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皇天战尊 > 第五百三十四章 以命相博!

第五百三十四章 以命相博!

  噗哧!

  火炎剑狠狠落下,凌逍以自身灵元施展《流云天袖》凝聚出可称坚不可摧的白色匹练竟在火炎剑剑刃所斩之处撕裂开来,那一瞬间天云宗弟子尽皆目光呆怔,脑海一片空白。

  斩断了!

  阳炎,竟然真的斩断了流云天袖!

  阳炎一路坠落了数里,但此处虚空仍属高空,距离地面**里之高,阳炎从此处摔下去一样是粉身碎骨,绝无半分活路,可他仍然斩断了可以救他一命的流云天袖,何其疯狂!

  他一定是知道了什么,才会宁可选择死亡,可究竟他是怎么知道的?

  这些暂且不提,可流云天袖乃玄阶武技,更是由修为高深的凌逍师兄施展出来,阳炎不过炼气境八重修为,而且分明受了不轻的伤,又被流云天袖缠住,怎么可能做到一剑就将坚不可摧的流云天袖斩断来?

  一剑斩断流云天袖,阳炎的身体距离疾风鸟又还太远无处借力,立刻又朝着下空坠去,凌逍从不可思议的变故中回神,强行忍下破口大骂的冲动,再一次施展流云天袖,白色的匹练迅速缠向阳炎,之前是他一时大意才被钻了空子,这一次他甚至不惜用出四成的灵元,流云天袖威力大增,阳炎绝不可能躲开,更不可能再被阳炎斩断。

  ”这一次我要将你全身骨头都勒断,看你还能玩什么花样!“凌逍眼中满是狠辣之色,打出的白色匹练威风凛凛,边缘如同刀片一般锋利,一般灵元境强者的护体灵元加肉身都绝对挡不住会被切割掉来。

  当然他的目的不是杀了阳炎,这一次依旧打算先将他捆住,勒断全身骨头让其无法动弹之后再救他上来。

  若是之前的阳炎绝对挡不住也躲不了,差距太大了,何况他的身体正往下空坠落无处借力,躲无可躲,但又经历了一次潜移默化的蜕变之后,一切已然不同。

  那以迅雷不及掩之势急射而来的白色匹练在阳炎的眼瞳中仿佛被放慢了数十倍,一直到白色匹练射到近前想要再次缠住他时,阳炎终于动了,他的身体在极速的坠落之中猛地停了下来。

  是的,没有看错,阳炎真的瞬间止住了下坠之势,那流云天袖乃凌逍根据阳炎下坠的速度预判打出的,也就是说那白色匹练并没有打向阳炎此时此刻的位置,而是要往下数丈,他的身体这一滞留,顿时凌逍信心十足打出的流云天袖落了空!

  “什么?!”凌逍和一干天云宗弟子尽皆瞪大了眼睛,满是不可思议地看见这一幕,脑袋仿佛当空了一般,简直比阳炎之前斩断流云天袖自断生路还要震惊,看着阳炎的目光惊为天人。

  虚空滞留!

  这怎么可能?

  天玄镜强者才能御空而行,无需飞行灵兽就能在空中随意行走,如果只是在空中短暂滞留的话却是天玄镜以下也能做到,但也得要一身灵元凝厚无比如同滔滔江海的高阶灵元境强者才能做到,余下之人最多仅能让自己坠落的速度慢一些,却远远达不到滞留虚空的地步,凌逍自己都不可能做到,区区一个炼气境八重武者怎么可能做得到?

  这等逆天之能,怎么可能出现在阳炎的身上?

  一定是眼花了!

  再一看,阳炎的身体果然继续坠落了下去,好像那一瞬间的停滞真的是眼花了,然而凌逍却注意到,他坠落的速度慢了许多,速度也几乎没有了增长,好似空气变得黏稠在阻止他下坠,但并没有,这等奇事发生在小小一炼气境之人身上,同样匪夷所思。

  凌逍觉得一定是出门之前没看黄历,否则如此颠覆认知的事情怎么一而再再而三发生在一个毛头小子身上,将他打击的体无完肤,让他嫉妒得眼冒火光。

  “风。”阳炎心念一动,更毁天云宗众人对武道认知的事情接踵而至,虚空中骤然刮起猛烈的飓风,在恐怖的飓之风暴中好似有一股力量将他的身体托起,本是仰躺着往下坠落的身体逐渐挺直,最终傲立当空,冰冷的目光向上望去,与他对视之人尽皆心中一寒。

  凌逍的脸色彻底凝固下来,失声惊叫道:“风之意志!”

  “什么?是风之意志?!”天云宗弟子顿时呆了,武道意志何其难得,他们知道阳炎身负三种武道意志雪之意志、剑道意志和杀伐意志,前一种他们只在阳炎的传闻中听见过,据说在试炼之地曾经施展过一次,后两者他们更是已经亲身体会过,非常恐怖能够威胁到他们了。

  虽然对阳炎的描述里也提到过他还擅长风的力量,但只是停留在势的层次上,势蜕变成武道意志何其困难,即使有绝顶天才可以领悟多种势最终能够晋升武道意志境界的也不过一二种而已,三种武道意志已经是现今乾域已知最多的了。

  而如今,阳炎悟出第四种武道意志,风之意志,已经不是简单的天才二字能够形容的了,妖孽都略嫌不够,这是足以气死任何天才妖孽的人物,莫说同龄,就算同辈之中,又有几人配与之比肩?

  此时此刻,他们方能理解清衍道人为何非得要活着的阳炎不可,不仅身怀异宝,本身价值亦是不可估量,可利用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

  “风之意志果然与众不同,较之势完全不是一个档次。”阳炎此刻亦是感受着风之意志带来的强大,他感觉身子轻了无数倍,畅快无比,坠落的速度俨然缓慢了太多,说是坠,不若说是飘,周围呼啸的劲风皆为他所用,这种感觉是风之势所不能有的。

  说来风之势阳炎领悟已久,剑之势以及后来领悟的杀伐之势都已蜕变为相应的武道意志,甚至还有直接诞生意志力量的雪之意志,唯独风之势始终不能寸进,却在摔下高空时的生死一刻进入了一种奇妙的境界,短短不过数息,如同黄粱一梦,醒来时仿佛与天地融为一体,无比贴切地感受着自然的一切,包括无处不在的风,终于跨出了重要的一步,风之意志,成!

  人之所以无法在空中立足是因为无处借力对抗重力,唯有成为天玄镜强者方能凭借凝厚的灵元之力对抗重力,无需借力便可于空中站立甚至行走,因而有无数武者前仆后继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成为这一境界的强者,不被大地束缚,可畅游天空。

  风之意志固然强悍,但阳炎到底修为太低,凭借炼气境八重的灵气怎可能摆脱大地的重力,因此他的身体依旧在往下沉,但风之意志不但使他身体变轻所受重力大减,更是给了他空中借力的机会,只要有风,他就可以不断借力,让自己短暂往上冲或是保持在一个不是很快的速度下降,这数里高空不再是致命绝境。

  首次绽放风之意志,阳炎并没有沉浸在激动的情绪中,经黄粱一梦,他的心境再次上了一个台阶,他很清醒,更加懂得人力在天地面前的渺小,释放武道意志是会消耗灵魂力的,尤其是以风之意志对抗重力负荷之大阳炎在这片刻间已然感受到了,而且在空中他的体内灵气也会消耗得很快,换言之,他维持如今这种状态时间不会太长。

  “风起!”阳炎清啸一声,宛若风之主神,狂风怒卷,阳炎仿佛融于风中,御风而起,竟是逆势往上冲去,眼眸之中酝酿着恐怖的杀机与决然,火炎剑上凌天剑意直冲云霄,撕裂一切阻力。

  这时候最明智的决定是借助风之意志尽快着陆然后逃走,但阳炎更为清楚,凌逍等人不会坐视自己逃走的,速度慢了当然可以摆脱摔死的悲剧,可同样凌逍等人驾驭着速度奇快的疾风鸟追上自己将会是轻而易举之事,就算安全落到地面也定然消耗甚巨状态跌落谷底,如何逃脱得了他们的追击?

  看似风之意志给了他逃生的机会,实则依旧危机重重,若是只想逃的话,更是绝无机会。

  当然他还有一道保命王牌,但不到必死之境他是绝不动用的。

  眼下,还没到那地步,至少阳炎还有搏命的机会!

  此时此刻,距离地面还有八里多高,固然是危机,但同样是阳炎的机会,在地面上,此时四种武道意志加身实力大增的他依旧不可能是天云宗众人的对手,但在高空之上却是未必了。

  “清风剑诀!”绚丽的剑光随风而至,阳炎借助风之意志冲到凌逍头顶,没有任何犹豫一剑挥洒而出!

  青红色的可怕剑光伴随着可怕的风之意志降临,凌逍满头黑发狂舞起来,眼神多了几分意外,这一剑甚至给他十分凌厉之感,光凭护体灵元怕是抵挡不住。

  清风剑诀本身就是玄阶下品武技,旨在随心而发,与轻灵飘忽又无处不在的风极为契合,如今阳炎领悟风之意志,施展出来的清风剑诀威力已然不可同一而语,这一剑甚至不比七杀剑法一式前五剑弱,若凌逍当真托大不用出点实力,这一剑就能把他斩成两半。

  “我先打碎你的骨头再带回宗也一样。”凌逍的语气极为冰冷,既然阳炎如此冥顽不灵,那也怪不得他下重手了,只要人不死,修为不废,师尊也不会说什么。

看过《皇天战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