对那个天玑道长极为信任,太医们手上并无证据。

看过《农家子的发家致富科举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