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一路嚣张 > 第十章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第十章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两具狼尸,满地的鲜血,一直不停的狼嚎,这一切让湘西深山中的湖畔冒出了一丝渗人的寒意。

  如果在加上那瑟瑟发抖的几人,可能除了宋三缺外任谁都没有想到,这其实就是传说中深山野猎的场景。

  只不过是角色互相变换了而已。

  是狼群将这几人给当成了猎物!

  既然你有猎物的想法,那么你就应该有被猎的准备,宋三缺早先就给他们敲过警钟,不过显然并没有被他们给听到脑子里去,既然如此接下来出现什么状况,也就别怨天尤人了。

  抱着此种想法,宋三缺并没有太过紧张,手里的扎枪只是缓缓抬起准备应付接下来狼群新一轮的进攻,因为刚刚那五只前扑过来的狼其实完全就是狼群试探的意图,动物也有策略,它们就是要判断一下,眼前的猎物到底是能够一拥而上就轻易撕碎,还是要围歼许久胜负不定。

  显然,宋三缺的扎枪和那几条猎枪的枪响,让狼群明白了一件事,今天晚上恐怕将是一场恶战了。

  狼群嚎叫不止,躺在地下的那几头狼并没有阻止他们前进的脚步,待得狼群后方突然响起一声悠长的狼嚎后,宋三缺猛然跨前一步,说道:“狼群要发起总攻了,各位护好自己的小命吧”

  那狼嚎这是头狼的信号,命令手下开始一往无前的进攻!

  宋三缺此刻到宛如有些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模样,双手紧握着扎枪挡在一席众人前方,等到狼群进攻开始后,两手灵巧的左右腾挪,那精钢打造的枪头在他每一次或是抬起或是落下的时候,总是能够很轻易的就刺中他所判断的目标,枪枪不跑空,精准无比。

  凡是被扎枪刺中的狼除了当场殒命外,最轻的也是倒地不起,过百斤重的扎枪在他势大力沉的舞动下,威力极其惊人。

  宋三缺的勇猛让他身后众人提起的心稍稍放下许多,见他一人就抵挡住了大半的狼群进攻,压力骤减之下王琛,小六,段宏旭几人的猎枪到是奏效不少,虽然达不到强强毙命的结果,但通常两三条枪齐放之下很是让那些倒霉的狼吃尽了苦头。

  场中最镇定和冷静的除了宋三缺外,就要属袁野了,虽然丛林战他的经验并不丰富,但是长久以来在军队中接受的训练让他应付起狼群的进攻十分的游刃有余,只不过他就只是紧紧的守在苏童的身边,打定了只让苏童一人避免危险的念头,只要有狼接近他们二人两三米的范围,原野手中的十字弩抖手就是一箭,基本上算得上是箭无虚发,能精准无比的洞穿狼头。

  片刻之后地上又增添了十来具狼尸,这种结果换来的则是宋三缺的气喘吁吁和逐渐放慢的动作,过百斤中的扎枪被他长时间的舞动,任凭他体力在强此刻也有些是不小了,他稍稍后退两步,谨慎的说道:“狼群还没有停下来的迹象,你们手里的子弹可要省着点用了”

  宋三缺明白光靠自己这一杆枪断然无法抵挡狼群的进攻,他保住自己的命不难,但后面的人要想全身而退此时靠的就只能是他们能够发挥超常的战力了。

  不过,宋三缺的话音刚落,王琛就苦笑着扬了扬手里的猎枪说道:“我的子弹已经快用光了”

  小六更是气急败坏的说道:“我的也不多了,最多还能在开几枪”

  除了这两人外,段宏旭那三人同样如此,刚刚狼群大规模的进攻让这几人都快被吓的麻爪了,哪里顾得上打一枪就奏效一枪的结果,完全就是胡乱放枪,只求能够尽快的干掉冲向自己的狼群。

  宋三缺叹了口气,眯缝着眼盯着还在徐徐前进而没有停下的狼群,索性就将扎插在了地上。他这个动作让后面的人纷纷止不住的惊呼起来,他这是干嘛,打算放弃了不成?

  小六焦急不堪的说道:“哎,我说..你想干什么,可不能扔下我们不管”

  王琛皱着眉头说道:“你带我们进山,就要保得我们周全,如果我们几个当中有人出了事,你和你们村子也必将受到连累”

  这话正是刚刚苏童同他交代过的如出一辙,宋三缺又怎能不明白殃及池鱼这个道理?

  宋三缺将扎枪插到地上,并没有放弃的意图,这个时候他的体力已经完全无法支撑住接下来在连续不断的还击了,所以宋三缺只得放弃扎枪而是抽出了身上的那把柴刀,将刀握在手里后,他回头阴阴的笑道:“保你们可以,不过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众人赶忙齐齐的问道。

  宋三缺挥了挥手中的柴刀说道:“一条狼,一万块”

  “么的,这个死要钱的家伙,坐地抬价啊”小六恨恨的低声咒骂了一句,不过却还是说道:“没问题,两万都成”

  王琛也是无所谓的说道:“钱不是问题,问题是你要说到做到”

  “嘿嘿,我书的少哈,你们可别骗我,说好的价回头可别反悔”宋三缺手腕一翻,翘着嘴角回头就只等狼群再次进攻而来。

  袁野看着宋三缺的背影,皱眉说道:“他刚刚并没有出全力,虽然之前的抵挡强度很大,耗费体力也不小,但他除了气息上有点紊乱外,步伐和攻势都很平稳,照我估计来看他如果拼力抵挡,至少还能在坚持十几分钟而不力竭,这家伙藏拙了?”

  苏童笑道:“狡猾的家伙,他就是打了敲竹杠的心思,咱们这帮肥羊打一进村开始就落了他的算计中,此时的场景估计完全是在他的预料内..。。好一个刁民啊”

  袁野愕然问道:“这..狼群的出现也是?”

  苏童皱了皱精巧的细眉,略带不满的说道:“别看他开始装的那么像,你仔细想想咱们这一路走来直到晚上哪里碰到什么有威胁性的东西了,然后就轻车熟路的找到了这片湖泊,这说明他对这山林肯定是无比的熟悉,了如指掌,那么其中有狼群他会不知道?”

  袁野张了张嘴,还是不可置信的问道:“不可能吧,那他玩的也太大了”

  “有什么不可能的?我也是刚刚才想到,有一个细节咱们谁也没留意”苏童叹了口气,恨恨的说道:“咱们都被他给耍了..先前他们几人打到的兔子和你射穿的山鸡一直都被当做是战利品没有丢掉,从树林到湖泊那血流了一地,狼群还不顺着味道就追了过来?这种常识和经验性的问题,我们能忽略掉,他这种长期在深山脚下生活的人会忘记?摆明了就是故意借此把狼群给引来,然后好好的敲诈一笔”

  袁野到此算是彻底的明白过来,这一趟野猎他们是打算猎物,而宋三缺其实也是,只不过大家的目的一样目标却是不同,这群人猎的是动物,宋三缺猎的却是他们。

  宋三缺站在人群前面狡猾的笑了笑,如果此时他听到后面苏童的一番分析恐怕会忍不住的竖起拇指称赞一声,好聪明的女人!

  苏童说的没错,这一切从头到尾完完全全都是在宋三缺的算计内,从进山到撞见狼群,他打的就是想要狠狠敲上这帮人一笔竹杠的心思。

  这么多又白又嫩的肥羊可是很少碰到,不在宰上一笔狠的,岂能对得起这老山方圆百十里地他宋三哥的恶名?

  有这么一说是叫雁过拔毛,但在三哥这却是有另外一说,人从村里过就得剐下一层油来才行!

  三哥穷怕了...

  接下来的事就简单多了,既然竹杠敲上了,宋三缺索性就放开手脚,提着柴刀杀入狼群,如虎入羊群般势不可挡,将所剩下的十几条狼全都逐一放倒。

  狼群固然可怕,固然凶猛,但是对于常年生活在深山周边,以打猎为生的宋三缺来说却并没有多少的惧怕感,甚至每当他一刀插入狼身的时候心里都隐隐有着一种兴奋和刺激的感觉,这是多年以来养成的脾性和那深深印到骨子里的血气。

  因为在这鸟不拉屎,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穷乡僻壤的地界,你不争命,靠什么让他们孤儿寡母的能挣扎着活下去?

  所以,在这湘西小山村里,宋三缺除了恶名,他还有着更让人心悸的狠名,只因为他有个宛如深山里却是金凤凰般的老娘,他不恶他不狠,那他娘这辈子说不上就得遭受多少非人的恶事!

  宋三缺从倒在地上的最后一条狼身上拔出了沾染着鲜血的柴刀,毫不忌讳的在裤腿子上蹭了蹭擦拭掉狼血,然后脱下那已经被狼血浸染的不成样子的上衣,丝毫不顾及身上那纵横交错的伤疤给众人带来的惊诧感,从口袋里掏出那盒袁野之前送给他的烟点了一支,满足的看着地上的狼尸狠狠的吸了两口,心里别提有多畅快。

  这地上的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啊,足够他们娘俩许久不用为活计发愁了。

  王琛和小六咋舌的借着月光隐约的看见了宋三缺luo露出来的上身那十几条的狰狞疤痕同时倒吸一口冷气,小六搓了搓手道:“乖乖,难怪这家伙这么生猛”

  王琛低声说道:“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了吧?白天你要是真把他给惹着了,恐怕你此时就跟地上那些狼尸的下场一样了”

  小六的脑袋跟小鸡啄米似的频频点头,心里后怕不已。

  宋三缺一根烟抽了大半根后才转过身子,不过就当他掉过头来之后除了那三条土狗之外其余的人都一见他的样子都情不自禁的连连后退,直到一脚踏入湖中传来冰凉的感觉后,才算停下,但是脸上惊恐的表情却还是没有消散。

  宋三缺低头看了看身上的狼血和手里的柴刀,又用手抹了把没有干涸的血迹,咧嘴露出一口白牙笑了笑说道:“我又不会像那些畜生一样把你们给生吞活吃了,怕的什么?”

  宋三缺说完后嘴里又用仅自己可闻的声音嘀咕道:“当然了,前提是你们得知道欠债还钱这个道理”

  被袁野挡在身后的苏童此时却是眼睛紧紧的盯着宋三缺的右肋下方,多数人都注意到了宋三缺那满身的伤疤,只有苏童不经意间看到了他肋下居然有着一串让人惊异的纹身。

  八个黝黑汉字:“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字迹潦草但却字字相连,如果这八个字写在纸上恐怕谁见了都得喊声好字!

  但纹在了人的身上却给人感觉很是诡异和惊诧,这纹字的人好大的大家风范啊!

  苏童将眼睛从宋三缺的肋下挪开,轻轻的拍了拍扑通乱跳的小心肝,暗自摇头,这深山老林中怎会冒出如此古怪的男人。

  擦着黎明的光辉,身后徐徐可闻的湖水声,加上一地的鲜血和狼尸,宋三缺立在人群前方的那副模样让人一看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颇有些渗人的味道,好在这时那三条土狗忽然“汪,汪,汪..。”的叫了几声,才将众人从那虚幻的恐惧感中给拽了回来。

  王琛和小六等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心有余悸的又看像了宋三缺,心道要是把这家伙给惹急了,是不是自己等人也有可能落个死无全尸的下场?

  这一役,把众人给震的有些心理发虚,在看宋三缺的时候已经少了那种看待土包子的神情,虽然宋三缺无法因此而让自己的身形看起来高大一些,但至少在他们的心中忌惮还是有的!

  也许这一席人里只有苏童的心里对于宋三缺没有什么抵触感,一是这家伙曾经救过她一命,二是她看的出来,这人只为财,至于其他的都是无关紧要。

  宋三缺将柴刀插回身上,抬头看了看天色,见离天亮似乎已经不远,就说道:“几位,是打算在这山里继续转转呢,还是打道回府?怎么说都成,我继续奉陪”

  “咕嘟”小六心有余悸的咽了咽唾沫,低声对身旁的王琛说道:“琛哥,回去吧,这一趟野猎我看是差不多了,估计回去之后我得有段日子能缓过神来”

  段宏旭三人也同样附和着点了点头,狼群的出现将他们的雄心壮志全给撕成了一片碎渣,他们真怕在呆下去万一出现点别的意外,被猎的就是他们自己了。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一路嚣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