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巅峰都市强少 >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隐逸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隐逸

  “有趣的....”洪宁说出话来,突然转身,长抢在他手里不想背后捅他。

  在他打击的那一刻,在他的身后,有一个缓慢的突起,正以海潮的速度和亲切的波浪向宁山洪水的后面逼近。

  在坑的下面,是荣山,一张冰冷的脸,手里拿着一个小窍门。

  “逃跑?”

  在远处,孟杨也惊讶地看到了这个地方。

  当他到乾元宗武馆,用玄学武学牌挑选武术时,他看到了隐逸的介绍。

  这是一种既能追敌又能避敌的武术,在关键时刻还能掩人耳目。

  然而,由于精神力量的巨大损失,很少有人选择练习他们的武术。

  毕竟,在身体技能和武术面前,隐逸的武术只有速度上的优势,而不能持久。

  长抢刚刺穿他身后的宁山洪水。他的眉毛立刻皱了起来。他不想站起来,也不想跳起来。

  睁开你的眼睛,看着刀气像羽毛和箭一样从地上打出,第一次表现出尊严。

  即使犹豫,咬牙切齿,冲出精神,全部进入手抢体内。

  在长枪声中,他转过身来,腿和脚向上翘着,额头朝下,双手握着长抢,冲了下去。

  藏在蒙阳的这一刻,宁山急流的落体和长矛的头刺穿了空中伞状的光幕,以掀翻山海,抵御寸寸刀气从地下冒出来。

  “轰炸……”

  电闪雷鸣与电闪雷鸣与电闪雷鸣与电闪雷鸣在伞形的光幕上劈开的电闪雷鸣数十次。

  一杆长抢刺穿了沙土,充满活力的泥土塌陷进一个更大的坑里,把周围的沙子推挤进去,把藏在里面的天从沙土里推了出来。

  然而,不同于因夺权压力而不得不出现的欢快的宁山急流,它现在看起来像电,势头像一道彩虹,举起两把刀又分阿裂了。

  当这两把刀凝固了三米长的刀时,充满战争的声音就吼了出来。

  “双舞两式,Jikong!”

  刷和刷,那三米长的刀气,用肉眼无法捕捉的速度,跨越10米,到远处的脸上一变颜色,举起一杆长枪,对着防御宁山洪水,迎面劈来劈去。

  无论他们走到哪里,深深的刀痕都会在沙滩上留下黑色的痕迹。

  这一指令不仅让孟杨在黑暗中频频点头,也让洪宁山的心不由自主地跳动。

  “见鬼。”一声震撼的金属撞击声,长抢横过大膛的宁山洪水,直接砸在双臂上,热血和气浪汹涌。埋在沙子里,脚和身体向后分开十多步来阻止形状。

  就在宁山发洪水的时候,我正准备换气。长抢上丁丁当当的刀气随着荣山的怒吼再次爆炸。那股摊开的气势,当场撕开了洪宁山前面的大膛,打了他一下,鲜血喷涌而出,飞了出去。

  “双人舞,三种风格,本雷……”

  容山的脸是那么的红,深吸了一口气,一下子就变白了。

  第三把刀似乎耗尽了他的脑力,使他的膝盖微微颤抖。

  然而,荣天手里的两把刀却毫不动摇地紧紧握在手里。

  一种倔强,一种勇士,一种坚强的态度和无畏的精神,让身边的孟阳不禁点头。

  “那个融天、融天、融家的男人,我已经写下了孟杨。如果没有意外,这个人将来就不会有任何成就。”

  “但仅靠这三种策略是无法赢得这场战争的。”

  孟杨的声音刚刚落了下来,与此同时,那奔涌而出、撞进沙里的宁山急流也站了起来。

  嘴的血被举起来了,举起来的胳膊被擦掉了。萎靡不振的势头正再次爬上顶峰。

  说实话,荣山在钱元宗的弟子中并不出名,但在荣甲却很出名。

  这个人的才华不出众,连好话都挑不出来,但凭借自己的努力和勤奋,硬要把自己排在末位,排在金融家族的前两位天才,这不能不让人佩服。

  与那些自我放纵的天才不同,他知道如何在优势和劣势之间做出选择,但他可以像一匹孤独的狼一样忍受羞阿辱和负担。

  这就是为什么当孟在武馆见面,化天为寿的时候,他愿意送个礼物表示歉意。

  当时,荣天给孟阳的感觉是他是一个生活在世俗城市里的小人物,所以他并没有认真对待。

  然而,杨孟知道他对这件事很有眼光,这绝对是荣天的头号人物。

  即使不是现在,这个人的名字将来也一定会出现在钱元宗的徒弟白堂。

  “毁了我的衣服,我宁愿山洪不在乎,但是现在你呼吸分散,气体和血液崩溃,恐怕不会显示双舞第四风格,如果你喜欢,我宁愿山洪或者句子,狩猎,魔鬼蓝花愿意贡献3分。”

  以前没有霸主气势的宁山急流,在离荣山山五米远的地方,发出孤独的笑声。

  语气意味着不再轻蔑。

  正在谈话的两个人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突然,他们的头皮变得很紧,他们突然转过头去,往后面看。

  但我看到一个人穿着黑色的锦缎,戴着草帽,踩着魔法和邪恶的身体的法律,低声奇怪和闪烁。优雅的防尘姿态,以及从全身散发出来的广阔的空气,震惊了这两个人的眼睛,让他们的骨头变得冰冷和多毛。

  更有甚者,洪宁山全身的气血都不受控制地涌动着,连他的身体也禁不住颤抖起来。

  这种颤抖不是恐惧,更不用说恐惧了,而是面对强者和真正强者时的正常反应。

  第六感告诉他,他是第一个进入钱元朝的人。

  在开始之前,他紧张得像一根弓弦,心跳加速,手足无措。

  仿佛,他们的呼吸声,因为这个人的出现,而短暂的延迟。

  呼吸不仅不可预测,而且很可怕。

  虽然荣天没有宁山鸿的六感,但独来独往的技巧让他战栗得不敢流汗,更别说藏在呼吸里,就像江涛蛟龙的勇猛精神一样。

  恍惚中,两人迅速地对视了一下,两人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前所未有的沉重的颜色。

  但那人仍在半空中,像雷雨一样转过身来,直直地掉了下去。

  停下来,站在20米开外。双手握住剑鞘的末端,保持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

  吹着口哨的风和沙子使那人在帽子后面的黑暗中剧烈地跳舞,那人的裙子噼啪作响。

  但是他不能吹。那人沉着如泰山,身体平静,脾气暴躁。

  与这个人相比,他们似乎更像世俗乡村里的人,当他们在外面遇到砍刀的人时感到不安。

  “你是谁?”

  荣山打着呼噜,偷偷地吞了一口水,咬紧牙关,大声地问。

  虽然他努力保持镇静,但直到颤抖的声音出现,他才知道自己有多担心。

  “我是谁并不重要。我珍惜这朵花是很重要的。”

  听到来客低沉的声音,宁山弘弘的瞳孔颤抖起来,给人一种强烈的感觉,脸上立刻浮现出选择的颜色,接着他的头皮变硬了,嘴巴张开了,本想说什么话,却突然握了一把长抢。

看过《巅峰都市强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