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逍遥乡村医圣 > 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信心十足

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信心十足

  请微信搜索 “看书神站” 防丢失,点关注 不迷路!

  小公寓里。W

  下午五点多,顾随意接到傅长夜的短信,老男人说他会晚点回来。

  顾随意视线扫过短信,瘪嘴不屑嘟囔一声。

  刚确立关系,老男人开始晚归。

  现在晚归,后来会不会越来越严重,逐渐发展成夜不归宿偿?

  她把手机扔一边,心里憋着一股小怒气,不想理他。

  真讨厌,可惜现在她不是金主了,不然就有立场,打电话过去质问撄。

  老男人,晚上在外面这么晚不回家,是不是在外面玩疯了,想造反?

  但现在……算了,老男人嘛,没准有自己的交际圈。

  作为一个小女朋友,她还是要做到很合格的。

  她没有回傅长夜的短信,那头傅·新晋男朋友·长夜就迟迟没有接到他小女朋友的电话。

  快八点,老男人按捺不住,给小金主打了电话。

  小金主接到傅长夜打回来的电话,看着亮了的屏幕,上面来电显示还没有改,仍是小情儿。

  要不要接啊!

  小金主在纠结,手机震动两下,还是接了,小白手划过接听键,把电话移到耳边,

  她轻轻地“喂”了一声:“干嘛,有事?”

  语气特别高冷!

  透出一种“有事快讲,没事我就挂了”的矜傲!

  电话里,老男人声线低醇沉缓,有宠溺笑意,问她:“小金主,有没有看到我给你发的短信?”

  “看到了。”顾随意冷哼一声。

  “看到怎么不回?”

  顾随意靠在松软沙发上,一条小白腿曲着,甜甜声线软软:“你发了就知道我会看到了啊,回什么?要是没看到,肯定直接给你打电话过去。”

  小金主心里是有点怒气的。

  今天早上刚对她做了坏事,晚上就开始晚归了,上次也过分,吃抹干净早上一觉醒来,竟然就已经去了公司。

  不是一般啪啪啪以后,男人都会留在女人身边,嘘寒问暖体贴着吗?

  傅长夜这个老混蛋,只知道自己满足了,都不懂温柔体贴。

  成熟大叔的稳重靠谱,在这方面他一点儿没有。

  哼,还好她会贴他十八线老男人工作忙,估计跑龙套都跑得累死了吧。

  傅长夜好看薄唇蔓延淡淡愉悦的笑,小金主总是歪理很多。

  他对着她说话语气也温柔:“我很快就回去,小金主别担心。”

  “谁担心你一个老男人!”

  顾随意又是一声矜傲的冷哼,漂亮杏眸眸光流转,撇撇嘴说,“你爱在外面呆到多晚就多晚。我自己要先睡了。你要是太晚回来,我绝对不会等你的,也不会给你留门,就把你关在外面,让你进不来。”

  说完,小金主小手,按断了电话。

  *

  傅长夜看着已经挂掉的电话,显示屏暗了,他的湛黑眸底有笑。

  要把手机收起来,嗡嗡两声震动。

  短信进来。

  傅长夜骨节分明大手点开短信一看。

  【老男人,赶紧回家!不然我真的会把你关在外面,不是开玩笑!】

  傅长夜唇角笑意越发愉悦,英挺眉峰也带笑。

  小猫儿太别扭,总是口是心非。

  傅长夜姿态慵懒坐在沙发上。

  旁边一张圆桌,苏墨邬域东几个人在打麻将。

  眼角余光瞥了傅长夜一眼,苏墨扔了一张一万出去,问对坐的邬域东:“大黑昨天真的特意让你抽时间去医院处理那么一件小事。”

  邬域东穿着惯常穿的银灰色西装,清隽面容戴着金色边框眼镜,浑身上下精英气质十足。

  清冷皱眉,邬域东面色不悦:“就是一件寻衅滋事的小事,害得的昨天开庭差点迟到。”

  苏墨今天没有戴隐形,一双湛蓝色眼睛在灯光下深邃迷离像蓝色海洋,他忍不住笑了起来:

  “听你这话,不是赶上了吗?”

  ————————红————袖————添————香————独————家————首————发————————————

  陆时凤从会所大门进入,进了电梯,上了楼,叮咚电梯响。

  皮鞋踩在松软昂贵的地毯上,走到包厢门口。

  抬手推开包厢,他站在门口。

  扫一眼包厢,大黑,苏墨,邬域东都在。

  傅长夜姿态慵懒坐在沙发上,欣长身躯挺拔,修长食指中指夹着烟,另一只手拿着手机,唇角似乎淡淡有笑。

  听到开门声响,邬域东看到陆时凤,淡淡一声:“时凤,你来了。”

  其他几个作陪打牌的看到陆时凤,脸上纷纷有讨好笑容,恭恭敬敬地一声:“陆少。”

  陆时凤微微点头颔首,算是打了招呼。

  他本意是想约大黑单独谈谈时樱的事情。

  但是现在包厢里出乎他的意料,苏墨和域东都来了,大黑约的?

  苏墨今天手气不好,已经连输了好几把,侧首,湛蓝眼眸视线投射在陆时凤身上:

  “时凤,你来接手?”

  陆时凤摇摇头,往一边沙发走去,说:“不了,你玩,我找大黑有点事。”

  苏墨耸耸肩,继续洗牌。

  ————————红————袖————添————香————独————家————首————发————————————

  陆时凤长腿几步走到沙发边,桌上开了一瓶红酒。

  他拿了一个高脚杯,给自己倒了一杯,也给傅长夜倒了一推,推到他面前。

  傅长夜抬了抬眼皮,看了被推到他面前的酒杯,眸色深谙没有说话。

  “大黑,你应该也知道我约你出来想要说什么?”

  傅长夜说话不喜欢弯弯绕绕,陆时凤这点知道得很清楚,他决定直白了说:

  “时樱这次做的事情太过了,顾导裸照的事情,是她爆出去的,这是她的不对。我代她向你和顾导赔个不是。”

  他说着,长指端起酒杯,薄唇沾杯,一饮而尽。

  傅长夜长指夹着烟,青烟白雾模糊他的面容,他没有说话。

  喝完一杯红酒,陆时凤看不清傅长夜脸上的表情,又继续说:

  “裸照是她从我那里拿的,让她把顾导的照片从我那里拿走,也算是我的责任,而且她年纪还小,这件事情现在会变成这样,大部分的责任在我。我很抱歉。”

  傅长夜抽了一口烟,静静抬眸看向陆时凤,眸底一片平静深寂:“时凤,21岁,不小了。而且……”

  他顿了顿,声线沉缓冷肃,淡淡道:“年纪小,不是她做错事的理由。”

  陆时凤很少看到这样的傅长夜。

  面色沉冷,刀削一般的冷峻面庞像有一层冰。

  沉默半响,陆时凤咬了咬牙,问:“这次事情是我这里不对,大黑,你想怎么办,你说?”

  傅长夜冷峻眉峰微微一挑,掐灭烟头,不咸不淡地道:“让她也拍张裸照,发到网上去怎么样?”

  他讲话的语气实在太过云淡风轻,仿佛只是描述今天天气不错一般。

  完全没有任何说重话的样子。

  这样的淡淡语气,以至于足足过了好几秒。

  陆时凤才反应过来傅长夜说的要怎么办?

  脸色猛然一变,陆时凤骤然拔高音量,失声道:“傅长夜!”

  包厢很大,陆时凤和傅长夜所在的沙发只有他们两个人。

  其余几个都在牌桌那边打麻将,声音有些吵杂。

  陆时凤骤然一声傅长夜,让一桌打麻将的人都停下手里的动作。

  纷纷望了过来,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真的要这么做?”陆时凤桃花眼没有平时的轻佻冷魅,眉宇间骤然有戾气,深沉得似乎暗不见底,“没有商量的余地?”

  傅长夜还是拿慵懒姿态坐在沙发上,浑身上下一股冷肃的气息。

  陆时凤的脸色实在太难看,以至于几个离得远打麻将的人都觉得傅长夜和陆时凤之间的气氛有些不对劲。

  邬域东最首先从位置上站起来,面上清清冷冷,像在观望。

  苏墨倒是没有什么担心的反应,混血儿面孔的俊美五官,湛蓝眼瞳有一抹兴味,兴致勃勃地看向傅长夜和陆时凤。

  “喂”了一声,问邬域东:“大黑和时凤吵架了?”

  ---题外话---【谢谢订阅】

  【谢谢的荷包,开心比心,么么哒o(n_n)o~~】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逍遥乡村医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