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天下第一医馆 > 第720章 对策

  墨白沉吟:“你没看信中所言啊?即便死守,也是守不住的。”

  “便是守不住,能拖一日,便是一日,如今我们缺的就是时间,方帅不可能不知这个道理。”阿九沉声道。

  “他恐怕是真不知道。”墨白摇头:“方有群看到的朝中,和你眼中的朝中,恐怕不一样。”

  阿九微愣,随即冷汗渗出。

  不错,宫中真实情况,方有群根本就不知道,他看到的是上有庸君,下有权臣,朝中正斗的不可开交,朝外又有军阀居心叵测,形势已是一片狼藉,根本看不到朝中支援的希望。

  在方有群眼中,他们已经成为了孤军,守不住,便只能求其次,先保住有生力量,以谋后效。

  “那如今该如何是好?”阿九确实有点慌了,苏北实在太重要了。

  一旦丢了苏北,所带来的影响实在太大。

  “陆寻义刚才说,苏北肯定是保不住了。”墨白微微闭眼,声音低不可闻。

  阿九后背全部被汗水浸湿,却坚持摇头:“不,还有希望。”

  墨白没抬头,也没说话。

  阿九却执着的继续道:“至少有两条路走,一,打消方帅撤军念头,二,立刻组织支援。”

  墨白还是不吭声。

  阿九心中更绝望,却依然道:“能否冒险一博,直接告诉方帅宫中真实情况,以方帅之识大体,当知国重君轻。”

  “陆寻义不同意。”墨白微微摇头:“方有群的反应,我们没法预料,他会以国重,还是以君重,实难预料。”

  “我相信方帅一定会支持我们。”阿九毫不犹豫。

  “万一呢?方有群是父皇留下的老将,他一生深受父皇大恩,若他得知我架空皇权,为报先帝大恩,毅然起兵清君侧,后果将如何?”墨白声音很平静。

  阿九呼吸急促。

  墨白继续道:“次者,便是他不起兵,又怎敢保证消息到了方有群那里能够不泄露,一旦明王府架空皇权的消息泄露出去,后果是怎样的,你当知晓。”

  风险太大。

  这是稍有差池,就会令明王府万劫不复的事,甚至整个国朝都将再临一场巨大浩劫,这谁敢去赌?

  “那就强迫军阀立刻出兵。”阿九声音苍白无力道。

  这一次,墨白甚至都没回应,军阀出兵,是哪一个人说了就能算的?

  就说林氏,光凭一个林定宇作为人质,就能要挟林华耀出兵?

  这无疑是在说笑。

  联合抗蛮,是一件必成之事,但绝非说成就成之事。

  半晌,墨白沉声道:“给杜鹃回信,告诉她,让她回信华明府,苏北可以丢,方帅我保了,只有一个条件,撤军之后,务必死守西江一个月。旗蛮可入南粤,却不得入两湖一步!”

  “殿下!”阿九大惊失色。

  “去!”墨白眉头一沉。

  阿九嘴唇翕动,最终还是躬身退下。

  他下去后,墨白再次倒起一杯酒,却没有再喝。

  他知道,自己这个决定,会让苏北面临明珠时的浩劫,生灵涂炭,恐怕在所难免。

  可没有办法,苏北真的守不住。

  与其任由局势缓缓糜烂,倒不如炸个石破天惊。

  苏北丢了,苏南也快了,整个大夏东南没了,中原大地就将直面旗蛮铁蹄。

  有了东南作为后盾的旗蛮,用不了多久就能四面出兵,最先面临威胁的就是西江、两湖,以及南粤。

  下了决定后,已经在府中沉寂了数日的墨白,转身入了宫。

  正如那句话,不直面威胁,谁都不会轻易妥协。

  不到水到渠成,谁都无法再做逃避之时,联合出兵,就永远只能落在纸面上。

  ………………

  ……

  “不知殿下莅临,老臣有失远迎!”

  “无妨,此来,有十万火急之事,与阁老相商。”

  胡庆言如今是春风得意,独掌大权。

  但老谋深算的他,却绝不至于得意忘形。

  闻明王来访,其快步迎出,恭请入内,客气的很。

  入座后,胡庆言让人看茶。

  “免了!”墨白摆手拒绝,直接开门见山:“阁老,方有群打算撤军。”

  胡庆言闻言,先是一愣,随之不出意料的脸色剧变,直接惊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殿下此言当真?”

  “若非千真万确,我何必如此急着入宫?”墨白沉声道。

  “是方帅亲自向殿下汇报的?”胡庆言脸色凝重万分。

  墨白心中冷笑,却也懒得和胡庆言计较,只道:“阁老不必试探,我与方帅并不熟,罢了,事态紧急,本王就打开天窗说亮话,方帅身边有我的人,本王作保,消息绝对不假。”

  胡庆言闻言,心中急闪,他刚才那句问话,的确是在试探明王和方有群的关系。

  此时明王虽否认,胡庆言却根本不信。

  他绝不相信方有群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不上报朝中就公然撤兵,这是要掉脑袋的。

  身后若没有靠山,方有群敢这么干?

  此刻,胡庆言几乎立刻就认定了方有群必然投靠了明王。

  而且,以明王一贯的抗蛮立场,若方有群不是他的人,只怕明王得到消息,就立刻赶赴苏北,去取方有群首级了。

  想到此处,他心中凛然的同时,又是慌乱,苏北丢了的后果,胡庆言比明王还清楚。

  他很想立刻就派人前往苏北拿下方有群,临阵换将。

  可现在明王站在了方有群身后,他又重新坐下,镇定了下,才谨慎开口:“殿下以为呢?”

  “方帅为一军主帅,本王无法节制,故而立刻来寻阁老,此事如何处理,还得看朝中和阁老的意思。”墨白道。

  听这话,胡庆言毫不犹豫道:“以老臣之见,方有群敢生退军之念,实乃窃战卖国之举,当立刻锁拿入京问罪,绝不能让他误了国朝大局,以及苏北万千百姓之命。”

  墨白面色平静:“那就依阁老的意思办。”

  胡庆言胡须抽动一下,气氛尴尬间沉默了。

  好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声音:“拿了方有群,阁老是怕苏北丢的不够快吗?”

  “嗯?”胡庆言眉头一皱,望向门口,便见张邦立寒着一张脸推门进来。

  “原来是总长到了,未曾接到通报,有失远迎,总长勿怪。”胡庆言脸皮也厚,丝毫不为张邦立的话介意,站起来拱手招呼道。

  张邦立自然是墨白派人去请的,门口有内卫镇守,知道是明王请来的,故而没有通传就让他进来了。

  墨白看了一眼胡庆言,知道他心里对内卫是自己的人,心里肯定是有意见的。

  但这种事,墨白没法去照顾胡庆言的想法。

  若放弃内卫控制权,他又何谈控制宫禁。

  “总长有其它看法?”墨白装作没听出胡庆言话中的抱怨,直接看向张邦立。

  张邦立倒也直接:“方有群久在军中,威望无人可及,现阶段拿他绝不可行,只怕非但苏北不保,更会引发全军动荡。”

  “倒是老夫思虑浅薄了,总长有何高见?”胡庆言呵呵一笑。

  张邦立瞥他一眼,想了想后,又看向墨白:“敢问殿下如何看?”

  “刚才我就对阁老说了,此事太大,当由国朝做主。”墨白依然推脱。

  两人的沉默,变成了三人的沉默。

  也不知坐了多久,一直垂首不语的胡庆言,终于还是缓缓开口了:“既然拿不了方有群,那苏北就肯定保不住了。”

  墨白和张邦立同时看向他,等着下文。

  胡庆言正色:“老臣仔细琢磨,苏北保不住既是既定事实,那就据此只能谋后路。”

  “阁老深谋远虑,本王佩服。”墨白拱拱手。

  胡庆言一见墨白态度,顿时心知肚明,目光瞥向张邦立,只见张邦立也看向他。

  两人对视一眼,心照不宣,都明白了,果然,墨白对方有群撤军一事,是赞同的。

  胡庆言脑中急闪,隐隐的,他似乎猜出了墨白的图谋,眉头先是皱起,随之又缓缓松开,再看向墨白时,眼中有着佩服,也越发忌惮。

  “苏北丢了,旗蛮将马踏中原,西江、两湖、南粤诸省都将直面威胁,如此一来,便再不是我国朝军队独木支撑,林华耀等军阀,也都将置身其中。”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天下第一医馆》的书友还喜欢