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一路嚣张 > 第八章五弊三缺

第八章五弊三缺


  进山大半天的效果可以用惨淡两个字来形容,坦白的说这一队的收获可能连填饱他们肚子的分量都不够,当然就更兴不起什么兴奋的念头了,可以算是乘兴而来败兴。。还没到归去的时候!

  将近傍晚的时候,宋三缺带着这一行人马来到了老林深处的一个湖边,湖不大一眼就能望到对岸,水很清,湖岸也很平整,正适合安营扎寨。

  “我们先休息一晚上,明天在往湖东方向行进,然后转道向西差不多明天傍晚就能回到村子里了”宋三缺将帆布包扔到地上,然后放下扎枪就打算出去寻找晚上扎营的东西。

  这时王琛和小六都脸带不满的走到他的跟前说道:“哎,我说,我们是来野猎的,不是来野炊的,钱我们已经付了不少,但是效果么却和我们心中预计的相差太远了”

  宋三缺见状有些好笑的说道:“怎么?难道你们还真盼望着碰到个熊瞎子野猪山狼之类的猎物不成?以咱们得脚程进山的范围还是太小了,这个地界一般大点的牲口很少会冒出来的,我劝你们还是消了那份心吧”

  小六扬了扬手里那迄今为止只是胡乱放了几枪的双管猎枪不满的道:“不然我们带着它进山干嘛?”

  小六的话引起了另外几人的符合,纷纷上前开始声讨宋三缺这个向导的不是,宋三缺听着直翻白眼,他只得无奈的说道:“各位,虽然这林子里确实什么大个的猎物都有,但是我得奉劝你们一句,真要是碰到你们希望碰到的猎物,那结果绝对不是你们想要的,只怕别是有来无回,到时后悔都晚了”

  王琛皱着眉头说道:“十几个人,好几条枪怕个什么?”

  宋三缺嗤笑一声说道:“你们这几条猎枪也就能打个兔子山鸡,我怕你们真要是撞到个大的猎物自己就先腿软了,省省心吧各位,不是我吓唬你们,这野猎不是你们能打的”

  宋三缺的耻笑换来的是几人极度的不满,但他依然不管不顾的调头往林子中走去,嘴里说道:“原地等着,这里还算死比较安全,我去弄点东西回来”

  宋三缺走没了影子,剩下的几位只得无可奈何的席地而坐掏出压缩饼干和水壶补充体力,苏童在原野的身旁坐下后说道:“他说的很对,凭借咱们这几个人最多只能达到现在的成效就不错了,在想收获什么可就出了咱们的能力范围之外了,我们两个不用管其他的人,跟进那个家伙就好”

  原野挠了挠脑袋,灿笑着说道:“我还真怕苏小姐你一门心思想着硬要猎点什么大个的东西,那样的话我可就很难照顾的周全了,这样也好,哎说来京郊附近也有不少猎场虽然和这种深山老林比少了不少刺激和危险,但至少咱们可以少了一份担忧啊”

  苏童扶了扶鸭舌帽,第一次摘下脸上那副蛤蟆镜淡淡的说道:“我出来只是不喜欢京城的氛围,纯粹就是散心的目的,家里的事乱糟糟的闹的人烦心,至于出来的成效么,无所谓”

  那边,小六和王琛还有段宏旭三人围坐在一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几人的心思都没苏童放的那么宽,对于今天的行程到现在为止还耿耿于怀一脸的不爽。

  小六恨恨的说道:“那个小子存的就是骗钱的心思,带我们在山里兜一圈在回去,就跟打发要饭的差不多”

  段宏旭哼了一声道:“不然还能怎么样,我们进了山就跟瞎子差不多,又不能扔下他自己活动,到时怕是就有的进没的出了”

  小六寻思着和王琛说道:“琛哥,要不要在给那小子下点狠剂量,用钱砸的他带咱们寻点刺激的”

  王琛摇头说道:“难,那个家伙一看就是死钻牛角尖,认准的事不会轻易动摇,过了今天晚上到明天看看还能有什么效果,不行咱们撤回去在重新让人带进来,我就不信了,这次会白出来一趟”

  几人坐在地上琢磨了没有多久,宋三缺就领着三条土狗抱着大捆的树枝和干草回到了湖边,扔在地上后说道:“用这玩意铺到地上睡觉的时候可以防潮,山里天黑的早亮的也早”

  宋三缺将干草分给了几人,然后收拾出一小片空地架起了树枝掏出火柴就点了起来,等火燃起之后他将白天砍断的那几段蛇身插到了树枝上放在火苗上开始烘烤起来。

  他正烤的津津有味,蛇身上渗出的油发出次啦直响的动静时,苏童起身走到了他的旁边坐下后笑道:“你的手艺似乎看起来好像不错”

  “土方法而已,谈不上好吃但能填饱肚子,我带的补给可没你们你们全,只能自力更生了”宋三缺转动着树枝上的蛇肉,抬头看见第一次露出真容的苏童脸上猛然间的抽搐了一下,心里惊叹如果此刻武雀那个小子要是在这的话,不知道那口水得流出多少来。

  苏童似乎早已习惯了男人在看到她时所流露出的那惊讶神色,脸上神情淡然的说道:“我想问问,你带我们走的这条路虽然看起来人迹罕至也属于进入了深山的范畴,但是不是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安全的?”

  宋三缺毫不掩饰的说道:“没错,这里虽然平时很少有人来,但确实是那些大型动物出没比较少的地方,要往南走那里才算是禁地,所谓的禁地就是甭管是多么经验丰富的猎手只要去了,如果出现意外就绝对没有全身而退的可能”

  苏童点了点头,说道:“如果是我们这群人,说来肯定是有去无回了?”

  宋三缺从背包里拿出盐巴和调料逐一洒到蛇肉上后说道:“咱们都不够那些猎物塞牙缝的,能剩点骨头就不错了”

  苏童讶然一笑,歪着脑袋说道:“有这么夸张?”

  宋三缺将鼻子凑到蛇肉上猛力的嗅了嗅,似乎很是满足上面散发出来的味道:“那些动物可不会认得你们手里的猎枪弩箭有什么威力,在它们的眼里只分能吃的东西和不能吃的东西,所以一旦撞见在它们认为是可以下嘴的东西,就绝对不会退步,会想尽一切办法将目标给撕碎,然后全都吞到肚子里”

  苏童似乎被宋三缺的描述给吓了一跳,她扶着胸口刚想说话,却没想到宋三缺将一块烤好的蛇肉递了过来说道:“这可是正宗的野味,比你们城里那些可是算是强了不止一点半点,吃过了包你回味无穷”

  苏童只是稍微一犹豫就接过了宋三缺递过来的树枝,对于这在她来说是传说中的野味苏童心里确实有点小怕,吃蛇的人很多但其中并包括她。

  在平时多数都是以青菜为主的素食主义者来说,一般的肉类都是拒之门外的,更何况是餐桌上并不常见的蛇肉。

  苏童肯下嘴除了因为最近两天被压缩饼干给搞的有点食之无味外,宋三缺那炙烤了半天的蛇肉上面所散发出来的香气和冒着油泡的肉块那卖相实在是太打人了,这让苏童的十指忍不住有些打动了起来。

  宋三缺看出来苏童似乎有些拘谨,不过也不在意,递给她之后自己又拿起另外一块然后拧开武雀从他爷爷那里偷来的酒壶开始大快朵颐起来。

  苏童见宋三缺不管不顾吃喝的如此痛快,终于忍不住的小咬了一口,蛇肉入嘴有些发烫,但随之而来的则是满口的香气,和细腻的肉质感,咀嚼之后咽下更是从嘴到肚子里都散发出来一股难以言明的舒服,苏童吃了两三口之后忍不住的冲着宋三缺竖起了拇指,夸赞道:“手艺真是地道,怕不是比那些大厨子也不乏多让”

  宋三缺憨厚的笑了笑,说道:“土方法而已,就是留了个原味,吃起来除了新鲜外最主要的是这山里的东西比较地道,我的手艺堪堪过得去而已”

  其实,宋三缺并不知道,苏童嘴里的大厨子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大厨,而是那些京城深宫之中轻易不出手的厨界高手,生平只服务那些权力顶尖的有数几人,他能当得起这个夸赞,可想而知那手艺得地道到了什么地步。

  见两人有吃有喝的好不乐乎,原野也是凑了过来,宋三缺同样毫不吝啬的递给了他一块蛇肉,原野也不客气接过手后咬了两口,反应如出一辙,夸赞不停。

  看着三人有吃有喝的情景,那边的小六满脸不爽的嘀咕道:“那个小娘们口味挺重的么,没想到竟然对这山村野小子来了兴致,这让行走花丛多年的哥们我情何以堪啊”

  王琛瞄了那边一眼,听到小六的念叨后,忍不住的笑道:“你真当那位京城来的大小姐玩什么公主与青蛙的把戏不成?对于她来说,这只不过是平时生活中一种点缀的感觉而已,上升不到你肚子里所想的那些狗屁糟糟的事来”

  段宏旭也是附和着点头道:“俗话说道不同不相为谋,这感情的事也是如此,有很多人乍一接触还挺新鲜,觉得有点意思,但是相处下来才会发现其实彼此之间就是不同相交的两条平行线,都是各自生活中的过客而已,昙花一现罢了”

  小六撇嘴说道:“但我就是不爽,那小子进山就拽的跟个二五八万似的,带着咱们也不干正经事,平白耽误了功夫不说,这时候还跑到美人面前献殷勤,真拿咱们当白痴涮呢”

  王琛摆了摆手,无所谓的说道:“小人物而已,想折腾他以后有都是机会,先把这次进山的乐子找了再说吧”

  王琛嘴里虽然如此说,但心里同样存有芥蒂,抛开苏童那隐隐在京城拔尖的身份不说,光是那摘下墨镜掩藏在鸭舌帽地下的靓丽容貌就让他这平时见惯了美色的湘西地界公子哥尤为感叹,可是对方到如今只是和他招呼了那么两三句可怜巴巴的话语,但现在却和那边的山村土包子有说有笑,这打击感可是忒重了点。

  酒足饭饱后,天色也逐渐的黑了下来,在这深山老林中黑夜尤其的渗人,夜风吹来树叶发发沙沙的响声,还有那丛林之中经常传来莫名的兽叫,让人的心里感觉极其难安。

  宋三缺将篝火上又放了些树枝,让火势逐渐燃起来保持不灭,然后让众人将干草铺在火堆周围准备休息,自己则是抱着那杆扎枪坐到了一旁。

  原野凑到他旁边问道:“怎么着,得守夜?”

  宋三缺道:“这地方要是没个看护,咱们半夜被围死在这都不知道,天知道那些牲口什么时候会顺着味就摸过来,不留个示警的人,你们被牲口的口水滴到脸上在察觉那可就晚了”

  “中,咱俩一人一半,后半夜我来”原野点头说道。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一路嚣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